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有7000多个包包的她 靠炫富把自己晒成ins高管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有7000多个包包的她 靠炫富把自己晒成ins高管

没有人能像陈怡桦(Eva Chen)那样把Instagram玩得如此时髦。

从杂志编辑摇身一变成为时尚偶像,怪不得这个ins会给了她一个顶级职位。本文将探寻陈怡桦和时尚的故事和她的家庭生活。

图:Fashionista

她的名头有很多,比如:

她是80后华裔

图:The Business of Fashion

她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博主之一

也被称为“美国时尚圈华裔博主第一人”

图:Instagram

被女魔头Anna Wintour

钦点为《Lucky》杂志主编

成为第一位80后华裔女主编

图:Instagram

她也被视为可以接班

女魔头的候选人之一

图:Fashion

不过,最吸引大众的,恐怕是这个——

据说这个女人有7000多个包。

原图均来自:Ins

01

爱分享的ins时尚博主

Eva Chen最大的爱好就是:爱晒

她晒的方式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在车上晒”!

出租车,朋友的车......

图:Scoopnest

坐在车后座上晒各种包,顺便连鞋也一起晒了▼

图:Jossbox

她晒的包包有三大类:奢侈品牌云集的大牌包、被她捧红的小众包,还有炒鸡冷门的设计师品牌。

她的大牌包阵营里,Hermès、Chanel,Gucci等等都是司空见惯,很多还是没见过的配色▼

Hermès

Chanel

Gucci

被Eva Chen捧红的小众品牌更是多不胜数。

来自伦敦的Danse Lente▼

意大利的Les Petits Joueurs

更可怕的是,这家来自土耳其Manu Atelier家的包包因为她,持续被卖断货7次...▼

陈怡桦(Eva Chen)从5年前,就开始在上班途中的出租车后座拍下自己时髦的鞋子+包包+水果(水果没有就P上)。这种分享日常穿搭的方式对大众而言还非常新鲜。

在各种社交平台上,带有#evachenpose 标签的照片被很多人模仿,是令人愉悦的视觉大餐,Eva Chen更是时尚达人必须关注的“网红”。

包包来自:Mehry Mu 以上图:[email protected]

即便如此,2015年,当陈怡桦辞去美国时尚购物杂志《Lucky》的主编职位,几个月后开始为Instagram公司工作时,仍然被认为是跨界的大胆尝试:

为什么要离开这样一个

光鲜亮丽的职业

转而选择“理工直男”

气息浓厚的科技行业?

图:Buro 24/7

当然,现在看起来,她的决定并不令人惊讶——卡戴珊家族里最小的妹妹凯莉·詹娜(Kylie Jenner,也被称为金小妹)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白手起家(self-made)亿万富翁,这要归功于她几乎完全在社交平台上售卖的化妆品品牌。

图:businessinsider

作为Instagram时尚合作部的负责人,她在账号里分享着自己在世界各地的时尚动态——在接受这份工作之前,她就已经有很大的影响力了:

她曾说服在时尚圈有巨大关注度的帕特·麦格拉思(Pat McGrath,英国造型师,有260万粉丝)和小KK卡莉·克劳斯(Karlie Kloss,美国模特、设计师,有800万粉丝)注册Instagram账号。

图:dailymail

陈怡桦说:“我的工作是与模特、设计师和造型师合作,帮助他们更好地使用Instagram:回答他们的问题,对接他们的资源。我工作中大概50%的内容就是这些,基本上可以算是一个‘Instagram导师’。”

02

人生的“本职工作”是当母亲

Eva Chen,本名叫陈怡桦,妈妈是台北人,爸爸是上海人。和大多数华人第二代一样,Eva Chen从小就在美国长大,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华裔。

Eva大学读的是医学方面的专业,父母经营着一家纺织品进出口业务咨询公司,一直希望她成为一名医生。

可是,因为妈妈是个购物狂,疯狂到每年都要专程跑一趟意大利米兰疯狂采购,Eva从小受到熏陶。

Eva的第一个Chanel包就是跟她妈妈借的。

以至于现在你会经常看到她分享自己的Chanel包包,这也是她最爱做的事情之一。

2015年怀孕时候,晒出的照片包包也是一大一小两个Chanel 。

其实Eva Chen的职业生涯也并不是一路绿灯的,虽说她此刻坐在ins的办公室,但谁又能想到曾经的她是学习医学专业的呢。

在早年,Eva的父母希望她成为一名医生,于是她花了四年时间在霍普金斯大学(Hopkins University)学习医学预科。她真的觉得医学不适合自己,快要崩溃了。

