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退休老人住烂尾楼:晚上像鬼城 有人去世都没拿到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退休老人住烂尾楼:晚上像鬼城 有人去世都没拿到证

年初,昆明市别样幸福城的居民住进烂尾楼的生活,引发关注。而在广州市黄埔区,也有一个被称作广州最大的烂尾楼盘的澳洲山庄。

澳洲山庄位于广州市黄埔区,依龙山而建,毗邻金坑森林公园。从广州市市区坐地铁21号线到金坑站,车程约一小时。

上世纪90年代末,由广州奥美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2003年前后,开发商资金链断裂,楼盘开始烂尾。五个区的澳洲山庄,目前D区E区的上百栋楼只建成水泥支架,而其他区域的楼房大多未能通过质量检测。2000多户业主中,绝大多数无法拿到房产证。

目前约有40户业主长住在澳洲山庄,有的人已住了20多年。他们的家被烂尾楼环绕,门前的花园、道路杂草丛生。站在阳台远眺,无人居住的房屋门框、窗框早已不见,阳台长有一人高的野草。小区内缺乏基本的生活配套设施,道路坑洼积水。居住其中的业主大多年迈,出行不便,平日生活存在诸多困难。

这些年,业主希望维权推动楼盘复建。但澳洲山庄的土地归属问题极其复杂,波折频生。据业主代表介绍,部分土地未经业主同意,被开发商抵押给另一家地产公司。随后,多块土地被注销,上面的楼房成为无土之屋。

D区、E区多栋楼房搭建水泥框架后烂尾至今。

山庄的衰落

马敏庄,20年住户,大学退休教师

1996年我从暨南大学退休不久。澳洲山庄在退休办门口派发海报,风景山水缭绕,非常漂亮。当时澳洲山庄还属于增城,从市区坐车要两个小时。

当时很多退休老人都报了名,也包括我。参观那天,空调大巴直接将我们拉到澳洲山庄的山顶。站在山顶往下看,满眼的绿树,楼房就伫立在树荫里。

我原本住的是暨大职工房,澳洲山庄依山傍水,购房价格非常优惠。我看中的房型,如果一次性付清打六八折,折后11万。如果跟开发商奥美公司月供,交完3万8首付后,月供几百,20年还清。我很快交了首付。

澳洲山庄分成A-E五个区域。我和哥哥一起买房。买的时候,A区已经卖完,C区第一排的楼梯房只剩一楼或者高层。考虑到老了腿脚不便,他选择了C9栋的一楼,我选择了C6栋的一楼,两兄妹做隔栋邻居。

签购房合同时,合同上写明1998年交房。直到2000年C区的楼房才修好,花园的凉亭只搭了个水泥架子,房产证也没有拿到。当时我不懂拿不到房产证会有什么问题,简单装修了一下就搬了进去。

C区花园的水池被荒弃,雨后积水,滋生蚊虫。

那时热闹极了。澳洲山庄设有免费空调楼巴,每天多趟将住户从广州东火车站接到澳洲山庄。山庄建在山上,还设了小巴在山腰和山顶的片区间穿梭。乘楼巴回山庄,沿途都是摊铺。有卖小吃的摊位、卖日用品的小卖部,甚至有帮人安装门窗的五金铺和送货上门的电器铺。

澳洲山庄挨着水库,建了一个水上餐厅,还摆了几台汽艇,住户可以免费乘坐。我和哥哥邀请亲戚朋友来玩,晚上人多得要在地板上打地铺才睡得下。

澳洲山庄热闹了没几年。大概2003年楼巴开始收费,坐一趟5块钱。一年后,楼巴、山庄内的小巴陆续取消,保安、水电工也裁掉不少人。花园的亭子还是光秃秃的水泥支架,水池贴好瓷砖后,一下雨积水滋生蚊虫。C区的楼都建好了,但是其他后来开发的区域,只有十几栋水泥框架,墙都没有封上。这时我们才意识到,楼盘烂尾了。

第一反应是后悔,后悔买了偏远的烂尾楼。但后悔也没有用。我们第一批搬进来的业主开始维权。像我和刘永广,退休后时间比较充足,一个月几次进市区反映情况,但都没有什么结果。

