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我的心很寒!一个支持香港示威者的内地人的感想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我的心很寒!一个支持香港示威者的内地人的感想

我是中国大陆极少数支持香港示威者的人,在内地,我这样的人可能1%都不到。近期看看身边的人,走在路上听到周围的同事在讨论香港人的时候都是和官方口径一致的“暴徒”,他们甚至希望香港人全部被镇压、打死,网上所有有关的新闻、帖子和新闻评论,都是口径一致地指责香港示威者、骂香港年轻人“废青”、认为香港人全部是港独、认为这段时间的情况是香港人没事找事。

他们不知道逃犯条例,也不知道五大诉求,更不知道“港独”的定义。

看着朋友圈里的朋友、家人、前同事、大学同学、发小,所有人都开始表达自己的态度,他们为官媒和微信公众号剪辑出来的视频和文字怒发冲冠,叫骂着“港独”“废青”两个词,仿佛真理在手,情绪激昂。那些公众号、文章甚至是官媒的文章,排版依然粗糙、配色丑陋(老年人审美),标题就是“港独”这样充满偏见的词汇。他们越汇聚越多,成为一个无意识的集体。

我只是悲伤地看着,失去所有表达欲。仿佛自己站在一个孤岛里,周围虽然全是人,但是都是魔鬼和行尸走肉,没有一个人和你一样或者相似。你走不出这个孤岛去往文明的陆地,因为它被大海包围。久而久之,我也将会同化为行尸走肉,没有大脑地、浑浑噩噩地活着,活着和死了没有任何区别。

也可能是我太悲观了。

因为和香港与国外除朝鲜外的大多数地方不一样,我们的新闻评论只有筛选的才能显示,或者观点和官方不一样发出来就删掉了,所以即使有人有不一样的观点,想要支持香港人,发出来的留言和帖子在大陆的网站上你也看不到。因为我们尚未实现新闻自由,我是一个豆瓣用户,在最近一两个月,中文字典里有几乎一半的词汇都已经被豆瓣列为了敏感词。而我喜欢豆瓣的原因很简单,这个以标记书影音为主要功能、汇聚大量文艺青年的网站,可能是中国自由主义者最多的网络社区。

现在豆瓣由机器审核变成了人工审核,即使你的话里不带有敏感词,也会被管理员删除,只要他们觉得你有问题。这是一个浑身都是敏感词的网络世界。

是的,外国或者香港的月亮也不是完美的圆,他们的新闻同样有排版粗糙、观点拙劣得不堪一击的文章,但是他们可以有不同的声音。这边不同,只要有支持示威者的文章都无法出现,微信公众号里有成千上万的文章,全部是骂香港人“港独”“暴徒”的,希望这些“废物年轻人”去死的,没有一篇文章是不一样的观点。

因为如果有不一样的观点,要么发不出去,要么发出去立马被删掉。更严重是关进监狱。(我上上个月仅仅是因为翻墙使用推特而被关在深圳拘留所半个月,所以我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在这里说话。)

我的心很寒,很难受,想哭,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内地和香港的关系,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关于香港的问题,现在主要分为了两派,一派是支持中国政府,反对香港示威者的诉求,或者支持一国两制,另一派是反对和恐惧中国政府(或共产党),支持和同情示威者,反对一国两制(或者希望香港独立)。当然,作为一个少数“开眼看世界”的大陆人,我是后者,我希望香港能够实现双普选,至于独立的观点,我觉得联邦制会更好。

看到这里可能有五毛和小粉红会说我支持港独、数典忘祖,其实我认为香港是资本主义社会,大陆是社会主义社会,一国两制本身就很不可行,而且中国是个极权国家(这是事实,小粉红要反击请给出理由),一国两制不可行。而联邦制不是独立,内地和香港依然是一个国家,这是给香港更多的自由。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大多数大陆人(也就是前者)与香港泛民派(示威者)的冲突在不断加大。内地和香港年轻人之间的冲突和误解越来越大。

我有时候会想,我现在坚持的就一定是正确的吗,我对中国的恐惧,是否是过大了呢。我看了建制派的一些观点,发现他们也不是那么的坏,他们并没有作恶多端,他们主动拥抱大陆、寻找商机,也确实获得了很多好处,他们也是希望香港好的,只是他们“跪舔中央和强权”的行为令很多香港泛民派感到了寒心。目的都是爱港,都是希望香港好,但是手段和想法不一样。