后来去时尚芭莎(Harper’s Bazar)杂志实习,终于确定了自己对时尚的热情。

不过她和时尚的缘分还是有些迂回。

之后她去了牛津大学先学了文学,回到纽约后,她尝试继续在杂志社找工作,但都以失败告终。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在一家律师事务所找了一份工作,但是她做得很痛苦。

九个月之后,她再次尝试寻找时尚杂志工作。最终经过女魔头的点拨get到了《Lucky》的工作机会,也就成就了现在的Eva。

作为“ins导师”,陈怡桦以身作则,在Instagram上分享了很多自己的日常生活(她的粉丝数有110万)。

图:[email protected]

作为在时尚圈颇有影响力的人,她在出席时装周时也是街拍摄影师的关注对象,她在秀场和演员、歌手、品牌形象大使和VIP们一起前排看秀。

比如奥莉薇亚·巴勒莫(Olivia Palermo)和艾米·宋(Aimee Song)等。

图:Vogue

比起Anna Wintour的冷面,Eva Chen却完全不一样。虽然不是大众审美下标准的美女,但她的每张街拍都会露出标志性的Eva式微笑,不做作,自然又有亲和力。这也成了她自带流量的符号!

时装周期间,她发的照片主要有:

席琳·迪翁穿过的Oscar de la Renta红色薄纱裙

她自己在秀场外的样子

“这是我最喜欢的英国商店”

和设计师克里斯托弗·凯恩(Christopher Kane)一起模仿音乐剧《魔法坏女巫》(Wicked)海报动作的样子。

陈怡桦也会分享自己在纽约家中的个人生活,包括4岁的女儿仁(Ren)和2岁的儿子陶(Tao)。

和自拍不磨皮一样,Eva的晒娃风格也是相当的真诚...

她的丈夫——英国电视制片人汤姆·班尼斯特(Tom Bannister)有时也会露脸。

“在Instagram上展示自己的孩子是一个非常个人化的决定,”她承认说,“我这样做是因为Instagram是我的全职工作,但我脑子里总是想着孩子们。

我人生中真正的‘本职工作’是当母亲。对我来说,我认为不分享这一点反而很奇怪。”

她2015年离开《Lucky》杂志也有一部分是为了孩子。

她说在大女儿Ren出生的前三个月,自己每天都是工作,觉得很对不起她。

所以她想在Ren成长的时间里花更多的时间来陪伴自己的女儿。

而且这个决定她从未后悔。

03

她曾是第一批“美妆博主”

尽管陈怡桦的工作与手机社交软件相关——或者恰恰是因为她身处这个行业,陈怡桦会限制孩子们玩手机的时间。

当孩子们玩手机时,陈怡桦说:“你知道吗,他们真的就像僵尸一样。而且我的朋友们都说,不要让你的孩子看太多电视,因为如果孩子们来了,而电视正好开着,他们真的就会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呆若木鸡。”

以上图:[email protected]

成为母亲是她选择转行的一部分原因。

2013年,陈怡桦被美国版《Vogue》杂志主编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精心挑中,成为姐妹刊《Lucky》的主编,希望她能重振这本陷入困境的购物杂志。

图:the cut

但《Lucky》和许多纸质杂志一样,在同一场“战争”里节节败退(这些杂志包括《InStyle》《Easy Living》和《Glamour》等时尚类月刊,它们是英国最大的一批“阵亡者”)。

陈怡桦在生完第一个孩子后辞职——在美国职场文化中,女性分娩后不久就要重返工作岗位,而她发现这让她无法忍受。陈怡桦离开后,《Lucky》很快就停刊了。

那时,社交网站上的时尚博主们正蓬勃发展,而这正是陈怡桦已经开拓过的领域。

图:Baltimore Sun

“当我还在康泰纳仕(Condé Nast,《Vogue》《Lucky》等杂志的出版集团)工作时,我是第一个创办博客的美妆编辑。”

“我在《Teen Vogue》杂志上开了一个叫‘美妆博客’的专栏,用第一人称写我自己的美妆体验。”

