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土耳其恐成“第二个意大利”:难民就医难成隐忧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土耳其恐成“第二个意大利”:难民就医难成隐忧

在土耳其大学医院工作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表示,根据他在一线的观察, “实际(确诊)数字至少比政府宣布的数字高2至3倍”。

新冠肺炎疫情陆续在中东腹地伊朗和欧洲大陆肆虐,夹在当中的土耳其也最终“陷落”。自3月11日土耳其报告第一例确诊病例以来的20天内,确诊病例数已迅速过万,增长趋势较疫情发展同期的意大利更为猛烈。

据土耳其卫生部长通报的数字,截至4月1日,土耳其全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达到15679例;死亡人数达277人,一日内新增63人,突破了此前纪录。

目前,土耳其政府已要求民众自愿隔离,并禁止了各种集会活动,但尚未作出全面封锁城市的决定。

错失防疫窗口期,土耳其恐成“第二个意大利”

据土耳其亲政府媒体《每日沙巴》报道,3月31日,土耳其卫生部长法赫雷丁·科贾在社交网站上宣布,目前土耳其每日的检测量已增加到15000多例,测试能力比前一日增加了25.3%。随着检测能力的提升,土耳其的确诊病例数已经在20天内从零增长到破万。

然而,土耳其医学协会指出,全国实际的确诊数量要高于卫生部长通报的数字,且由于未能有效关闭国境、未对入境者进行检疫,新冠病毒已蔓延至土耳其各地。土耳其自由派媒体Ahval也报道指出,土耳其的确诊病例快速增长是由于前期检测能力不足和政府的反应滞后。

“土耳其的(确诊病例)增长率令人震惊,最近有关病例和死亡人数的数据表明,土耳其的局面失控了。”伊斯坦布尔大学医学院肺病学教授泽基·基尔卡斯兰(Zeki K l aslan)警告道,“从这场危机在伊朗开始加剧的那一刻起,(政府)一直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

据欧盟资助下的东欧调查媒体《巴尔干透视》报道,在土耳其大学医院工作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表示,根据他在一线的观察, “实际(确诊)数字至少比政府宣布的数字高2至3倍”。这位医生还表示,土耳其卫生部门似乎仍在实施观望政策,但随着确诊病例激增,这种政策“行不通”。

“这似乎是最关键的一周,因为新冠病毒的潜伏期约为14天。在这一周,许多人将涌向医院,每天会有数千例确诊病例、数百例死亡。土耳其将成为‘第二个意大利’或是更糟。”该名医生说道。

“由于前期控制措施不严格,疫情在加速扩散,未能得到有效的控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土耳其的疫情严重程度最终可能不亚于伊朗。“对照其他国家的经验和土耳其自身的疫情发展趋势来看,预计短期内难以阻止土耳其境内疫情的快速发展。”

难民难获救治,健康状况令人担忧

与此同时,土耳其境内的360余万叙利亚难民的健康状况也备受关注。邹志强分析指出,由于土耳其境内大规模的难民群体,且分散居住、流动性大,很难避免疫情在难民群体中的传播,土耳其与叙利亚边境地区的疫情传播同样令人担忧。

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求学的24岁叙利亚难民夏希拉4月1日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尚未出现叙利亚难民确诊的情况,但其他国家的难民当中有感染者。由于害怕被感染,夏希拉在一个月前就已经不再出门。

“我们还没有听说有叙利亚难民感染,也没有人去医院。”夏希拉表示,但是自己一位朋友认识的伊拉克难民有疑似感染症状前往医院就医,但她并未得到救治,也没有得到药品,“最后窒息而死”。

根据土耳其的难民政策,在土耳其合法注册的叙利亚难民可以免费获得土耳其政府提供的基本医疗服务,但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造成的医疗资源挤兑,叙利亚难民恐怕难以享受和土耳其公民相同的医疗待遇。而一些非叙利亚籍难民和非法难民,则面临着就医难的问题。

