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美国最富妈妈的育儿、买房与生活现状(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美国最富妈妈的育儿、买房与生活现状(图)

“这世界就像是一个剧场,当前排观众站起来的时候,后排观众也不得不这样做。所以这个世界上很难找到一个不焦虑的妈妈。”

最近看完朋友送的一本书:《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作者薇妮斯蒂.马丁,是耶鲁人类学博士。她在这本书里讲了纽约上东区,最富的那群妈妈的育儿与生活状态。

和大家先分享下文章的一些内容,文末再谈谈我的想法。

薇妮的家乡位于美国中西部,20多岁的时候搬到纽约读博士,35岁的时候嫁给了一个土生土长的纽约人,婚后六个月怀孕后搬到了纽约上东区,那是纽约最精英阶层居住、社交和购物的专属社区,为什么搬到那里呢?和所有妈妈一样,“为了让孩子能有更好的童年”。

买房

薇妮本来以为卖掉下城的联排别墅,换到上城区的公寓,不会是件太难的事。因为在纽约市,联排别墅是阶级最高者的住所。但是现实是残酷的。

在看房的过程中才发现纽约市的最高阶层来到上东区,可能连半山腰都够不上。上东区有“理想楼盘”、“优秀楼盘”,“白手套楼盘”,“白手套楼盘”接待人员都戴着白手套,每一栋建筑都有负责迎接的门童,而且几乎每一栋楼都有电梯服务人员帮忙按楼层。

然而这些楼盘都不如“高级楼盘”。高级楼盘得付巨额首付,而且不能贷款,还得证明自己的流动资产至少是房价的三至五倍,甚至是十倍。高级楼盘的住户一般都是工业巨子,这里一般都拒绝有钱名人入驻,尼克松总统和麦当娜都曾被拒之门外,也许是低调的工业巨子们不希望所谓的“名人”打扰到他们的私生活。

薇妮自然是买不起高级楼盘了,她最后用卖掉联排别墅的钱在上东区买了间破破烂烂的小公寓。简直跟在中国买老破小学区房简直是一模一样的情形。

关键是在上东区买个“老破小”,比在北京买老破小还麻烦!因为她填写了一张事无巨细的申请书,内容包括夫妻双方的信用卡号码、大学GPA成绩,以及夫妻双方、孩子以及孩子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从小到大念过的每一所学校。

这一切,无非就是告诉所有想要进入曼哈顿的人群,待在你自己乖乖该待的地方。

育儿

薇妮说自己曾在一家顶级童装店里,看到一个身材小巧的棕发女子,带着两个保姆,抱着六个孩子,孩子们闹脾气不肯试穿的高级衣服,一件大概都要几千美元。

生孩子的多与少是区分上东区女人有钱与超级有钱的标准之一,在上东区,生5个孩子说明了家里很有钱,生6个说明整栋楼都是你家的,或者有私人湾流机。

“上东区小孩过的生活,不论从任何人的角度来看,都非同寻常。他们平时出入有司机、保姆陪同,还会搭乘直升机到汉普顿度假。两岁大的孩子,必须上正确的音乐课程,到了三岁的时候,就得请家教,准备迎接幼儿园的入学参与面试。到了四岁,不会游戏的孩子就得请游戏顾问。他们不会玩,因为他们有太多加强班要上——托儿所放学后,除了法文课、中文课小小学习家课、烹饪课,另外还有高尔夫球课,网球课,声乐课。”

“每个人一定都会让自己才三岁的孩子,接受ERB幼儿园标准考试的补习,他们会以类似内线交易的方式,通过口耳相传的介绍,帮孩子找到家教,花数千美元上课,他们这么做的动机,同时包括对孩子的爱,对未来的恐惧,以及不屈不挠的野心。”

以前在上东区只要付得起学费就能入学,托儿所学费一年大约2万5美元,幼儿园则是3万5以上。但是现在不止是掏钱那么简单,还有各种入学条件。

孩子在进托儿所之前,得先通过书面申请,双亲面试,以及先在学校“试玩”。托儿所会把“试玩”的时间都安排在孩子的午睡时段。他们会在一些不起眼的玩具中间,专门放一个特别吸引所有孩子的玩具——比如一个颜色鲜艳,上面有旋钮、灯光和按钮的游戏烤箱。就是想看看,一群累坏了的宝宝在面对他们的年纪还不能处理的考验时,会有什么反应,也就是说 ,在没有奖励的情况下,是否能够依旧排队,延迟享乐,压抑自己受挫的情绪。

