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疫情万象|路边练车竟被闹上法庭!原因竟是捡了别人的车牌!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本地 > 详情

疫情万象|路边练车竟被闹上法庭!原因竟是捡了别人的车牌!

2020年,面对肆虐全球的可怕病毒,很多人不得不改变自己之前的各种计划,不管大家通过这次疫情收获了什么?失去了什么?都是值得纪念的!

为此,约克论坛开启“2020疫情征稿”活动!特殊时期,大家可以将身边的难忘故事分享给更多的人哦!文章一旦入选,还会有丰厚的现金奖励哦!

快戳链接,了解更多→→http://forum.yorkbbs.ca/chat/5113078.aspx

人说在加拿大有三难:考车、找工、上学。这话一点不假,来加的人都知道,要在这里生活,你首先是考取驾照,然后才有可能买车。

多伦多地广人稀,从南到北,跨度很大,乘公交车,几经辗转,花很长的时间,如过了steel 以北的街道,算是跨区,还要花两张票的价钱,而工作的机会多在工厂,工厂为了节约成本,多建在郊区,那里又是公交车难以到达的地方;另一方面,加拿大的冬天,寂寞漫长,天寒地冻,出行购物,极为不便,家中要是没有一辆车,简直就是寸步难行!

有道是:有车有车的生活,没车有没有车的生活,那就看你怎么选择?这不,刚落脚多伦多几个月,加之二手车很便宜,我便考虑起买车的事来了。

考驾照的紧迫性自然提到了日程上来。新来乍到,囊中羞涩,货比三家,多方打听,终于选择了一位叫何师傅的教练学车,他在过往的移民中口碑不错,我在交纳$159.79的费用考取G1的驾照后,联系起他来了。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早晨,何师傅如约来到我的门外,在他的建议下,我选择了一个驾校的全科,五次理论课,每次两个课时,这些都是照本宣科的事,诸如史蒂夫安全驾驶技术,冬季的车辆维护等,课后考试,照例通过。学校发了一个毕业证书,这证就是日后买保险时减免十加币用的,然后十小时的路上练车,这里的一个小时,实际是四十五分钟,我交了$500的费用。

师傅的车是一辆经过改装的车,在车的右下方,安装了另一个刹车装置,一旦学员失控,师傅可以及时刹住车。

例行公事,师傅看了我的G 1驾照,并把我的号码抄了下来,答应帮我注册路考的时间,这其中的猫腻,象我这样的新移民是难谙其味的。

我听从师傅的话,Victoria park的考点,人多车多,路况复杂,通过率很低,自然就选择了Morningside的考点,这里周边路况相对单一,地处近郊,经过的商圈人流量小,G2的路考较易通过。

每次路考,付$180的租车费给师傅,外加考前一个小时的培训和当日的误工费,一天下来,$350不见了,这对于一个新移民来说,确是一笔不屝的开支。想着家里嗷嗷待哺的儿子,那寒风里冻红的小脸,再大的困难,我都得迎难而上。有了驾照,我就可以买车,到稍远的地方找一个工作,收入就会增加,老婆和孩子就能过上好的日子。周末的时候,可以拉上他娘儿俩四处蹓跶,看瀑布,探极光,品红酒,其乐融融,好不快哉!一幅幅美好的生活画卷展现在我的面前,令我痴迷、陶醉、不能自拔…….

每天下班回家,没来得及休息,师傅的电话就响了,我赶紧去练车,车照例是沿着街道转悠,停车,前后泊车,三点式调头,十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用完了。师傅看我技术还不行,自然再加十个小时,这回$45/小时,师傅也就定下了路考的日期。

这段时间,我是勤学苦练,朝思暮想都是如何开好车,眼看着路考的曰期日益临近,自己的车技却没多大的长进,心里也就免不了急躁起来。

随着练习次数的增多,我结识了很多学员,大伙同病相怜,自然也就交流很多考试的体会。一般来说,一个师傅手里会有很多学员的信息,他会注册不少学员的路考日期,如你一次路考不过,愿意付$50的加急费,师傅会把别人的名字换上你的名字,不几日你就可以重考一次,一个注册号可以推迟两次,就是利用这个功能的时间差,待价而沽,我们就如同羊身上的羊毛,只有剪两次的机会,一旦用尽,就没有利用价值,无论如何得上考场,否则另一排期将等很长的时间。我想起我曾有两次路考日期的推迟,恍然大悟!师傅们生财有道,最喜不过你租车路考,一旦租车,你得付$180的租车费,再加上考前的培训,师傅可得$225/1人的费用,这也就前后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可谓大快朵颐,不亦乐乎?

