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绝非危言耸听:反移民反伊斯兰浪潮正像癌症般地散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突发新闻内容 > 详情

绝非危言耸听:反移民反伊斯兰浪潮正像癌症般地散播

新西兰第三大城市基督城15日遭到恐怖袭击,28岁的澳大利亚枪手塔兰特(Brenton Tarrant)在市中心两间清真寺大开杀戒,造成至少49人死亡、48人受伤,举世震惊。期间枪手甚至一边杀人一边在网上直播。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形容这是该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16日,塔兰特被控谋杀罪出庭受审。他出庭时面带得意笑容,甚至还双手打出白人至上主义的手势。

塔兰特一边杀人一边在网上直播,出庭受审时还打出白人至上主义手势(法新社、美联社,及视频截图)

塔兰特在行凶之前,写了长达74页的宣言,表明自己是白人至上主义者,支持极右、反移民思想。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宣称自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但不是支持他作为一个领袖或是决策者,而是认为他是“重新定义了白人身份和使命的一种象征”。而特朗普在事后作出回应时,虽然谴责暴力行为,但却企图淡化“白人至上主义”所构成的威胁。

塔兰特声称自己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近年来,欧美掀起反移民反伊斯兰的浪潮,从东欧涌向西欧,也从北美向南美蔓延。新西兰血腥袭击事件發生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立即谴责种族主义和反伊斯兰的气焰高张,他呼吁采取行动对抗伊斯兰恐惧症。他表示,跟凶手同样的心态显然已“像癌症般”在西方国家间散播,而且也正在攻击土耳其。他呼吁全球,尤其西方国家,采取紧急行动对抗伊斯兰恐惧症。

反移民右翼崛起的转则点是在2015年9月,当时德国总理默克尔与匈牙利、奥地利政府协商后,下令开放边界,接纳困在布达佩斯火车站动弹不得的难民,许多德国民众那时候发挥善心热情迎接,给外界留下印象是德国人都欢迎难民。然而,以反难民为号召的极右翼德国另类选择党,却趁难民潮伺机崛起。从此,德国步上欧洲其他国家后尘,排外的民粹势力在政坛生根,颠覆战后数十年来的政治生态。在法国,极右翼领袖勒庞虽未赢得2017年总统大选,但进入第二轮决战也让人吓出一身冷汗。进入2018年,意大利极右的五星运动在国会大选获胜组织政府,上台后拒绝接收难民。

2016年,以民粹狂言著称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在次年拉丁美洲大选年中,阿根廷、巴拉圭和智利纷纷右转。去年10月,有“巴西特朗普”之称的极右派候选人博尔索纳罗当选巴西总统,令这个拉美第一大国也并入极右翼的版图。

尽管这波反移民反伊斯兰浪潮主要针对的目标是穆斯林,但是,身在海外的华人绝不可掉以轻心。请记住二战后德国牧师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的一段名言:“起初他们(德国纳粹党)追杀共产主义者;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因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向我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所以,在穆斯林遭受歧视这种事情上,华人别无选择,不能坐视不理,更不能落井下石!

很可惜,我们一些同胞移民北美,既不说英文、也不学主流价值之包容与爱心,却与极右翼为伍、川粪同流,排外岐视难民,每天在微信群疯狂转发、制造对穆斯林的仇恨。殊不知在主流眼里,无论穆斯林、还是华裔印裔,通通都是非主流,一旦掀起民粹排外浪潮,对自己到底有什么好处?如果你们能有反穆斯林,又不殃及华裔自己的办法,我愿洗耳恭听!有一句话,当雪崩发生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当反移民反伊斯兰浪潮真的像癌症般向全球扩散时,不仅穆斯林被当替罪羊,身在海外的华人一个也逃不掉!这绝非危言耸听!

因此,对我们来说,大麻议题、减税,以及就业机会固然重要,但是,拥有一个能与其他族裔和平相处、不受歧视的多元化文化和平环境,才是重中之重!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0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