她还是社交媒体的早期用户,先是在Twitter上分享,后来又改用Instagram。

图:fashionschooldaily

04

社交媒体的负面影响

现在,陈怡桦仍然会订阅纸质杂志,但她也时刻把手机放在床边,每次看1页到50页不等。

在睡前时间,她会看纸质书,而不是Kindle,哪怕在旅行时也是如此。

“我的家里摆满了书,这是我不会对孩子设任何限制的东西。如果我女儿想要熬夜,说:‘妈妈,我可以在睡觉之前读一本书吗?’那好,没问题!你想看多少书都可以。我认为作为父母,很重要的一点是引导孩子多接触好的事物,尽量不加以限制,但要警惕一些可能不健康的事。”

图:popsugar

她敏锐地意识到社交媒体可能对年轻人产生的负面影响。

就在前不久,由于2017年自杀身亡的14岁女孩莫莉·拉塞尔(Molly Russell)的父亲透露了社交媒体尤其是Instagram对女儿的影响。

她的父亲Ian Russell认为女儿的死部分归咎于Instagram

Instagram总负责人亚当·莫斯里(Adam Mosseri)承诺将从该平台上移除自残图像等有害内容。

“当我听到这件事时,我在办公室里哭了,”陈怡桦说,“我认为每家公司都有责任,而不仅仅是Instagram。在听到这个悲伤的消息后,亚当来了,我们立即开始整顿。我认为这是必要的。”

05

调控ins内容是个艰巨的任务

“在来到Instagram之前,我曾经参与一本青少年刊物的工作:我是《Teen Vogue》的健康编辑,所以我亲自审查过很多关于自残、饮食失调和滥用药物的文章。

我们正在研究限制有害内容的方法,虽然不会在一夜之间见效,但这是Instagram非常重视的事情。

Instagram正在尝试并希望成为最安全的平台。因此,我们有像评论审核这样的工具,这虽然与我们现在讨论的内容不同,但它能够过滤掉可能会鼓励负面思想或仇恨言论的评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由于新帖子会源源不断地涌现,调控Instagram上的内容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

在时尚方面,网红博主们和品牌之间会进行大量的有偿合作,Instagram很快就成为了充斥各种软广告的“监管空白区”。

2017年推出的“付费合作伙伴关系”标签允许博主们将其发表的帖子标记为广告,同年9月,英国广告标准局发布了一套新的指导条款,阐明了公开有偿帖文的相关规定。

直接把帖子打上广告的标签,宣传效果可能会受影响,比如当真人秀明星推荐减肥茶或保健品时。

当时的案例范本

但是陈怡桦说:“我认识的很多有影响力的网红博主说,没有发现打上广告标签后对宣传效果有什么负面影响,只要粉丝们相信这真是他们喜欢的东西就行。”

06

让网红“带货”变得更容易

每一个在职场成功的妈妈,都会被人问,你到底是怎么做到事业和家庭如此平衡的呢?

Eva也在不同的采访中被数次问到这个相同的问题。Eva说:“作为一个母亲,即使带孩子是如此地耗费精力,但孩子们所带来的无与伦比的美妙体验是我保持这种平衡的最大动力。”

没错,带孩子很累,但相比之下,Eva竟然觉得...工作就像在度假!

如果说,陈怡桦的50%的工作内容是时尚精英的“Instagram导师”,那么另外50%的工作内容则是收集网红们的反馈意见。

没去过Eva Chen的密室里,怎么敢说自己火?

如今Eva在时尚圈的地位没人会小觑。她的Ins办公室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一样拥有着神奇的魔力。

图:The Coveteur

最有名的莫过于她在办公室内设置了一个MiNi Office,每一位拜访的客人都会在此进行快问快答,并最终会留下自己的合影。

随便拎几个都是时尚圈的大咖,什么Donatella Versace,贝嫂赫然在列▼

周杰伦&昆凌夫妇也会来~

还有宇宙第一博主Chiara Ferragni

她邀请这些明星和网红,主要是了解他们喜欢ins哪里、不喜欢哪里,然后与产品团队分享(这个团队负责为Instagram创建新功能)。

Eva Chen的生活态度,是努力、积极的活出自己的状态。

她开朗爱笑,乐于把生活中最美好的事物分享给别人,一不小心就成为了最会晒包的博主。

她热爱家庭,在事业最巅峰的时期选择生子,过着寻常人的幸福生活。

她不是第一眼美女,却穿出自成一派的穿衣风格,她向我们传递了更合适的时尚态度:

既不盲目跟风,也不用力过猛。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0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