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80后夫妻移民澳洲:贫穷把我们越推越远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80后夫妻移民澳洲:贫穷把我们越推越远

专题:移民、绿卡相关新闻汇总!

今天故事的讲述者是我们的老朋友。他就是在澳洲开出租之后,我明白了这里为什么没有碰瓷的讲述者三丑。

三丑在移民最初的几年里,靠着开出租车在澳大利亚站稳了脚跟。但实际上,开出租车只是三丑移民澳洲的开始。

每一个移民过的人都知道,移民没有顺风顺水的情况,每个人或者家庭都遇到过阵痛和挑战。对三丑来说,他觉得这是一个贫贱夫妻百事哀的故事。

三丑现在生活的家

—下面是本期故事的文字版—

请配合上方音频食用

1. 改变人生的决定

2011 年,当时我 28 岁,已经工作好几年了。

逐渐觉得生活有点一成不变,想要去改变一下。大概五六月份的时候,我就想要不试试去移民。

当时的女朋友很支持我,我们感情很好,就是说我去哪里,反正她就跟到哪里。我们很快就去办了结婚登记。那会儿对移民的未来生活其实是充满了憧憬的,我们生活会像别人的朋友圈里面看起来的那样:舒服、阳光,充满期待。

我有一个朋友叫 David,他比我先到了澳洲,靠着开出租赚了不少钱。所以在来之前他就已经告诉过我大概能赚多少钱,我要过来留学移民的前提有一点,就是我要过来开出租。

三丑在出国前做了详细的支出预算

11 月 28 日,我们在深夜抵达了墨尔本。很快我就开始为后面的生活做准备,买车租房等等。

我们通过 David 的一个朋友 Jerry,租到了一个普通的双人房,大家是共用卫浴,共用厨房。这是我们第一次和这么多人合租,就会出现一些问题。比如说我前妻她是很喜欢做饭的,她对吃这个东西比较讲究,所以她会每天想着法去做好吃的,哪怕我们没什么钱,也得两菜或者三菜一汤。厨房对于她来说是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她希望能弄得很干净。

三丑在澳洲买的第一辆车

三丑在澳洲第一次合租的房子

但合租其实比较困难。比如我们想做饭的时候别人正好也在用。第二个是他用完之后,很多人其实不会及时的洗碗,大家住在一起,你也不会说去催促或者去叫人家怎么样,一般你只能好好等着,心里哪怕有点怨言,但是一般也不会说。一开始刚到还能忍下来,到后面慢慢的这个东西积压在她心里边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前妻根本就没有打算找工作,因为一个是她觉得她英文不够好。第二个是即使找打工的话,我们在这边也只能找一些餐馆或者体力活,最多可能收银,她觉得不管是从面子也好,或者是她自己的观念也好,反正她不会去做的。

而且在我们的计划里也没有让她工作这一项。我觉得可能她愿意陪我移民,当中有一部分也是因为我告诉她,你可以不用上班,你要上就上,你不上的话我可以养得起。所以至少刚一开始的时候,她基本上就是做家务,然后自己打打游戏什么的,但我不行,我得去挣钱,我们身上带的那点钱其实是花不了多久的。

2. 适者生存

正好 Jerry 他跟我介绍说有一个酒铺 Bottle Shop 在招人问我要不要去做,说需要熟手,我就告诉他我是熟手,已经做了有一年了。其实我当时连到澳洲才没多久,而且根本就不会喝酒。答应了之后,就赶快到 Jerry 的店里去「集训」,反正就是把所有相关的东西都强记下来,算是勉强能够应付。再去试工的时候,老板就用了我。那个时候时薪是 15 块。

三丑在澳洲打第一份工作的酒铺

反正这个事情其实我觉得在整个移民过程当中,代表了我的两种办事的方法:一个是我能做的准备,我一定做到万无一失。像我刚刚说的所有的东西我都调查得详详细细。但另一方面就是从到酒铺开始就会遇到的情况,就是你准备得永远都不够好,你不知道会有什么新的情况发生,但是如果机会一旦来了,先顶上去做。