孩子们为了玩到想玩的玩具,有些开始互相推挤,有些开始大哭。周围的家长也都处在崩溃边缘,生怕孩子出错。

关键托儿所并不会告诉家长应该坐在哪里或者做些什么,家长此时的表现正是他们要评估的项目。

薇妮儿子最后进了一家顶级的托儿所,原因不是孩子面试表现好,孩子在面试的时候竟然打了托儿所所长的手。他被选中是因为老公嫂子的影响力,嫂子一家四个孩子都在这个托儿所读书,还捐了一大笔钱,人又好相处。

在学校眼里,你是有关系的人,选你大概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就算你儿子打了托儿所所长的手也一样。

身材管理

薇妮说上东区的女人即便进入孕中期,依旧会穿着高跟鞋走进时髦餐厅,参加一直要到午夜才会结束的晚宴与慈善活动,除了照常打扮和照常社交之外,还照常在水坝旁快跑,在健身课上锻炼腹肌,就好像自己的肚皮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怀孕在上东区就是一场比赛,比谁怀了孕还依旧最瘦,身材最好,最时髦。

除了要当最美丽的孕妇,还得当最美丽的母亲,不管孩子刚出生,还是3岁、7岁、10岁,都一样。所以上东区的女人生完孩子之后,从来不会通过控制饮食慢慢减肥,在孩子5个月大的时候,就会立马去上高强度的健身课程,迅速练出腹肌、翘臀和紧实的肌肉线条。

辛苦练出来的好身材必须搭配精美的时装和妆容才行。所以这里没有随便穿衣一说,无论在孩子的游乐场,还是家长午餐会,都力求容貌完美,随时都能近距离拍照上杂志。

不仅身材是场军备竞赛,穿衣也得比,怎么比呢?抢先穿最新时装!薇妮说她曾经在一个寒冷的二月天,看见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妈妈,只穿了件棉质白连衣裙,她冷到发抖,但是她赢了,因为接下来要是再有人穿那件连衣裙,就是在学她了。刚入秋的时候也一样,虽然还很热,女人们会穿上秋天的厚衣服,套上轻羊毛外衣和新靴子,以及最新款的香奈儿外套。这种夏衣冬穿,冬衣夏穿的事与时尚无关,重点是要比别人先穿。

最新时装是标配,高跟鞋也是。有一天薇妮要去参加一个宴会,在商店挑选了一双高跟鞋来搭配当天的服饰。她在犹豫要不要买这么高跟还有点夹脚的鞋时,男店员告诉她可以去打针:“现在可以打那种让整只脚或只有一部分的脚没感觉的针,然后你就可以一整晚穿着痛死人的鞋子”。

上东区女人的外表,就像妈妈身份一样,是一份专职工作,追求美丽身材是天职也是使命。身体是拿来健身和不断雕塑用的,永远有改善的空间,永远不能松懈,永远不能休息。

鄙视链

孩子入学后,上东区的规矩是父母得替他们找到玩伴(电视剧),约别的孩子一起玩。

然而薇妮却无法帮孩子找到玩伴。因为她和先生新来乍到,帮不了谁的事业的忙,大家还看不出来他们有什么利用价值,虽然她和丈夫努力安排,发短信,写电子邮件,打电话,却从来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直到有一次,薇妮在一场鸡尾酒会上,一位顶级富豪主动和她聊了会天,儿子开始每周固定的和这位顶级富豪的儿子玩,平时那些懒得理她的妈妈们全部转变了态度。顶级富豪偶然的善举,完全改变了作者的社会地位和孩子的社交生活。

无处不在,甚至明目张胆的鄙视链,都在说明一点,孩子和华服、高跟鞋,铂金包一样,是提高身份的方式,孩子就像是拿来炫耀的装饰品,而不是活生生的人。孩子是洋娃娃,是他们挥金如土的对象。他们在一流专家的协助下,打扮孩子,喂孩子最好、最健康的食物,把他们送进最贵族的学校。孩子的朋友和玩伴决定了父母的阶层。

