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加拿大华人护士口述:不顾养老院明令禁止,我率先戴上口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本地 > 详情

加拿大华人护士口述:不顾养老院明令禁止,我率先戴上口罩

加拿大疫情扩散后,养老院成了重灾区。

3月9日,加拿大首个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就来自于温哥华一家养老院。随后,温哥华地区多家养老院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小猫”是加拿大温哥华地区一家养老院的护士。这个名字来源于她小红书的账号。

“小猫”所在的养老院一位91岁老人感到不适,作为护士的“小猫”一直近距离照顾,上周三(3月25日),这位老人确诊,“小猫”也随之隔离并接受检测。

幸运的是,“小猫”的检测结果是阴性。

“小猫”把这段经历发在小红书上,讲述了当地疫情的发展,以及自己从恐慌无助到“劫后余生”的心情。

两天前,“小猫”所在的养老院又出现新的案例。

养老院进入高度戒备状态,加大排查感染源。

目前,加拿大累计新冠病例共计8591例,死亡101例。

“小猫”明显感受到医护人员需求量猛增,她也准备在隔离期满后,尽快重返工作岗位。

以下为“小猫”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采访时透露的信息,以她口述的形式呈现:

不顾养老院明令禁止,我率先戴上口罩

我是2012年来到加拿大的,在国内学生物学,在加拿大读了护士的课程,随后成为护士。

新冠疫情发生之前,我在大温哥华地区的列治文市一家养老院做护士,这家养老院有六七十个床位。

进入三月,加拿大的新冠肺炎疫情逐渐严重。3月9日,北温一家养老院出现死亡病例后,陆续多家养老院暴发病例。

我的心情也逐渐紧张起来:养老院本就人员聚集,老人抵抗力又差,一旦出现感染,扩散和重症不可避免。

但直到两周前,我所在列治文市仍只能看到零星的人戴口罩,而这里是华人聚集区,民众防疫措施算做的最好的地区了。不戴口罩也和口罩短缺有关,当地口罩很难买到。

3月13日,我所在的养老院开会,通报其他养老院的感染情况。我提出戴口罩防感染,但被领导拒绝了,并明令要求员工不得戴口罩上班。

他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医疗专家说戴口罩对保护自己避免感染用处不大,只是对感染者避免传播比较有效,所以只有确诊感染的人才需要戴口罩,健康人群无需佩戴。

我对这个解释感到哭笑不得,因为很多人刚感染时症状不明显,自己并不知道已经感染了,但已经具有传染性,戴口罩就可以保护周围人不被传染啊。

尤其是我们工作人员都是从外面来工作,很容易带病毒进养老院,戴口罩可以最大限度保护老人们。

3月16日,周一我去上班的时候,“自作主张”戴上了口罩。部门经理十分惊讶,她提醒我违反了公司规定。

但我告诉她,作为近距离接触老人们的护士,戴口罩可以更好地保护他们的健康。在照顾老人们时,我也这样对他们解释,大部分老人都支持我的做法。

而且,我家里的两个女儿一个一岁一个三岁,我的工作非常容易感染,我要保护这两个柔弱的孩子啊。

部门经理虽然不能违背公司规定,但第二天她悄悄拿了两盒口罩放在办公室,有需要的同事都可以佩戴。

我知道,她其实是被我说服了。我自己也预定了1000个口罩,无论养老院怎么规定,我要尽可能保护周围的人。

我也提醒周围的华人们尽量少外出,加拿大的防护意识比国内差了很多,医疗物资也比较缺乏。很多网友给我留言,让我多多保护好自己,看得我心里暖暖的。

91岁老人感染,没防护服的我上前搀扶

疫情发生后,我们一一提醒老人们,尽量不要外出,也不要相互串门,在自己的房间是最安全的。但还是有老人不听劝告,执意外出。

3月17日前后,一位91岁的老太太被她女儿接出去玩。

这位老人性格倔强,平时就爱和其他老人以及工作人员吵架,她女儿看起来应该有60多岁,头发已经全白了,但十分活泼,经常带着老母亲四处游玩。我们工作人员无法阻止,只好提醒她们做好防护措施。