我相信共产党同样也希望香港好,希望中国好,不然就不会搞粤港澳大湾区了,只是中国是强权主义和集体主义国家,中国政府更加重视经济整体的发展,而导致忽略民生和听不到民意。这和民主制度的国家不一样,民主制的国家更愿意倾听民意保障民生。人又有自私的本性,一个没有三权分立的国家,一个连最高法院院长都公开表态反对司法独立反对普世价值的国家,没有权利约束,一个不是民选的政府,是不可能对老百姓负责的,他们重视的只有面子工程,听不到人民的声音。

矛盾不断冲突,不会有和解的可能,只会导致两败俱伤。所以我希望中国的官媒(如人民日报)和香港的媒体(如苹果日报)不要再互相攻讦,没有人是完美的,两方都有错误,也不要再制造两地之间的矛盾和对立。内地人(主流是反对香港示威者、攻击香港人是暴徒、认为他们要港独)和香港示威者,不要再制造对立情绪,互相倾听对方的声音,应该是对话,而不是避而不闻、不愿了解、张口就骂。

需要给小粉红一点提醒,思想和观点是无罪的,就算有人出现了你们反感的观点(比如香港独立),也不要张口就骂,不愿意了解他们,而是问他为什么这么想。如果你们互相对话,他能够理解你,他甚至可以改变自己的观点。改变,要从互相不要对骂,不要只有脏话而没有和平理性发言做起。

很多小粉红认为我们不爱国,其实是他们把爱国等同于爱党了,其实这是两码事。我们也爱国,但是不爱党,党可以换也可以变,不是永远只有一个。

我作为一个中国古典文化爱好者(我喜欢看古籍),可能比小粉红还要更加热爱这片土地,热爱这里的大好河山和悠久历史。

如果一个人仅仅只是批评政府,而被小粉红骂汉奸,则是非常愚蠢的。没有政府是完美的,中国也是一样。在小粉红眼里中国政府是完美的,只要你出现不同的声音或者批评政府你就是汉奸。

这太愚蠢,太无知了。

爱国不等于爱党,我不爱的只是党,但是我爱国。就像物业和小区的关系,我爱的是小区,不是物业,很多人模糊了这点。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段时间里,两边的信息是极其不对等的。香港没有封锁网络,也暂时拥有新闻自由,他们可以听到各方面的观点,他们在网上发言没有敏感词,不会被删帖封号。而大陆不一样。大多数人不会翻墙,他们只能接受到被官媒粉饰、修改的信息,比如官媒认为香港人全是暴徒,香港人全部希望香港独立,希望两地对立。实际上香港人的五大诉求并没有港独的诉求,香港这么多次游行没有一次是以港独为主题。估计在香港,认为要香港独立的人都没有多少。

去年我办了港澳通行证,在深圳生活的我终于第一次踏上香港的土地,扑面而来的是夏日的气息。香港和深圳彼此相邻,却是风格完全不同的城市。我在香港看到了比深圳多得多的外国人,看到街上眼花缭乱的招牌,可以说是非常资本主义了(内地不允许招牌伸出来甚至有些城市统一了招牌的颜色和风格),听到街上过马路还有“叮叮叮”的声音(这是为了照顾残疾人),在酒店里连上WiFi发现不用连VPN也能访问Google、Facebook、YouTube、Instagram、Twitter、维基百科,网速比在内地用VPN访问快多了。我小时候就会翻墙上网,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上传成功过YouTube视频,只有到了香港才能上传,或许是因为使用VPN网速太慢了。香港和深圳也有共同点,比如空气和环境都很好,比如都是大城市,房价很高,普通老百姓一辈子都买不起好一点的房子。

这段时间,香港地铁里人们自愿为同胞提供地铁单程票和零钱的行为,让我想到很多年前大逃港的一个画面,也是记录在《大逃港》这本书里的文字,香港人不希望军人将逃港来的内地人遣返,因为回到内地他们就会被直接被抓杀死,或者被枪扫射死,集体挡在军队的车前面,最终让这些被抓住本来要遣返的人留下来了,成为了新香港人。

