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章莹颖遇害三年后,父母流干了眼泪,没要到一分钱赔偿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本地 > 详情

章莹颖遇害三年后,父母流干了眼泪,没要到一分钱赔偿

三年前,也是在6月,章莹颖坐上一辆“死亡之车”,从此失踪。

三年后的今天,早已得知女儿被残忍杀害的章莹颖家属,却没有要到一分钱赔偿。

一次次上诉,一次次败诉。

章父心灰意冷,称已放弃上诉。

可这就是章莹颖案应该得到的结果吗?

一个家庭的希望,被凶手用那么极其残忍的方式杀害了,这个家庭却没有获得任何应有的赔偿?

别说章莹颖的家属,作为任何一个关注这起事件的旁观者,大概都会想要说出下面四个字:我不接受。

在今天被娱乐和疫情占据的热搜新闻里,掩藏着章父绝望而微小的声音。

“上诉也没有用的,没有结果的。任何一厘钱都没有赔过。”

“州里面的法庭已经驳回了,他们驳回的理由是:心理医生和案件没有直接的关系。心理医生也是学校雇的,能出这个事情他们学校没有责任吗?罪犯几次说要杀人要杀人为什么他们没有做任何的措施?”

“学校为了自己的名声,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要求法庭驳回。”

截图自:梨视频,下同

之前为了章莹颖的案子,在学校住了两个月的章父章母,还被学校赶了出去。

章父对记者说,他昨天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他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他们现在还能去哪里告?上诉也没有用的。

章父绝望的声音中流露着无能为力的心酸:

“没有结果了,就是这样子的了。不会再上诉了。任何责任没有人担,任何一厘钱都没有赔过,不要说一分钱。”

不像一般家庭较为富裕的留学生,章莹颖的家庭经济条件原本就并不宽裕。

章莹颖出生在农村家庭,章父的工作是开货运车,一般十天、半个月才回家一次。

但只要是开家长会,章父都会尽量去参加。

家长会上听老师表扬章莹颖,那是他最骄傲最开心的时刻。

章父章母最大的期盼就是让女儿受到高等教育,能够有所作为。

从小就学习成绩优异的章莹颖,是全家的希望,也是他们原本快乐的源泉。

每次提到章莹颖时,章父总记得说:

“女儿自小就乖巧聪明,在家长会中,我听到的都是老师对我的女儿的称赞。”

可最后,竭力送女儿出国留学的章父章母,却只能守着一个只放置了章莹颖遗物的衣冠棺。

追掉会上,章父曾回忆着说起过:

“莹颖出生在中国的农村家庭里,我们夫妻并没有机会接受很高的学校教育,生活也不富裕,但是我们尽了自己最大的能力教导儿女,培养他们做他们想做的事。”

“因为家庭经济不允许,章莹颖从来没有上过什么补习班,都是自己在家中自习。但她的成绩一直都很好。”

章莹颖一直都是父母眼中最好的女儿,章父章母也竭尽所能给了她好的教育。

然而到最后,连带她回家这最后唯一的心愿,都成了最难实现的奢望。

其实,关于这次的民事诉讼,之前我们也曾经报道过相关内容。

2019年12月30日,美国伊利诺伊州联邦法官对章莹颖家人向伊大香槟分校提起的民事诉讼做出了裁决,驳回了章莹颖家人对该校两名心理咨询师的民事诉讼。

章的家人之所以对这两名心理顾问提起诉讼,是因为杀人犯克里斯滕森在告诉他们自己对连环杀手很着迷之后,没有采取适当的措施。

章莹颖

克里斯滕森杀害章莹颖之前,由于脑海中反复出现一些令人惊恐的想法,比如“我想杀人,然后逃走”,曾先后两次去伊大香槟分校的心理资讯中心寻求过帮助。

两位社工,也就是在大学任心理顾问的詹妮弗·莫平(JenniferMaupin)和汤姆·米巴赫(TomMiebach)当时负责与克里斯滕森谈话。

克里斯滕森

他向这两名心理顾问表示了自己可能有精神问题,讲述了他对连环杀手的崇拜,还对他们吐露自己已经购买杀人工具、移动尸体以及毁尸的特殊用品,但后来都已经退货了。

他还表示自己愿意参与那种对自身和他人的危险性评估。

章的家人认为校方与章莹颖的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校方的心理顾问本应做得更多,比如让克里斯滕森去做转介治疗和专科治疗,而不是放任不管,没有上报任何关于他的情况。

