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留学生自述:日本人也陷入了“口罩焦虑”,但确实心太大了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留学生自述:日本人也陷入了“口罩焦虑”,但确实心太大了

截至日本当地时间15日21时,日本国内新冠肺炎病例确诊总数已达338例。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15日在记者会上称,目前情况“已经发生变化”,新冠肺炎已在事实上开始在日本流行。16日,日本将召开专家会议,探讨当前新冠肺炎在日本国内“处于什么流行阶段”。

然而,16日,在新冠肺炎疫情加剧扩散的情况下, 东京青梅马拉松依然坚持举行。当天,日本全国还有11个地方的马拉松赛事开跑。

图片

▲受访者供图

李小星对此表示:“日本人简直心太大了”。她说,除了前期反应较慢,目前,大多数日本民众似乎已经过了紧张期,相较于肺炎疫情,他们更担心即将迎来高发病期的花粉症,而这也加剧了日本市面上口罩短缺。“如今,在日本购买口罩、消毒用品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李小星表示,在日本,目前旅游景点、商场、学校、交通一切照常,但她希望日本政府能够注意到现在严峻的局面,采取措施。

最后,李小星对中新经纬记者说,“我希望疫情能早点结束,我和同学们约好了,等春天来了,要去武汉吃热干面、看樱花,和长江大桥合影。”

以下为李小星自述(略有编辑):

我叫李小星,是一名来日本半年的中国留学生,目前在东京读语言学校,课余时间在一家拉面店做兼职,赚点生活费。

武汉市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在日本民众间传开,并引起大家重视,大概是在正月初三、初四左右。我打工所在拉面店的LINE(注:一款即时通讯软件)群组里,就有前辈建议大家工作时要佩戴好口罩。

我也听从了建议,一方面为了自己,另一方面想着能给客人和同事带来点安心感。所以,每次兼职的时候我都会戴上口罩,多热、多闷也不敢摘。

我打工的拉面店在涩谷地区,这里是东京人流最大的区域之一。上班族、游客,人口密集,络绎不绝。和我一起工作的也都是日本人,开始的几天,店里每个人都特别“听话”,每个人都防护得特别好。不过,等我休了半个月假复工的时候,也就是最近这两天,我发现基本没有同事戴口罩了。

我劝大家戴上口罩,他们还安慰我,一直说“大丈夫(注:音译,意为没关系),大丈夫”。唉,这下搞得我哭笑不得,不过我还是“我行我素”,坚持佩戴口罩。现在想想,大概是因为我在朋友圈看了太多国内肺炎疫情的新闻,即使身在他乡,也不敢掉以轻心。

这期间,让我感触最深的一件事是,店里有一位前辈发了高烧请假,隔天就去医院检查,等结果出来以后立马把流感阴性的检查结果发到群里,请大家放心。

正如我上面说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日本人好像已经过了紧张期。我和店里同样做兼职的日本女大学生聊天时,她说相较于肺炎病毒,自己更担心花粉症。

日本花粉症是国民病,发病概率特别高。眼下马上就要进入花粉症高发期了,又赶上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所以现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口罩,好多日本人也陷入了“口罩焦虑”中。

日本预防花粉症的小东西很多,喷雾或者口服药都可以。但因为口罩短缺,其他花粉症预防产品也一件难求,相关产品开始纷纷限购。我不知道往年是否也是如此,反正今年供应非常紧张。

当然,在日本限购的商品不止这些,有的药妆店甚至连消毒液洗手液也开始限购了,随处可见限购、售罄等标语。

图片

▲日本商店里的消毒用品已售完 受访者供图

2月13日,我在一个药妆店店苦苦排队好久,才买上了口罩。口罩也必然是限购的,每家店只能买两包。我赶紧拿了两包去结账,前后5分钟的功夫,我发现口罩已经被几位日本主妇妈妈买得所剩无几。

图片

▲日本药妆店里限购的口罩 受访者供图

图片

▲日本商店里被抢购一空的口罩 受访者供图

现在,在日本的药妆店里,口罩基本上都摆在了显眼的货架子上。最近几天,我每次路过药妆店时,都会下意识里搜索一下口罩,当看到和我一样,眼神游移不定,最后叹着气走掉的人,我就知道,他们也是来找口罩的。

我就读的日本某语言学校,班级里中国人占大多数,此外还有一些来自越南、泰国、韩国、俄罗斯的同学。

日本出现确诊新冠肺炎病例的第二天,班级里的中国同学就齐刷刷地戴上了口罩,在走廊里,看到戴着口罩的同学,基本就可以推测出国籍。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发酵,学校里负责事务的中国老师开始强调,请大家做好防护,不要去人多的场合,身体有异常情况立马上报。学校也非常人性化地提出,如果有因身体原因,需要在家隔离观察的,可以不减出勤率。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前,妈妈就计划来日本陪我过年。她是大年初一来的,当时疫情没有那么严重,不过我去机场接妈妈的时候,发现接机口出来的旅客,个个都捂得严严实实。

事实上,对于身处异国的人来说,我们获得的信息没有那么全面,也缺乏敏感度,除了在心里默默加油外,能做的不多。后来,我注意到,日本的一些电视媒体也开始报道此事,除了发布消息之外,还会邀请医学专家,做分析节目。

2月1日,我和妈妈去热海看了梅花。做志愿者的日本老爷爷抓着我聊了半天新冠肺炎疫情的事,他说日本新闻里天天都在报道,尤其要请老年人加强防护。可他闲不住,不想闭门不出,干脆把口罩、眼镜都戴上了。

送妈妈回国那天,我上课迟到了。老师问我原因,我实话给她讲了。第二节课的时候,我收到了中国事务老师的微信,她已经知道妈妈从中国来过了。我赶紧向她解释,妈妈从东北过来,我俩在一起半个月,没有出现任何身体不适状况。

前两天晚上,我挤高峰时的地铁时,一个大叔打喷嚏直接喷在了我头上,吓得我赶紧闭上眼睛,最后睡着了还坐过了站。我心里盘算着,口罩有了,护目镜也不能少,下了地铁马上安排上了。

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后,我一直通过朋友圈关注着事态的变化,也读到了很多感人的故事。同学们也经常在群里分享一些新闻,感动和振奋时常伴随着我们。现在,我只期望疫情能早点结束,我和同学们也约好了,等春天来了,要去武汉吃热干面、看樱花,和长江大桥合影。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1
0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