没有楼巴后,我还能坐公交往返市区和澳洲山庄。但住在澳洲山庄时,买菜、打水都是个麻烦。上山沿途的摊铺陆续拆了,水库的餐厅也倒闭了。好在旁边的新坑村每天有早市,村民卖一些自家种的菜,但品种比较单一。到早市要走十几分钟。如果去镇上要走半小时。

几年前嫂子身体不好,哥哥和嫂子搬离了澳洲山庄,住进老人院。最少的时候,C区十几栋楼,只有几户。去年地铁站开通,有些居民搬了回来,但也只有朝着花园最外面一排的楼房的五、六户。

这里蛇虫比较多,晚上七点我会锁门。山庄装不了Wi-Fi,我拜托儿子在屋顶架了信号锅,买了流量。晚上看看电视,刷一下手机就睡了。如果停电,就早点睡。

前几年经常停水停电,物业没有提前通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停电肯定会害怕。经常是下午停电,我马上收拾东西回市区住。

这两年腿脚不好,除了中秋、新年回去住几天,不怎么回市区。我也很少下山去村子里买菜,儿子每周来看望我,给我带一周的菜,打四五桶饮用水,有时也开车带我去镇上买东西。

儿子一直劝我回市区住,所有的亲人都反对我住在这里。但我还能自由活动,自己的事情自己说了算。我是个喜静的人,年轻时在兰州教书,呆了二十五年。调回暨南大学后,住在市中心,不喜欢城市的热闹。澳洲山庄的静谧,还有清新的空气,正适合我。

早上爬山,见到街坊就一起走。中午做饭、看书。长住的邻居不多,大家都互相认识。以前组织过几次去附近的水库、山上爬山,平时路过家门也会聊几句。我住的地方地势比较低,一下雨就会淹水,出不了门。后来物业来疏通渠道。现在下雨后等一两个小时也能出门。

C区花园杂草丛生,健身器械没在杂草里。

三道铁闸

刘永广,74岁,银行工作人员

1996年我50岁,在银行工作还没有退休,住在东山区的东风东路上。那时,澳洲山庄在王府井百货商店设了个宣传点。我看到之后,就报名坐楼巴去看房。我发现住在绿水青山里,竟只交3万8的首付,加上600元月供。那时母亲七十几岁需要地方养老,我想着自己退休后也可以住,当场就下订了。

交首付时楼还没有建成。购房合同里,开发商奥美公司承诺1997年初收楼。结果我都退休了,直到1999年底才交楼。搬家那天是圣诞节,我和妈妈都喜欢音乐,我们把钢琴和一大沓唱片都搬了进去。现在妈妈不在了,我自己也经常弹吉他、听唱片。

本来我选择每个月给奥美公司交600元的月供,1999年澳美公司可能是资金严重短缺,开始游说住户把月供改成向银行按揭,并承诺代我们偿还每个月的利息,还免除物业费。这样算下来,节省近两万块。

2002年,我忽然收到银行的律师函,要我及时交全按揭,我才知道奥美已经不再替按揭的住户支付利息。向奥美公司支付月供的住户可以不付月供,但我转成银行按揭,每个月都得支付全款。大约五年前还清了。我住的A栋,因为验收不合格拿不到房产证。

楼巴停开后我买了车,带母亲进出买菜、看病都算方便。很多邻居,像马敏庄老师那样,年纪比较大又没有车,每次买菜前我打电话给他们,约好第二天在哪里等。我开的是七座的车,基本上每次都能坐满。

住在澳洲山庄,最大的感受就是荒凉,晚上像个鬼城。路灯是这两年才装上的,之前晚上要打手电筒出门。而且有蛇,有贼,我们基本上不出门。

配套设施也跟不上,澳洲山庄隔壁有几个村子,但感觉我们住得比他们还要偏远、艰难。以前想看电视,广州有线电视都不愿意进来。我打电话去申请。他们答复说,我们是烂尾楼,没必要进来投资。最后我自己架个锅,接收卫星电视。

楼盘烂尾之后,开始有小偷进来。我住在二楼,一楼没有人居住。一楼的三套房都进过贼,小偷把门窗的玻璃卸下来,将铝合金的边框偷走卖钱。有时也有人爬进一楼吸毒。他们连小区的设施也没放过。山顶的楼盘大部分电缆,被小偷剪断了。物业也抓过小偷,扭送到派出所。没几天放了又回来偷。

