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大麻合法化,孩子们更安全了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本地 > 详情

大麻合法化,孩子们更安全了

还是先讲故事。

某日我女儿在厨房中岛边一边吃喝一边看油管,我瞟见一个画面,一个女警模样的人把个洋妹妹給逮起来了。就问看啥呢?

女儿说看的是关于温哥华机场边境检查的片子,这个从洛杉矶来的妹妹包里有大麻,被翻出来了不能让她入境,要遣返。

我嗯了一声没当回事,女儿兴奋地说:这下面有个评论太搞笑了,“怎么有人会往BC省走私大麻,这不跟往日本走私寿司一样蠢吗?”

我听了哈哈大笑,好贴切的比喻啊!我BC省的大麻,尽管是用各种偷鸡摸狗的方式种植出来的,品质仍旧扬名天下。在《欲望都市》里,凯丽交了一个男友,把她带到父母的豪华公寓里,拎出个巴掌大的保鲜袋,对她显摆里面的小半袋BC bud,就是BC产的大麻。凯丽当时被这种炫富方式給震慑了,真豪门啊。果断要嫁啊!

那么,让我从这里开始掰扯,为啥大麻合法化是一件好事,尤其对于孩子。

其实就一句话,不合法的时候社会更乱,孩子离危险更近。我说的危险,不光是吸食大麻的危险,还有其他花样百出的系统性危险。

首先,必须歌颂一下科学研究的进步,让我们知道大麻的危害性比较趋近于香烟,而不是海洛因那种高成瘾性高危害性的毒品。这是合法化的前提,有很多科学论文都已经阐述过了。我就不再搬运具体的文献过来了。作为上过知名理工科高校文科专业的一坨知识分子,我在大麻危害问题上采用的学术研究手段是:问我的同学。

我高中同学在国内毕业于北医,在国外获得了哥伦比亚的博士,纽约那个。他的孩子比我的孩子还小,他在美国投票支持大麻合法化,他认为大麻不是洪水猛兽,很多跟情绪有关的健康问题,大麻可以有效缓解。他的朋友圈都是各种医学研究新成果和国际研讨会,我都是盲点赞各种看不懂。他在我们班群里的荣誉称号是神医,有同学膝盖不好了请教他如何诊治,他的专业意见是换个人工关节就好了。凡是跟中枢神经有关的病痛,他給开的药方都是吸点大麻,说那是万能药。

从这个同学身上我想明白一个道理,那些拼命想让孩子上藤校的家长们,你们最好别反对大麻合法化。因为孩子如果上了藤校毕业了,可能也会觉得大麻不是事儿。他受的科学教育就是这结果,要想避免,估计得送娃上一所认定大麻毒不可赦的大学,把他们培养成反对大麻的勇士。如果谁找到了这样的大学请赶紧分享到朋友圈,估计不少华人家长在线等。

说回十几年前加拿大严打大麻的岁月。那时候,新闻还主要通过电视报纸广播传播,我一个新移民,迅速学会了大麻这个英文单词,因为几乎天天要听到这个词,知道的是报新闻呢,要换到今天以为是大麻经销商植入的软广。

都是些啥新闻:

警方查到在民宅非法种植大麻的犯罪团伙;

市民买房入住后才知道买的是大麻屋;

警方直升飞机巡逻发现高层住宅的天台被用来种植大麻;

水电公司发现某区用电量激增,仔细巡查发现有偷电在室内种植大麻的非法行为;

美加边境某处有十几头熊成群出没,警方觉得熊迹可疑,突破熊防线才发现森林深处被开辟成大麻种植场,还把熊移民过来当保安;

温哥华机场破获往台湾香港运送大麻叶的团伙;

……

为啥这么多种大麻运大麻的?因为严打下稀缺啊!稀缺就暴利啊!

为了赚取暴利还不怕坐牢的事谁干啊?黑社会啊!

黑社会一旦干上了就想越赚越多咋办啊?那就扩大市场培养更多人吸大麻呗!

怎么培养啊?少年吸则生意强的道理黑社会懂啊,就派人强力渗透中学大学等目标客户众多的场所啊。

哪里来那么多人手去渗透啊?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啊!利润率那么高,发展学生当下线参与营销啊!

所以啊,大麻合法化以后,家长们急死了,担心孩子拐进大麻店,店员不查证件就卖给他们大麻。君不知,大麻合法化之前,你除了担心他吸大麻,还得担心他加入贩大麻的活动、早早开始了自食其力的人生模式。现在各处家长都呼吁不要在本市开大麻店,离着娃们越远越好。想当初贩毒团伙都送大麻上门,恨不能直接点上塞你娃嘴里。

说白了合法化以前是大麻来找你娃,合法化以后你娃得去找大麻,还有人守着不卖给小孩。两个给你选,你要哪个?