因此,克里斯滕森得以实施绑架并杀害章莹颖。

2019年7月18日的章莹颖案法庭上,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还曾提到:克里斯滕森有严重的自杀和他杀的倾向,案发前成绩从全A降到全F。

当时他向学校求助时,心理咨询师没有很好的引导(寓意克里斯滕森能做的都做了,这时候辩方律师当庭落泪)。

但审理针对校方心理顾问失职的案件时,联邦法官布鲁斯则认为,不能把章莹颖的死和伊大校方扯上关系,起码现有的证据不足以追究校方的责任。

布鲁斯在判决书中写道:“这完全是一种猜测,被告人当时对克里斯滕森进行治疗未能成功完成,这件事会对章莹颖增加危险还是制造了危险。法院没法知道如果克里斯滕森没有接受治疗会发生什么。”

联邦法官在长达36页的判决书中,表示了支持校方辩护律师:校方心理顾问仅仅见过克里斯滕森一面而已,不应当对他3个月之后的犯罪行为负有任何法律责任。

因为在陪审团最终裁决中,有人反对死刑,因此没有一致达成死刑判决。

2019年的7月18日下午4点,美国伊利诺伊州中区联邦法院正式宣布:谋杀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被告布伦特·克里斯滕森被判处终身监禁,且永不得保释。

图源:网络

据媒体称,在下午,宣读了陪审团的声明后,克里斯坦森低下头微笑着,而章莹颖的父母没有特别的表情。

据伊利诺伊当地媒体2019年底报道,杀害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凶手克里斯滕森目前已经被转移至麦克雷利(McCreary)联邦监狱中,并将在此度过他的余生。

尽管终身监禁、不得保释在当地已经属于重判,但章莹颖的家人痛失爱女,他们希望凶手被判死刑、杀人偿命的愿望却不能实现了。

下面帮大家回顾一下案情全过程。

章莹颖失踪后至庭审前:

2017年6月9日,章莹颖与当地租房机构OneNorth约定于2点10分签订租房合同。而据监控显示,章莹颖在相信“便警”克里斯滕森的热情“帮助”后,坐上了“死亡之车”,至此章莹颖彻底失去联系。

2017年6月10日,美国警方正式宣布对章莹颖失踪立案调查。

2017年6月12日,章莹颖案件正式移交给美国联邦调查局(FBI)。

2017年6月30日,嫌犯克里斯滕森被逮捕,并宣称章莹颖可能已经遇害。

2017年10月3日,美国联邦大陪审团以绑架致死罪起诉克里斯滕森。若被定罪,则被告将面临死刑或终生监禁。

2018年2月12日,章莹颖听证会宣布:克里斯滕森审判推迟至2019年4月2日。

2019年2月22日,克里斯滕森律师以需要时间为克里斯滕森做精神鉴定为由,申请将庭审日期推迟至7月1日,但被拒绝。

2019年6月3日,中国留学生章莹颖遇害一案在美国皮奥里亚(Peoria)联邦法院正式开庭审理。6月12日,陪审团成员最终确定为7名男士和5名女士,还有6名候补人员。

庭审全过程:

2019年6月12日,庭审第一天,被告克里斯滕森的联邦律师承认被告杀害了中国学者章莹颖。辩护律师称被告为章莹颖的死负责。检察官花了45分钟描述了章莹颖死亡前的可怕细节,声称章莹颖在克里斯滕森在位于香槟的公寓里遭到强奸、殴打和斩首。但律师仍坚持“无罪辩护”。