加拿大的考车极为严格,分级考试,考了G2一年后,你才有资格考G牌。考试难,难于上青天,据我所知,新移民极少有一次就能通过考试的,以致于坊间有这样的传言,政府想通过这样的考试,攒我们的钱,但无论如何,这考驾照之事,如同横在新移民面前的一道鸿沟,你就是脱一层皮,也得往下跳。这学车、租车、路考形成一条龙的产业链,多年来生意兴隆,香火不断,我们便是那一个个推向祭坛的羔羊.……

又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时节,芦花尽老,枫叶红透,我在Morningside的考点路考,这是一个白人的年轻男考官,路考回来的路上,突然对面的马路上来了一辆消防车,我没有停车,我Fail掉了。我自然懊恼万分,懊恼的是几百刀不见了,一个星期的生活费,又成了泡影。

考试没过,心情沮丧,师傅好言安慰我一番,说不如转到小镇去考,那里人较少,小镇人较纯朴善良,政府把考点外包给外面的公司,考官为吸引更多的人来注册考试,给考生放水,通过率高,这样自己也有工作,不被裁员,我若付$50的加急费,两个星期以后,就可以到Aurora小镇去考。

来加拿大己近一年,眼看着冬天就要来临,寒冷的冬日,道路积雪,考试通过的难度加大,经不住师傅的劝说,我又加入到小镇车考的行列。

那天,我和四位学员坐满师傅的车,每人付$180的租车费,象赌红眼的赌徒,怀里揣着最后的赌注,向小镇直扑而去,在这圣诞来临,节气祥和,赶上最后一场路考,希望一举得胜!而事实上,我们不过是一群待宰的猪,被师傅拉到边远的小镇,给我们狠狠地一刀,如同兽类入冬前增肥自己的脂肪,便于自己很好地过冬。

这一回,我又一次Fail了。

上庭

加拿大,困难大。隔壁的老王在一次工伤后,受不了这里的苦,举家回流。临行前,他把他的二手几亚车$500的价格贱卖给我。我虽沒有驾照,但己学了二十多钟头的车,具备了点驾驶技能,眼看着考取驾照指日可待,而捡到如此便宜的车,真是天赐良机,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了,自己的心里盘算着,可以用这车在附近的小区里练习,这可省下一大笔钱,用上十一个小时,这车就白拿,一举两得!

我把车买回,停在一个公园的路旁,这里平时免费泊车,我也是很费一番周折才找到这块宝地。老王把车开到那里,拿掉自己的车牌,在Ownership上签上自己的大名后,这车就归我了。

加拿大是个移民国家,来这里的人多是逐工作而居。一旦找到工作,就会迁往该处,如果要搬到较远的地方,自己以前置办的家俱,便不会带走,多是丢于大厦旁的垃圾处。每到月底,我的眼睛便习惯地瞟向大厦的废品回收站,看看有什么别人遗下的宝贝,可以再利用。有一天,我偶然翻到一副别人丢弃的车牌,我如获至宝,便把这块车牌钉上我的起亚车。有了车牌,我就可以掩人耳目,堂而皇之在小区里慢慢地开了起来,四处转悠,反复练习,久而久之,车技也就娴熟起来。

一天,我正把车开出路口,一辆警车突然停在我的面前,拦住我的去路,我惊得出了一身冷汗。一位女警走下车来,要我出示驾驶证,这一下,我傻了眼了,无证驾驶!就像小偷作案时被当场抓住一样,我用蹩脚的英语回答了警察的盘问,从买车的经过,到车牌的由来,一一和盘托出。

这是一位极和蔼的女警,三十来岁,白人,美女,身材高挑,飒爽英姿,至始至终面带微笑听我叙说,也许是我这付穷酸的滑?相令她动了怜悯之心,亦或是看我身上没有多少油水,惦量着给我放多少血的问题,她颇犹豫了一下,给我开了一张$200的罚单。临走时,她告诉我这是一付货车的车牌,早己注消了,我没有持G牌驾照的人陪同,G1是不允许独自上路的,我则辩解我是新移民,对交通法不甚了解,她说我若不服,可以上庭申诉……