业主居住的楼房年久失修,外墙斑驳。其中,无人居住的露台长满杂草。

这栋楼一度只有我一个人住,做好防盗我才有一些安全感。我将一楼的窗框加了一些螺栓,又在一楼三户的大门上各加装了一道铁闸。这样小偷爬窗进了一楼的户型,也会被这三道铁闸拦住,不能上楼偷窃。

澳洲山庄还租了几栋楼给一个民办专科学院做宿舍。学生经常打群架,小区的很多栏杆都弄坏了,前几年学校搬走了。不过话说回来,在一个烂尾楼盘里开学校,本身就是很荒谬的一件事。

奥美一直在暗中买卖澳洲山庄的土地。2019年我去黄埔区国土局查自己住的土地所有权,才发现我住的地被注销了。我们动员所有业主都去查,发现光是A区就有几十栋楼的土地被转走了。

上周五我们去了广东省信访办,一共去了41个业主,有些人是从南沙区、番禺区赶过来的。土地上建了楼,那么它不仅属于开发商,也属于我们买房的人,土地没经过业主同意暗中买卖了,这个过程怎么样都解释不了。我们希望得到相关方的道歉,早日复建家园。

开荒种地

何永年,72岁,前体育教练

我和爱人2017年开始在澳洲山庄长住。住了三年,我也种了三年菜。

我和爱人退休前做体育教练,我教跳水,她教游泳。我们是北京人,90年代公派马来西亚工作过几年。1997年回国,不适应北京干冷的气候。在国外赚的钱刚好够付首付,就在澳洲山庄买了房,想着可以在郊区养老。

我们买的是位于C39栋的期房,购房合同写明1999年1月1号交房。但到了1999年的时候,C39还是一块平地。我们打官司要求退房,在区法院败诉,告到中院仍然维持原判。我们交了上诉费,还输了官司,简直是气都不打一处来。

2009年退休,C39栋还没有封顶。我们和物业沟通后,换到了另一栋楼的三层。那套房的房主退了房,房子被白蚁蛀坏了。我们治白蚁就花了几千元。2009年我们重新装修后搬进去短住,2017年开始长住。

我和爱人以前是做体育的,退休后也闲不住。澳洲山庄到处都是荒地,有些居民在荒地上种菜。我跟我爱人挑了一个缓坡种菜。一开始种木瓜树,然后白薯,芋头,玉米,韭菜。现在光木瓜树都有三十几棵,每年丰收送给邻居吃。前几天割完韭菜,我爱人包了韭菜饺子,够我们吃两天。

其实我们拿个锄头刨刨地出点汗,就是找个乐子。一大早我就爬上坡地看看菜苗,按照农活的规律,太阳落山后我就赶着浇水。有时候天旱,我挑20桶水浇地。下午我就待在家里看电视。

下午五点,何永年在巡视他的菜地。菜地种有木瓜树、白薯、芋头、玉米、韭菜等蔬果。

想当初买这个楼的很多老人已经不去了,没有住上新楼就走了。我的邻居老陈是卖中药材的,我们都叫他陈大师。他听说我有冠心病就给我磨了些犀牛角粉末。我平时也常给他塞点菜、塞点烟。去年老陈去世了,唉,怎么就走了。听到这些消息,也担心我如果熬不过去,也就认命了。

从大环境看,不良开发商狼狈为奸,把业主全都出卖了。A区的地被奥美公司的老板胡耀智卖给方兴公司抵债。方兴公司又将这几块地转给玉壶公司。一番买卖后,玉湖本来是林地,现在拿了A区的土地证进行房产开发。澳洲山庄的土地上有业主有楼房,却变成了林地。报社、电视台的记者来过很多次了。

开发商胡耀智也住在澳洲山庄。去年底他组织活动,在会上诉苦说那几块地被方兴公司骗走了。台下的业主都清楚这是托词,其实二人狼狈为奸。卖地的钱既不还给业主,也不作为烂尾楼重建的资金。土地转让后,他们把钱投到广东惠州的楼盘。

我盼着澳洲山庄重建。大家也一直在维权,维权属于大家的共同利益,该怎么搞怎么搞。我们也不去声张惹事,一切按照正常的程序。我们不干违法的事,该签字签字,该活动活动。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0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公众号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