2019年6月13日,庭审第二天,检方出示一段监控视频,视频显示克里斯滕森在章莹颖失踪后的第三天购买了用于疏通下水道的化学制品Drano和13加仑的厨房垃圾袋。

2019年6月14日,庭审第三天,检方首次播放了克里斯滕森在2017年6月29日参加章莹颖守夜祈福会时的录音,并说章莹颖是他杀害的第13个女孩。

2019年6月17日,庭审第四天,检方公布了克里斯滕森曾多次在网上搜索关于绑架与性犯罪的幻想内容,令人毛骨悚然。

2019年6月18日,庭审第五天,克里斯滕森首次被FBI问询监控公布,但被告否认其载的人是章莹颖。同时,一名女性证人出庭作证称克里斯滕森曾假扮警察邀请她上车。

2019年6月19日,庭审第六天,警方首次曝光章莹颖遇害现场,警方在克里斯滕森公寓发现章莹颖DNA和血迹,车内细节也被曝光,屋内被警犬闻出遗骸味。

2019年6月20日,庭审第七天,嫌犯前女友出庭为检方作证,“秘密”录音揭示了克里斯滕森对章莹颖杀害的手段细节和克里斯滕森的心理变化过程,称“章莹颖是我见过反抗最激烈的女孩”。

2019年6月21日,庭审第八天,嫌犯前妻出庭为辩方作证,称床垫上的血迹为“鼻血”,车子被开掉半箱油,曾见到克里斯滕森拿着大旅行包,并表示被告压力大,有酗酒和药物成瘾问题,但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2019年6月22日,庭审第九天,陪审团一致通过,章莹颖案嫌犯绑架、谋杀罪名成立,最高可判处死刑。

2019年6月25日,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动议文件”,表示愿意招供并配合FBI调查。企图用章莹颖的抛尸地点来换取免除死刑。

2019年7月2日,克里斯滕森辩护律师以“需要更多时间审查潜在证据”为由,企图拖延量刑审判日期至7月底。沙迪法官于7月3日上午驳回了被告人律师的动议。

2019年7月8日,章莹颖案正式进入量刑阶段。

2019年7月8日-2019年7月17号,检辩双方再次出示新证据,辩方传唤出庭证人多达18位,其中包括被告的父亲、叔叔、舅舅、前妻、他小时候的玩伴、邻居、高中和研究生同学、小学和中学老师,大学教授,在研究生期间一起做助教的同事和负责人等,还有伊利诺伊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三位咨询师,以及辩方律师聘请的心理咨询专家。

而在控方这边,被传唤出庭的证人包括章莹颖的前男友、父母、弟弟、朋友和老师等人,以及播放了FBI方面专程赴中国拍摄的记录章莹颖成长和求学见证的视频。最终进行总结陈词。

7月18日,经过2个小时的审理,被告克里斯滕森被判处终身监禁。

克里斯滕森的律师曾表示:罪犯愿意认罪并充分配合FBI调查,包括招供章莹颖遗体抛尸位置。

而作为替换的条件——他希望能免除死刑,寻求无期徒刑。

现在罪犯克里斯滕森已经如愿判得终身监禁。他的后半生,将永远关在冰冷的牢房里,为自己的恶魔行径忏悔。

而章父章母,不但没有如愿让杀害女儿获得死刑,也没有获得任何他们应有的赔偿。

从案件发生刚开始,伊大香槟分校与章的家人沟通的态度和给予的支持就非常令人失望。

对一个明显有自杀和杀人倾向的人,校方不做跟进甚至不闻不问,也没有确保他是否会对学校和社区产生威胁,就把他放回了家。

章莹颖的父母已经等不回女儿,如今也没有等来任何赔偿。

六月等不来飞雪,却饱含一家人的心酸。

如果你也觉得他们应该获得赔偿,请给这篇文章点个赞让更多人看到。

让我们再为章莹颖的家属,积蓄一点希望。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7
5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