以澳洲当时 6.5 的汇率,看到每一样东西,我习惯性换算人民币(专题)是多少钱,所有东西都好贵好贵,每天花那个钱,心里觉得我简直在淌血。但挣到钱的时候也觉得挣钱好容易,回报得很多,我就干了这么一天,我记得我回去特别高兴,拿了钱,我跟我前妻说:你看,我工作一天我们一周的房租就出来了,后面生活应该就会很好了,会慢慢好起来。

3. 多元文化的冲击

12 月下旬开始,我每天打工,收入开始慢慢地变得比较稳定,生活至少是没问题了,因为毕竟还没开学。到了 2012 年 1 月份的时候,我的驾照考过了。拿了驾照以后,我最大的一个目标还是要先去考出租车的执照,因为它当中有很多的要求,其中有一条就是你的驾照必须要满一年,如果没满一年,它会有一个额外的测试,通过的话你才能够去考。

三丑与参加出租车培训的同学合影

我就先找了一个独立的评估员去测试。那是我第一次我理解到什么是多元文化。我们原先对西方国家或者发达国家有一些先入为主的认识,比如说他们讲规矩,一板一眼,是非常的严格的。

但我那次找独立评估员,是一个印度(专题)人,他也是属于体制的一部分,是有资质合法。然而我去了之后,我们本来要干的事情是他坐在我的旁边,然后叫我带他去兜一圈,他来指导我操作,看看我开得到底怎么样。

结果我坐进去之后,他拿出一张地图,说我们要去开这些地方,这里要左转,这里要看红绿灯,这里要怎么样,你会吗?我说,我会。他说,你会对吧?你会就行了,那我们也不用再费这个时间了。

然后就让我把测评费用,我不记得有没有多给了,可能 10 块 8 块的我忘了。反正我们这个事情你签字我签字我们就算了结了。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原来这边其实好像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那么一板一眼的,都是那么讲守规矩的。

4. 变数重重

那段时间是我打工最疯狂的一段时间,一个月瘦了十斤。

一个月瘦了 10 斤的三丑

不光没有生活,之前带来的钱也花光了,全是靠打工在支撑,而且有时还要突然多一个学费,这个费那个费的,压力非常大。

我们有一项娱乐是去逛超市。因为这里有 24 小时的超市,晚上十一二点钟,她说我真的很不开心,我们出去逛逛,就去逛超市,也不买东西,就逛,可能她会觉得心里边会舒服点,会开心点。

3 月份回去的时候,有一天我前妻坐在车里,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我不进去,我要搬家。我问为什么?她说,房东做了饭,碗一晚上没洗,都堆在池子里边。本来你现在回来,我饭都已经做好了,我们应该开开心心吃饭了。

她就说我没法过了,我不住这里了。到最后我没办法,好说歹说答应她说我们就搬,但是现在搬也很不现实,我们先进屋。

进去之后,她突然就开始大发雷霆,开始跟跟房东理论。然后吵到最后直接对着房东摔门,哐的一下把房东摔在外面。没见过脾气这么大的,你跟房东摔门,那房东让你现在搬出去,你真的没地方住。

我后来就觉得当中的一个矛盾点就是她要什么东西,有一个习惯是我要并且现在就要,如果不能现在就要的话,我就不行,我就会生气会发火。那个时候逐渐开始,她对生活的不满显现出来了。

5. 舒适的麻木感

2012 年 4 月我正式开上了出租车。

那个时候生活压力非常大,根本没办法好好享受。但我记得有一次,是第二学期考试结束,我们去了一趟大洋路,来了已经有快一年,才第一次出去玩。自己自驾去,睡车里边。

10 月份,在海边,到了晚上是很冷的,但怕不安全,也不敢把暖气打开,不敢开发动机,冷得要命。我记得那天晚上半夜冷醒了之后,大概两三点出去看到满天的银河,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景色。我自己感觉好像还不错,我觉得其实现在生活也还可以,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大洋路的日出