玩了两天回到养老院后,这位老人就有些疲惫,但她仍能自理,吃饭洗澡都无需人帮忙。

91岁的老太太从那个周末开始发烧,我们把她隔离起来,密切观察。

3月23日,转过来的周一,91岁的老太太做了新冠检测,要过几天才有结果,养老院开始要求老人们都不再出来饭厅吃饭,而是全部送盒饭到房间。

3月24日,周二,我一上班就去查看这位老人的情况,没想到推开门,看到她躺在房间中央,桌子被打翻,东西掉落一地。

她虚弱地说,全身无力,摔倒了。

养老院没有防护服,我只多罩了一件工作服,也没戴护目镜,防护措施只有手套和口罩。但老人情况不明,我顾不得多想,上前把她扶到床上。

初步检查发现,她发低烧。打电话叫了911,但救护车来了之后只是检查了血压、体温之类的基本检查,不肯将老人接去医院,老人只能继续在养老院里隔离。

3月25日一早,我们收到通知,要开始给每一位老人都量体温。

这项工作花了四五个小时,我不仅要挨个为每位老人量体温,做检查,还要解释情况,因为最开始我们的计划是26号才开始量体温的,没想到突然提前了。

这四五个小时里,计步的软件显示我足足走了4公里。

当天下午5点,我接到检测部门的电话,说老人确诊为新冠肺炎。

听到这句话,我的头“嗡”地一声。电话那一边医生叮嘱我隔离的细节,但我脑子里在反复回忆过去的两天,我有没有抱过女儿,有没有摸过她们的手。我太担心孩子们了。

随后,我把消息告诉同事们。那些还没戴口罩的同事立刻戴上了口罩,大家逐渐聚拢在前台,没一个人说话,每个人心情都很沉重。

知道有确诊的情况后,温哥华延岸卫生局就有人打电话过来,防疫部门开始联系养老院,rapid team(防疫行动小组)派人来了解情况、提供防护物资,并且给我们上课,主要教大家怎么样做好卫生,正确穿脱防护服等。

本来是8点下班的,后来一直忙到晚上9点,我停下来休息时,觉得嗓子干涩,量了体温,37.7度。

再量一次,还是37.7度。我看着那个数字,脑子空白了好一阵子。

回到家,已经晚上10点了,从早晨6点起床忙到这个点,我的脚步都是飘的。

老公之前已经让我不要去工作,此时知道我发烧的消息,给我开门时还一脸不满,故意隔着玻璃门用手捂住口鼻。我已经无力和他理论,拿着被单钻进家里地下室进行隔离。

在家隔离,接到多个招聘护士的电话

在家隔离的当天,我睡了个懒觉,被女儿们跑来跑去的脚步声惊醒时,已经到了中午。

她们并不知道我在地下室隔离,我听到她们开心说:“妈妈在医院里打病毒怪兽!” 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几乎落下来。

当天下午,趁着孩子不注意,我外出到监测点做了检测。回到地下室,我把两天来的故事详细记录在小红书上,将来孩子们大了,我一定要给她们讲这段特殊的经历。

我要告诉她们,她们咚咚咚咚的脚步声,格外安慰地下室里焦虑的妈妈。

因为是医护人员,检测结果第二天就出了,当看到阴性的结果时,长长舒了口气。但是我还在低烧,仍不适宜回去工作。和同事们打电话商量,他们让我继续在家隔离休息。

我虽然感谢同事的好意,但心里也对老人们十分牵挂。一位皮肤癌老人本来每天都由医院派护士换药,自从出了确诊病例,医院的护士每次都不肯进门,送来换的药就迅速离开。

我们养老院有三位轮班护士,一下子病倒了两个,剩下一个下周才能上班,我听说这位老人已经三天没有换药了。

不仅我们医院,整个加拿大医护人员目前都十分缺乏。加拿大护士一般都不是全职,一般会在多家医疗机构工作。

因为养老院的护士都是上几天班,接着放几天假,这样在休息的时间就可以另外找一份工作。

但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加拿大已经要求医护人员们只能在一家医院工作,人手一下就吃紧了。

加上防护物资匮乏,许多护士最近都离职了。北温那家爆发多起病例的养老院开出高薪,仍然雇不到护士。

就在我在家隔离的这几天,每天都接到四五个电话,问我能否去医疗机构工作。

前天早晨,我们养老院再次发现一位感染老人,目前还没查明传染路径。我在小红书持续更新当地的疫情,网友的关心给了我莫大鼓励。

希望未来的一两周不要再出现病例,我可以早日回到工作岗位照顾老人们。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4
0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