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心痛! 5岁小男孩游泳染新冠 发烧42度 头痛欲裂: 妈妈 我是不是快死了?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本地 > 详情

心痛! 5岁小男孩游泳染新冠 发烧42度 头痛欲裂: 妈妈 我是不是快死了?

耳朵长来当摆设

新冠疫情有多严重,看看意大利教堂里多到摆不下的棺材,还不知道吗?

3月,世界陷入一场名为“新冠”的风暴,欧洲沦陷,全境封锁,只为保住人们的性命。但偏偏,你们的命,只有政府在紧张。

作为欧洲的病毒震中,意大利的确诊和死亡人数以小时往上疯爬。政府紧张,医院紧张,殡仪馆紧张,偏偏意大利人不紧张,该出门出门。

看着往日平静的医院被病人挤满,意大利各大市长宣布封城令,限制人们出行。强制封城,在西方,似乎成了不可能的任务。叫他们居家隔离,跟要他们命一样。

都是受过文明教育的人了,还得市长天天开直播跟骂孙子一样地开骂,让人心寒。

再看看隔壁的法国和英国,春暖花开,每个人都与病毒有个约会。带着野餐篮,来一场诗情画意的野餐,死亡都应该在享受人生之后。

如果躺在病床上老人的死亡对你们来说,只是稀疏平常之事;如果牺牲休息时间在前线抗疫的医护人员的努力,对你们而言,只是他们的本职工作;

那么,下面这位5岁小男孩绝望的呼喊,是否能让你们将那伟大而尊贵的“日常”和“自由”,暂时搁一搁,停下外出的脚步?

5岁的阿尔菲是一名英国普通的小男孩,爱吃、爱玩、爱到处跑。但这一切,在3月16日这一天,彻底改变。

新冠疫情在英国各地蔓延,以伦敦为中心,各个城市都出现了确诊病例。

布罗姆亚德是英国伍斯特郡的一个小镇,阿尔菲就生活在这个小镇。

3月16日,30岁的劳伦·富尔布鲁克带5岁的阿尔菲去上游泳课。课程结束回家后,劳伦发现阿尔菲声音有点沙哑。孩子在游泳时不小心喝到泳池的水呛到,是常有的事。劳拉并没有放在心上。

事实证明,在这样敏感的时刻,一丝一毫的不对劲,都暗示着更大的危机。

3月17日,阿尔菲开始出现咳嗽的症状。17日晚上,孩子开始发烧,体温飙到38.4度。19日,孩子全身滚烫,劳拉给孩子测了测体温,竟然烧到了42.3度。

用尽方法,阿尔菲的体温就是降不下来。不仅如此,平时贪吃的孩子,一口饭都吃不进去,连水都不喝,直接全身瘫软在床上,动不动不了。

劳拉着急地拨打救护车的电话,得到的回答竟是:医院早已人满为患,已经没有人手能够照顾年幼的阿尔菲了。

医院安排了人员到劳拉的家中,帮孩子降温,做了些初步的紧急措施,便让劳拉在家照顾孩子。若阿尔菲的体温再次升高,或出现其他症状,再告诉医院。

19日当晚,阿尔菲的情况恶化,开始出现呕吐、头部剧痛等症状,甚至开始出现幻觉。高烧中,5岁的孩子,用糯糯的声音,迷迷糊糊问妈妈,“我要死了吗?”

孩子生病,最疼的就是做父母的。看着往日活泼可爱的孩子,病恹恹地躺在床上,承受着自己不能分担的病痛,劳拉心如刀割,却无能为力。

眼看孩子的情况愈加恶化,连眼睛也开始出现痛症,劳拉叫了救护车,直接将阿尔菲送到当地医院。阿尔菲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确证新冠肺炎。

当晚,阿尔菲就入院接受治疗。幸好,小小的阿尔菲凭着意志力撑过了高危期,现在已经出院在家隔离恢复中。

出院一周,阿尔菲还是有点发烧,还在咳嗽,但是身体状况正在逐渐好转。

劳拉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阿尔菲的经历,短短几天,她看着5岁的孩子,从精力充沛的样子,到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到无力动弹,她只想劝那些把新冠当玩笑的人们,正视眼前的问题,并认真对待。

“看着孩子在我面前一点一点被抽走空气,带着恐慌和不安地问我,自己是不是就要死了,我的心都要碎了,”劳拉心痛地回忆。

病毒看不见,摸不着,不代表它就不存在。对病毒的多一份谨慎和警惕,就是对自己和他人生命的多一份尊重和爱惜。

大难当前,各国政府已经警醒,采取措施。希望那些还在嘲笑病毒,舔马桶证明自己健康,在外走动的人们,能够长大,配合防疫,别当听不懂人话的原始动物。毕竟,命是自己的,自己都不认真对待,别人无法替你活下去。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2
0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