他们大多数都是广东籍贯。而这批人,还有冒着枪林弹雨生命危险偷渡过来的人,最后有的成了明星,有的成了作家,有的成了富豪。这种人道主义情怀,让人动容。

小粉红肯定会质疑真实性,但是港一哈,这段历史,中国没有任何隐瞒,这本书至今躺在内地各大图书馆,可以直接看到,和文革(专题)一样早已是掩盖不了的历史事件。(顺便一提,现在中国又不太允许讨论文革,全世界关于文革最多的资料保存在香港,中国甚至无法公开纪念、忏悔这个历史事件。)

香港和内地的关系是在什么时候变坏的呢?我认为是2008年。

2008年是中港关系最好的一年,07年的时候还有一部电视剧叫《香港姊妹》每天在央视播放,年纪尚小的我每天守在电视机前看,还记得那句歌词“潮起潮落多少回回,小渔船泪水盈盈。风停雨歇多少回回,大香港紫荆花红。”

汶川地震,香港是中国所有城市里捐款最多的(达220亿港币),内地省份捐款最多的是广东省,34亿人民币。结果后来他们发现援建的中学被政府拆掉,变成了万达广场,捐的钱被贪官贪污掉了,根本没有到灾民手里。这导致中港关系一落千丈。

是人都会寒心。而在这种情况下,今天内地的小粉红和五毛甚至还攻击香港人,说香港人是白眼狼。还说香港用水用电都是内地提供,不知道这是香港花了钱买的吗?根本不免费。

我认为,中国最善良最正义最高素质的一群人,在香港。从多年前的逃港风潮到后来的汶川地震捐款,都让人想到这一点。香港是高度发达的文明社会,人口素质比我们高,从小受到的是通识教育而不是单一教育,并且他们没有网络封锁,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书籍。所以他们的民智是比我们高的,人口素质也要比内地高很多。我相信这样的地区,他们的老百姓更加明白自己想要做的是什么,自己在做什么,对世界的看法更加全面和健康。

我还可以回想起2008年的自己,那时候我13岁,是最天真烂漫的年纪。07、08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最好经济增速最快的两年,我每天躺在床上,都在幻想着祖国在一天天变好,越来越强大。那个时候我对政治冷感,虽然我从小学开始就是个人主义者,而非集体主义者。

我是小学初中的时候开始转变的,我开始接触到社会,见识到社会上很多黑暗的一面,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这些黑暗,甚至让我产生了绝望、痛苦的心态,直到今天,依然对社会和同胞失望。我终于意识到,原来一直以为是祖国花朵的自己,在别人的眼里,可能就是我们眼里的朝鲜。一辈子生活在自以为幸福、强大、开放的国度,其实是愚昧、保守、专制的。原来发达国家的人可以随便批评领导人,原来他们的政府是民选的,原来他们的流行文化这么发达,还有分级,他们的网络没有像我们这么严厉的审查。中国的流行文化,在欧美没有人知道。

有一点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在中国官媒和大多数民众眼里,香港人是吃饱了没事做、“因为贫富差距大底层废青太穷了”才上街游行,他们以为香港年轻人是没事找事的暴民、为了破坏社会秩序而去破坏社会秩序,因为“崇洋媚外”而想要港独。他们从来不愿意、也不想要去了解香港人上街示威游行的原因!!!没有一个人愿意去了解,就直接斥责他们为“暴徒”。这种愚昧的行为,让我想哭,让我感受到孤独,让我觉得荒诞。这是一个人口庞大的国家,为什么所有人都像是没有意识的生物呢?是什么让他们变成了这样?是因为封闭的网络,还是因为从小的政治教育和西方文明国家的政治教育截然相反?