一切的一切,管家,私立学校的文凭,那些东西不是为了摆出来好看,他们的人生就是为了那些东西而活。

人们为什么焦虑

作者说:我和先生搬到了一个人人是超级富豪、阶级感极重的地方,每一位邻居贵妇看起来都自命不凡。这些野心勃勃的贵妇的另一面,是极端的焦虑。他们承受着不能踏错一步的巨大压力,必须当完美的母亲,完美的社交对象,完美的衣服架子,还得当完美的性感女人。

有本书叫做《身份的焦虑》,里面写到:现代人种种压力的来源,看似是对物质财富的担忧,但本质上是对一种更抽象的东西——身份的焦虑。攀比就是一种对身份的自我判断,人类是群居动物,我们的价值是高是低,很大程度上要靠比较。

很多人总想着有钱了会怎样怎样,赚到100万,1000万、一个亿会怎样,但其实跳不出樊笼,就跟Danny之前文章里写的一样,无非是在铁笼子里跑和在金笼里跑的区别。因为你赚的越多,接触到的圈层不一样,欲望和焦虑也会随之赶上来。

自尊公式可以化解焦虑

19世纪末,美国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提出了一个自尊公式:自尊等于实际成就除以自己的期望。

焦虑是因为身份攀比,说白了就是希望在与周围人的比较中感受到自尊。根据这个公式,提升自尊的两个办法:一是提高实际成就,二是降低自己期望或者欲望。

薇妮在她的这本书里分析:“上东区贵妇们的人生,以及她们的幸福快乐,她们存在的价值,都得仰赖她们完全无法控制的人事物”,无法控制的人事物就是他们的老公,公婆,甚至孩子。

孩子和老公是他们的全部人生,不焦虑怎么可能?因为没有了他们,自己的人生就完蛋了。

这就是没有实际成就的悲哀。

成就并不是说赚多钱,走到什么社会地位,而是有自己热爱的事情,并全身心投入其中。这也是有脑科学依据的,科学家发现,每当人实现一个目标时,他的大脑就会分泌多巴胺,一种带来快乐感的物质,人就会有快乐的感觉。但是,多巴胺带来的快乐感并不会持续很长时间,这是为什么,每当我们攒钱很久买下一件华服或者包包时,当下很快乐,但是过不了一周就会归于平淡。

所以朝着目标前进比实现目标要更幸福。只有我们在向目标一步步前行的过程里,才会不断感到幸福与满足感。这也是为什么稻盛和夫在《活法》这本书中说:“努力工作是体味人生真谛的方式。”

除了做出更多成就之外,第二个办法就是尽量放低期望。

作者薇妮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说如果孩子受邀参加她觉得过于奢华的活动,她一定会再三强调他们很幸运。“我不希望孩子以为生活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精彩片段,不希望他们把标准定得太高,再也无法享受粗茶淡饭。”

让自己跳出樊笼,走出焦虑,其实很简单,就是“做出更多成就”或者“放低期望与欲望”。

以利他之心度人生

还有一个跳出樊笼的终极大招,是很多富豪让自己和孩子走出焦虑的方法,那就是“do 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rself”,做一些超越自身利益的事情。

也就是以利他之心度人生。我们做事情的时候,考虑到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别人。帮助别人实现他们的追求与梦想,为一个利他的目标努力,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顶级富豪,乐于做慈善的原因。就像比尔盖茨鼓励自己的女儿去非洲给那些最穷的人用骆驼送水送药。

有些人总觉得富人做慈善是为了作秀,但其实,真正的慈善之心也是顶级富豪们走出樊笼的方法,在建造自己商业帝国的同时,以利他之心度人生。

或许这本书最大的意义,就是验证了一句话,无论你身处任何阶层,如果找不到内心的富足感,找不到让自己热爱的事业,将自己的全部人生挂钩在别人身上,就算有华服和私人飞机,也会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甚至更强烈的焦虑感。财富的增加和阶级的跃升,永远都是认真做事的副产品,而不是全部人生。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0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