布鲁金斯学会非居民研究项目研究员凯末尔·基里希(Kemal Kiri ci)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继续蔓延,土耳其的卫生能力无法应对病例激增,公众对难民本来就已经有很强的不满情绪,如果在此情况下还与难民共享卫生系统,情况将进一步恶化。”

医护人员人手不足,“孕妇都要上场”

“相对于其他中东国家,土耳其国内医疗卫生水平比较完善,”邹志强对澎湃新闻指出。英国《金融时报》也报道称,土耳其实际上有一些有利于抗击大流行的因素:年轻人口比例较高,以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执政17年以来推行的医疗体系改革。

但是《金融时报》也分析指出,土耳其与意大利的社会情况很相似,家庭联系紧密、多代共同生活的家庭很普遍。这种情况加速了病毒从年轻人向老年人的扩散。和意大利一样,由于防疫观念没跟上,医护人员也开始出现了感染。

《巴尔干透视》采访那位匿名土耳其医生表示,自己所在医院的三名同事新冠病毒检测为阳性,并怀疑包括自己在内的更多医护人员已经感染。

据土耳其自由派媒体《观察》杂志3月31日报道,土耳其医学协会(TBB)于3月23日至29日进行了一项对医护人员健康评估的调查。在受调查的630名医护人员中,有50%表示他们所在的工作单位没有单独的新冠肺炎筛查病房;44%的人表示他们没有收到有关如何在疫情暴发期间自我保护的指导;50%的受访者表示,有关部门没有提供新冠肺炎的特定诊断和治疗方案;83%的受访者强调自己对当前的情况“很着急”。

这份调查还指出,由于人手不足,即使是怀孕或是患有慢性病的医护人员也仍然继续留在危险部门工作。医护人员的工作环境存在通风不畅的问题,他们还缺少医用口罩、手套、防护服等个人防护装备。

“数据表明,医护人员的个人防护和工作条件存在严重缺陷,这些情况会加剧医护人员患职业病和发生工作事故的风险,引起他们的焦虑和恐慌。”土耳其医学协会强调,再次提醒卫生部门应改善医护人员的工作条件并提供防护装备。

执政党再度面临挑战,埃尔多安自捐薪水抗疫

为阻止疫情传播,土耳其政府已经下令关闭大中小学,并对城际旅行实施严格限制,禁止65岁以上的老人出门。但是直到全国确诊病例已经过万,政府依然没有做出全面封锁的决定,而是敦促每个人“自愿隔离”。

土耳其政府的做法似乎与伊朗前期不“封城”的思路一致:保经济、促民生。土耳其2018年刚刚经历了一场里拉暴跌引起的金融危机,经济尚未完全复苏。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经济学家已经预测,2020年第二季度土耳其的经济将出现严重萎缩,而这会危及埃尔多安承诺的GDP增长5%的目标。

对此,邹志强认为,未来短期内土耳其境内疫情可能还会快速蔓延。“随着不得不采取更为严格的防控措施,经济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冲击。”更重要的是,土耳其主要的经贸伙伴欧洲也深陷疫情困境,这对土耳其脆弱的经济而言可谓雪上加霜。

据《金融时报》报道,土耳其的一些经济学家和商业协会呼吁政府向民众发放现金,并实施工作保护计划,这种方式能够在保护经济的同时实现更严格的封锁。

土耳其政府也在努力保持控制疫情和保障经济之间的平衡。在3月早些时候,土耳其政府已经公布了150亿美元(约1065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援助计划。截至目前,已经有19000家公司代表42万名员工申请了薪资支持计划。

3月30日,埃尔多安发起了一场名为“自给自足,我的土耳其”的全国募捐活动,帮助受疫情波及的贫困群众,并承诺捐出自己7个月的工资。埃尔多安还呼吁所有议员和各政党成员参加募捐运动,并表示将为卫生工作者工资提供60亿里拉(约63.6亿元人民币)的支持。

“疫情对于一直希望拼经济的埃尔多安政府来说,肯定是一个重大打击,甚至影响到民众的支持基础。”邹志强指出,“但此次疫情毕竟是各国都遭遇的严重挑战,无论谁在台上都难以应对得多好,其政治影响还有待观察。”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1
0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