无利不起早,这种黑暗的暴利給黑社会们打了强心针,跟警察大大们斗智斗勇开疆拓土。俺们纳税人养警察的能力,实在追不上黑社会迅猛扩张的能力。

要问这暴利到底有多暴,我没有任何数据支持,但觉得一定很暴,因为黑社会为了赚这个钱连死都不怕了。

有人问,加拿大不是废除死刑了嘛?对啊,加拿大政府是废除死刑了,黑社会之间没废除啊。彼此争夺地盘一言不合就上死刑。“行刑式枪杀”这个词儿,我就是在温哥华的中文报纸上学会的。具体操作是:

在目标人开车停在路边时,敲车窗打招呼,对方放下玻璃后枪抵太阳穴直接轰毙;

不放车窗也不要紧,对着车四十几发连射,连人带车筛子化;

……

最血腥的一个星期,三起行刑式枪杀案,市中心的夜晚警笛经常长鸣警灯四处闪烁。我当时还乐观地推测,这类案件属于黑社会内部火拼,应该为警方所喜闻乐见。抓黑帮难度大不说,要取证要上庭过堂,就算定了罪了还得养在牢里,实在劳民伤财,不如让他们互相枪毙省事。

我当时从新闻里还看出了新角度。第一,我华人在大麻界比汪峰还厉害,占据了不止半壁江山。证据是被击毙的黑社会大佬经常是华人名字,等死在豪宅前的车道上,邻居才惊慌失措得知与贼为邻。其二,盗亦有道,他们基本选夜深人静时开火,尽量不扰民。

当时我的工作经常要跟国内联系,深夜才下班的概率很高。某日听说,前一晚我走后一个小时,办公楼下对面街口就轰毙了一位黑帮主事人,立刻觉得自己太革命乐观主义了。大麻圈的枪声里,普通人能觉得安全吗?而且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大佬被清除,一定有新一代跟上。大麻暴利一日不铲除,就总会有人来刀尖上舔血。美国1920年代的禁酒令,也是助长了走私和黑帮势力。解决的办法就是合法化。如果能在经严格监管的商店里,可以合法买到物美价廉的大麻,谁还去給黑社会送钱啊?!

有些人可能要问了,你说的这些恐怖的故事为啥这些年都没听到见到?

这是因为啊,黑社会比中国A股股民有智商,不会等到血本无归了才离场。自打大麻合法化议题一出,他们就认清趋势各自寻找再就业机会去了,这类故事就日渐稀少,几乎淡出了我们的生活所见。大麻尚未合法,生活就已经变得安全了。

同样的道理适用于毒品免费注射屋。当瘾君子们可以免费注射,毒贩就没了市场,也没有动力去引诱各家孩子加入吸毒贩毒。而注射屋的工作人员就可以登记造册,一步步把这些瘾君子们劝去戒毒,最起码,可以安全回收注射装置,不让这些废弃物出现在学校的操场边或游乐场的滑梯旁。

今天,朋友圈大量的发言在问候大麻合法化的政策。我感觉,他们把大麻合法化理解成鼓励全民吸大麻了。不说别的,我BC省,香烟和酒类都是专卖的,管控比战狼国严格无数倍。那么对大麻的监管一定是同样的严格,如果不是更严格的话。

所以,看到有人说将来大统华会出售大麻馅儿包子,吓得我中枢神经立刻不好了,想抽根大麻调理一下。说这话的应该别有用心,信这话的要不要反省一下自己的思辨能力?

要说对孩子有害却又合法的东西,那简直是多不胜数。是不是只要对十八岁以下的孩子有害的东西,大人也要放弃呢?就要动用警察法庭和监狱来帮我们严管呢?

我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各位忧心忡忡的家长们,可以倒上一杯酒点上一根烟慢慢思考,实在想烦了就去电影院看一个18+的片子放松一下。

有人如果问,我这么不遗余力地站大麻合法化,是不是自己想抽。这么说吧,我长这么大……呃,那啥,我长这么老,连一口香烟都没吸过。坏就坏在鼻子还特灵,远远飘来的大麻味道都能让我头疼。

但对于大麻合法化这种社会议题,我不能从个人的喜好来要求全社会。有一种东西叫自制力,如果在这方面对自己有信心的话,不必那么焦虑。君不见,加拿大赌博合法化,大家身边又有几人是病态赌徒?去过阿姆斯特丹的人不少吧,机场的旅游纪念品骄傲地弘扬大麻和红灯区,那荷兰也没亡国啊,真善美的梵高的葵花还是到处开放。

有人该问了,你一个成年人自制力强,就不担心你家孩子沦陷在大麻里嘛?我还真不担心。我家孩子要是如此容易沦陷,我该操心的事儿多了,电子游戏成瘾、抽烟、喝酒、未成年性行为、打架、斗殴……估计没等担心到大麻我的中枢神经又崩溃了!

让孩子有稳定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在有爱有陪伴有信任的环境下成长,他们就会是最珍惜自己羽毛的人,不用爹妈耳提面命,也知道怎样过好这一生。

对于自制力强的人,就算抢银行合法化估计也不为所动……吧!

要不,合法化一个试试?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0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