这是我来加拿大接到的第一次交通罚单,好在这笔钱虽多,却是能承受的范围之内,我把罚单带到LINK英语学习班,跟大家交流,同学们给了许多建议,有说上法庭,警方太忙没有到庭,法官撤诉,最后不用交钱的奇葩事。总而言之,加拿大是个法制国家,你只要有理,就可以在法庭上激辩,不交钱的理由五花八门,而一旦你说理不过检控方,你就得付全额罚金;如你认罪,鉴于初犯等原因,法官都会酌情给予减免,总之,这钱你甭急交。

一天的下午,我便来到士家堡1530麦咸路的一幢大厦,递交了告票罚单,我选择了上庭。这是一幢六层楼的建筑,周围高楼林立,一楼为接待厅,二楼却分隔着大小不一的法庭。

告票人省钱的愿望是相似的,但违法却有着各式各样的原因。来这里的人真多,可谓人潮涌动,黑压压的,里三层外三层,都是自认为无辜等候上庭的人。有闯红灯,吸大麻飙车,乱停乱放车辆,有白人、黑人、印度人、亚洲人、包头巾的什么脸孔都有,我不由得惊叹交通违法者竟如此之多!

我在入口处,摘了一张顾客的序号,然后站在大厅里等候,坐位早己占满等候的人们,翘首望着厅里的电子屏幕,随着上面的叫号到指定的窗户递交告票,择日上庭。

由于上庭的人太多,我的排期要等四个月后才能上庭。据说,由于政府人力的不足,许多乱泊车位的小案件,法庭也就撤诉免罚了。

为了上庭,我不得不抽空写了一篇自辩书,怕在庭上说不清楚,另外找告票专家太贵。我写了整整两页,还拿到LINK学校叫老师修改一番。我踌躇满志,胡搅蛮缠,虽错却情有可原,望法官大人网开一面,免小民一罚。

移民前见签证官用的西服,我也熨烫妥帖,皮鞋擦得呈亮,万事皆备,只欠东风!

终于等到上庭的日子。这已是从冬到夏,花儿都谢了。

这是一个初夏的早晨,明晃晃的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法庭所在的大厦,省旗国旗,威严挺立,迎风飘扬,大厦的门口,人们依旧熙来攘往,热闹非凡。

我忐忑不安,提前来到二楼的一间法庭。我西装革履,气宇轩昂,在法庭一个边远的角落坐定,过了一会儿,其他人也陆续到庭,他们穿得稀稀拉拉,休闲随意,一付平日居家打扮,充分体现加国的多元文化,显然这是一群见过大场面的惯犯,一脸见怪不怪的模样,他们在法庭的凳子上落坐,如同学生走进教室,颇有点等候老师上课前的闲遐时光,随意交谈起自己的情况,闲聊着这次可能罚多少的问题。

随着一声威严的吆喝声响起,我也闹不清是叫起立还是什么的,我下意识地随大伙站了起来。我看见法官从侧门走进,站在法庭的前方。他是一个印度锡克族人,身上虽然穿着法袍,头上却缠着锡克族的头巾,戴着眼镜,两撇修正极好的八字胡向两侧分开,连着鬓旁的络腮胡子。他说了一通法律条文,带着印度人特有的口音,这对于我这刚来的新移民,无异于对牛弹琴。

检控专员穿着警服,有两名书记员。我们交表时事先说明,选择认罪或无罪辩护。法官一一问了我们,不认罪的另外留下。轮到我时,我掏出自己的那封信,还没等我宣读,法官就给我$60的处罚决定,他大概也懒得听我叙述,这事他见多了,无非是想少交点钱罢了,听下去就是浪费时间,这简直就是一桩极好的买卖!我要是同意,就到楼下交钱走人。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200到$60,我脑海里怎么也转不过弯来,真想不到法官给我那么大的拆扣,我要再不同意就是脑子进水了。我谢了法官,飘然离去,这一通下来,也就半个时辰。

上庭之后不久,我考取了驾照。考官是个黑人,这是后话。


 疫情征文推荐  

【全部征文】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5
2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