大多数内地人眼里,这些人是为了扰乱社会秩序而扰乱社会秩序。其实没有人是想以扰乱社会秩序作为最终目的的,凡事都有原因,人家吃饱了没事干吗?他们本身的诉求才是最终目的,比如反对送中恶法。就像农民工讨薪一样,他们只是想要好回自己的血汗钱,没有人会是为了故意搞乱社会秩序而去搞乱社会秩序的。

香港同胞可能不知道的是,我们还有农民工讨薪被抓、被关进监狱的事情发生。这太荒诞太恐怖了,现在是21世纪,人类文明已经进入到很高的层次,社会本应该是正义的。

五毛有一点最愚蠢,他们笑话香港人被西方媒体洗脑了,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接受的资讯全部是中国政府过滤的,并且因为墙他们接受不了全方面的信息。而香港没有墙,他们可以看到欧美媒体或者本土自由主义的媒体,也可以看到来自中国境内被共产党严格筛选的保守主义新闻和通稿。一个只能接受到单方面信息并且还在不停删帖充满敏感词的国家,是什么让他们产生迷之自信去嘲笑一个暂时拥有新闻自由和网络自由的城市,说这个城市的人被洗脑了?犹如太监嘲笑潘驴邓小闲的人鸡巴小而已,自己明明都没有鸡巴还不自知。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如果辩论双方中有一方阻拦信息传播,我就直接认为错在这一方。如同作弊者根本没资格被阅卷,直接零分。 ”内地人,比赛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输了。因为他们的网络审查,因为他们官媒本身就是无知和愚蠢的,导致从上至下的愚蠢。

我冒着很大的风险在这里说话,而我从小到大生活在一个字典里几乎所有涉及政治和色情的词汇都是敏感词无法在网上发出去或者发出去会被删除的国家,已经让我和其他中国人一样,变成了一个“自我审查”人。我们说任何话之前,或者在发出去之前,都会思考有没有敏感词,哪些不能写,哪些要用汉语拼音首字母缩写来代替。这是非常可怕的现象。我这篇文章要是发在国内的互联网上,如果不用拼音代替敏感词,会被立即删掉或者发不出去。甚至只有一段话出现在内地的网络里都会被删掉。

在“中国小粉红”眼里,要求普选、和平上街游行、要求取消逃犯条例=港独。要求民主体制改革、要求完善法律取消恶法,怎么就等于香港独立了???一国两制的前提下香港实行普选、拥有更多的个人权利,和香港独立根本就是两码事好吗?!

五毛和小粉红看到香港几十万的人上街游行,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为什么要游行,认为人家吃饱了没事做、是无理取闹的暴徒,看到自己从来没见过的正常国家都有的游行示威,就随便说人家是暴徒,是港独。中国五毛和小粉红仿佛已经变成一群红卫兵,敏感到只要听到「香港人」三个字就认为人家是港独是「八千」。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台湾人、香港人将中国大陆称之为中国,并非完全是台独、港独倾向的人,很大情况上是因为在全世界,中国早已经成了中国大陆的代名词,为了避免误解,他们不得不这样说。我之前在口岸工作过,听到很多香港人过来这边都说是过了“中国关”(实际上也是,因为一边写着“中国海关”,一边写着“香港海关”),到了中国,而不会说到了内地。人家可能知道香港特别行政区属于中华人(专题)民共和国的,但是在大多数场合,中国已经成了中国大陆的代名词。

我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在网上发文,因为我上上个月才因为使用推特而被捕,出狱到现在都没有恢复正常生活。

我没有恨任何人,我相信内地人、香港人、香港的建制派、内地少数和我一样支持香港(大多数)示威者的人,大多数人都是好人,每个人都是希望这个世界变好,唯有恶劣的制度、天性自私的人和丛林法则支持者才会希望世界变坏、别人都匍匐在自己脚下被自己踩死、为自己做牛做马。小粉红并不坏,只是他们从小被洗脑长大,如同朝鲜(台湾人称作北韩)人一样,活在天朝上国的梦里,其实是楚门的世界。

我在豆瓣上看到一个人的签名,用来作为这篇感想的结尾,也是我的心声:

我未必能唤醒周围的人,我只是挣扎着不让自己沉睡;

我没能力推翻一堵墙,但我不会给这堵墙增加哪怕一块砖;

我注定改变不了权势,我只是抗争着不让权势改变我;

我可能一辈子看不到未来,但我永远铭记着自己的信仰和方向。

每个人灵魂深处都有颗种子,有人选择弃置,有人会给它创造成长的土壤。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23
30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