那天还挺开心的,然后就开始出大的问题了。

2013 年 1 月份的时候,因为印度人喜欢在二三月份结婚,很多都出租车司机会回去。我记得那个月,我就多顶了一个班,我每周开车的时间大概是 80 个小时,尤其周五,我从早上 8 点开到凌晨 2 点到 3 点。不光是这样,我为了给移民凑分数,周六上午还报了一个口译培训班。所以我那段时间是凌晨开完车回去,周六早上 8 点到市区去上课。每个周六的上午,我觉得我就跟走在棉花上一样。那个时候大概已经顶到我个人能力和体力的极限了。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开始厌倦。一二月份墨尔本的活动很多,各种音乐节之类的,我会经常去接一堆要去参加音乐节的年轻人,有的甚至有时候我就是去我自己读书的学校接我的校友或者同学,接他们去参加音乐节,去看演唱会。我个人其实很喜欢音乐,但那个时候但凡这种时候都是特别忙的时候,我当然要去挣这个钱。

开出租车前几周的收入

就在这个时候,我第一次开始厌倦。

我也很喜欢音乐,可是我需要挣钱。那个时候,我开始思考,我应该是参加音乐节享受生活的人呀?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参加过,我自己的生活呢?

那个时候,我开始有点觉得羡慕,觉得缺少什么东西,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有点像一种舒适的麻木感。

6.「我求你忍一下」

2013 年 3 月,也是受到朋友启发,我和 David 注册了一个公司,做出口生意。

一开始进展得很不顺利,投进入的钱都有去无回。但我非常享受这种为自己的事情而忙碌的状态。然而前妻非常反对,她经常因为这件事和我吵。

吵得最厉害的时候,我记得有一次我是在洗澡,她跑过来跟我说,你别干了这个事情,又没钱,你要有钱,你告诉我,那你可以干。我说没钱,没赚钱。她说那你别干了,她还说了一句话很荒谬。她说你现在是要他(David)还是要我?你要么跟这个朋友绝交,生意别干了,要么我们就别过了,我没法过了,你跟他过去好吧?

精神上我们已经吵得不可开交,我经常跟她说,我不希望你支持我,帮助我,甚至不希望你理解我,我希望你能容忍我。能不能忍一下?

那一次的商业模式最后是失败了,合作也没有谈成,但还是那句话,我乐在其中,那是我能够面对未来的桥梁,它是搭建我现在这样的生活,和未来我理想的移民生活的一个桥梁。

2013 年底我很顺利毕业了,雅思考出来达到了移民的分数。那是我心底最开心的一刻。这是最后一关,我闯过了,其他都顺理成章,绿卡很快就下来了。

7.「回家吃饭」

因为别的机缘,我们重振旗鼓,在墨尔本开了一家快递公司。我告诉前妻,一切稳定以后,我们马上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她也很高兴,还在我的钥匙扣上,挂了一个「回家吃饭」的牌子。

「回家吃饭」对她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但后来我意识到,这其实并不容易。

前妻为三丑准备的「回家吃饭」钥匙链

赶上国内代购蓬勃发展,我们的生意越来越好,白天我需要开着货车满墨尔本收货,晚上回来又要马不停蹄理货,经常忙到深夜一点,回家吃饭根本不敢想。

所以时常前妻做了精致的饭菜,只有她一个人落寞的吃着。

快递仓库第一次爆仓

我明白我们之间已经无解。即使我交出我的全部,也改变不了现状,我们之间变得越发冷漠。

2014 年 10 月某一天,她父亲传来胃癌晚期的消息,她回家了一段时间。再回来,我们已经不在一个状态——她开始忙她的事情,我也忙我的事情。

2015 年七八月份,我们正式签字离婚。

三丑现在生活的房子的后院

转眼到澳洲,已经八年。八年时间,彻底改变了前妻和我,现在我们都分别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事业和幸福生活,但成长的代价却不可挽回。

移民到一个全新的环境,开始一段理想的生活,是无法一蹴而就的,其中可能遭遇的风险和意外,永远在计划表格之外。

其实在哪里生活都一样。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0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