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大量日本男生不愿出门 却把小姐姐租到家里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大量日本男生不愿出门 却把小姐姐租到家里来

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下班 / 放学之后宅在家里,睡觉追剧打游戏,简直是神仙日子。

偶尔 " 宅 " 一下令人放松。但若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不出门,那就可能令人怀疑,你是不是有重度社交恐惧症甚至自闭倾向了。

在日本,这种长年累月闭门不出、不工作不社交的年轻人——尤其 18-35 岁的年轻男性,却至少有50 万了。

以至于日本还诞生了一个专门形容这群人的词:Hikikomori,即 " 蛰居族 "。

( 图 via BBC,下同 )

据说在日本,至少 50 万年轻男性逃离社会,甚至不愿离开自己的卧室。他们被称作 " 蛰居族 "。

天天窝在家、与世隔绝的日子很舒服么?

显然未必。

在 BBC 近期拍摄的一个视频里,就有几名日本的 " 蛰居族 " 男生这样说着自己的心情:

▲ " 我很不开心,我每天都在哭。"

▲ " 我气这个社会,我也气我自己。我简直什么也做不了。"

这浓浓的 "丧 "真是扑满而来 ……

前面这枚说自己 " 天天在哭 " 的汉子,名字叫健太。

日日夜夜蛰居在家的日子,使健太的生活愈加病态。

他哭,吃药,责骂爸妈 ……

白天昏睡,晚上通宵打游戏 ……

孩子变成这样,家长也好受不到哪去。

一名 " 蛰居族 " 的父亲对 BBC 的记者抱怨,儿子整日在家闭门不出,性格越来越孤僻怪异,甚至有了暴力倾向 ……

▲ " 有一次他把玻璃给打碎了。还有一次他打了他妈妈,把她肋骨都打断了。"

对最亲近的人动手——而且还是长辈,真让人既愤怒又害怕 ……

面对这数十万 " 蛰居族 ",日本社会感到很头疼。

让他们出来找工作、融入社会?

把他们劝出家门都是难如登天。更何况,让一大群性格孤僻、 交际困难的人在外面晃荡,日本当局怕是要疯。

那让他们继续在家里呆着,最好永远别出门?

不仅对这些人有害无益,家长怕是也要疯。

然而,就在这两难的尴尬境地,一群温柔而善解人意的小姐姐出现了 ……

上图中的"rental sister",即 " 租赁姐姐 "。

顾名思义,她们是为了常年闭门不出的宅男所诞生的一群人:以小时为单位,租一枚小姐姐,定期上门来为你服务。

至于 " 服务内容 ",大致可以用小品里的那句话概括:陪你说说话,陪你聊聊天,陪你唠唠嗑。

在视频中,BBC 采访了一枚名叫 " 彩子 " 的租赁姐姐。她从事这一行已经有十年了:

作为 " 租赁姐姐 ",彩子需要扮演类似于 " 姐姐 " 一般亲人的角色。

她需要陪在叛逆孤僻的 " 弟弟 " 身边,柔声相哄,耐心开导,如解语花一般呵护宅男们的心,并帮助他们变得开朗、甚至有天可以重返社会。

而蛰居族的家人们,通常也乐于花钱雇佣这些小姐姐:

▲ " 租赁姐姐 " 每周上门一次,一次一小时,报酬为每月 10 万日元(约人民币 6145 块)。

而这次彩子要照顾开解的 " 弟弟 ",就是咱们前面提到的健太。

BBC 记者跟着彩子来到健太家,两人聊了会天,随后健太跟着彩子出门去吃饭。

而 " 出门 " 这件事,对于许多蛰居族(包括健太本人)来说,曾经是多么百般不愿 ……

健太感慨地说:

▲ " 我们出去吃饭,一起出门,我能感觉到她(彩子姐姐)在支持鼓励着我。这种感觉和独自一人时太不一样了。"

彩子和健太的故事,目前看上去有个不错的结局:在彩子的悉心呵护下,健太似乎不再那么孤僻阴郁,偶尔也愿意出门了。

但在日本社会," 蛰居族 " 却依旧是个令人头疼的群体——并且,问题似乎愈加严重。

日本一位名叫齐藤 ( Tamaki Saito ) 的精神病学家就曾十分困惑:

为什么来找他寻求帮助的辍学家庭,大多都是中产?而且,孩子都在 15 岁左右辍学,并且几乎都是男生?

齐藤发现,他们的内心正 " 备受折磨 "……

齐藤说," 他们的内心正备受折磨。他们其实想出去闯荡世界,也想交朋友谈恋爱,但他们做不到。"

而且,这些 " 患者 " 的症状各有不同。有些蛰居族的暴力行为和幼稚举止(如抚摸母亲的身体)会交替出现。还有些 " 患者 " 会表现出强迫症、偏执狂、抑郁等状况。

( 图 via 网络 )

可是 …… 日本为何会有这么多男生闭门不出与世隔绝?

有学者们分析说,原因或许主要有两个。

其一可以概括地称为 "鸵鸟心态":在外面受到了挫折打击(如考试挂科、校园暴力、工作受排挤等),便退而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愿面对现实。

并且,退缩的时间越长,对现实越是抗拒。

The trigger for a boy retreating to his bedroom might be comparatively slight - poor grades or a broken heart, for example - but the withdrawal itself can become a source of trauma. And powerful social forces can conspire to keep him there.

( 图 via 网络 )

其二,则和日本家庭的特征有关——

A second social factor is the amae - dependence - that characterises Japanese family relationships. Young women traditionally live with their parents until marriage, and men may never move out of the family home. → 传统上,年轻的日本女性结婚前都和父母住在一起,而男性则可能永远也不会搬离自己家庭。

Even though about half of hikikomori are violent towards their parents, for most families it would be unthinkable to throw them out. → 尽管约一半的蛰居族都对父母很暴力,但父母真要把他们赶出家门,那也是不可想象的。

( 出处见水印 )

于是,这成了一个日本社会和家庭的死循环:无奈的父母和 " 怪异 " 的儿子,在家里相看两厌甚至 " 互相伤害 ",却没有别的办法。

或许 " 租赁姐姐 " 们能起到一定作用,但永远无法从根源上解决这一问题。

▲彩子和健太在餐馆里聊天 ( 图 viaBBC )

蛰居族们值得同情吗?或许因人而异。

只是,逃避有用却可耻。

都是成年人了,很多事情总该学着自己去面对。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0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