正在阅读:后来,我们学会了用退票骗票房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后来,我们学会了用退票骗票房

刘若英是女演员里不多的,文字表达能力还不错的一个。毕竟是大户人家嘛,还一直顶着文艺女青年多才多艺的光环,不能写点东西就太对不住期待了。

这些年刘若英出过好几本书,有散文有访谈有短篇小说,很多都以情感纠葛为题材,质量不能说很差,但有一点很明显:幸亏刘若英不是吃写作这碗饭的,不然她很难混得跟当演员或歌手一样好。总的来说,写作只能算是她才气的边角料。

刘若英写东西最擅长干嘛呢?擅长提供那种很有灵气的段落或瞬间,或者把一个小故事写得很精致。

那些小故事并非没有拓展的潜力,曾经一则小短篇《生日快乐》被改编成电影。

但那时的导演是张艾嘉啊,一个正经能够驾驭故事的专业导演。而当一个类似的故事交到导演刘若英手里,呈现出来的结果就像粉丝玩票。

所以在《后来的我们》里,肯定有一些话能让你触动,肯定有些镜头能让你触动,但触动完了也就完了,整个电影看下来,你不会觉得看的是个完整的故事,而是一整期故事会。

玩惯了短篇小说的刘若英果然还是没法掌控一部院线电影的容量,拍这样一部电影有点像写长篇小说,除了讲故事,还要保持合适的节奏和结构,同时让不同的元素出现在合适的位置。

之前《前任 3》很火啊,一个几千万成本,质量一般的片,最后整了快 20 亿的票房,发行自然功不可没。后来《前任 3》的营销团队被各种邀请去介绍成功经验。

营销团队介绍经验的开场白往往是这样的:

今天和大家讲一讲怎么运用营销,把一个可能并没有太大爆款潜力的黑马,推到大家面前。

他们所讲的除了各方面的渠道经营外,有一点其实最为关键:

观众有给自己加戏的成分,他们需要有一个宣泄和表达。

说白了,人家来看电影,有时候不是看你说话,而是看你有没有说出他要说的话。这个道理,从咪蒙卖公号,到怕屁酱卖视频,再到现在卖电影,屡试不爽。

从这个角度讲,《后来的我们》宣发思路基本可以照着《前任 4》的路数走。除了那种因为刘若英的老歌《后来》去看电影的老粉丝,更要把那些情史稀松平常却自以为荡气回肠的戏精给套进影院,哪怕他们所做的不过是看完电影在朋友圈里发一张票根的照片,配一句:

后来的我们,一个人看《后来的我们》。

刘若英不像个生意人,但不一定不懂生意,第一次执导院线电影,估计她根本没想着这部不咸不淡的爱情片能在市场里搅动起多大的风云。

这只能说,在她结婚生娃这几年,对我国电影市场的变化知之甚少。

我们不知道我们距离成为一流的电影强国还有多远,但我们知道我们已经成为一流的电影宣发强国。一旦电影进入宣发阶段,就会出现一些超乎想象的奇诡邪招。

仿佛本该用在电影制作中的那些曼妙灵感,都用在了宣发上,以致于一部电影的宣发过程很可能要比电影本身更好看。

《后来的我们》就是典型的中国式宣发,一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故事。

你们院线鸡贼是吧?你们势利眼看菜下单是吧?小清新爱情片不给排片是吧?真以为每个人都会像方励那种老实人一样跪求排片吗?

如今的发行公司可以做到把电影的发行、售票和评价体系一把抓在手里,靠刷评价来刷售票,靠刷售票来带票房。简单来说就是笔杆子枪杆子都在手里,还愁大业不成吗?

所以鸡贼的院线碰到了更鸡贼的电影发行,上来就刷 1.2 亿的预售票房制造牛市印象,订票退票数据改起来跟玩一样 …… 束手无策之际,只好举手跟老师报告有人作弊。

被举报的那个同学当然说我没有啊。

但老师说你有:4 月 29 日,国家电影局依据国家电影专资数据平台的数据,对近几日退票信息进行了分析,初步认定《后来的我们》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

电影局有关负责人已对影片出品方、发行方等相关人员进行了约谈,要求立即完善退票机制,认真查明存在的漏洞、进一步梳理情况、完善数据,形成书面报告报主管部门。

当纯情大小姐许多年的刘若英估计从没见过这么深的水,虽然工作室不得不发了个回应声明,但声明写得跟刘若英本人一样一头雾水。

※文中配图均来自网络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0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