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两天1亿刀,美国人为女性堕胎自由拼命了?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两天1亿刀,美国人为女性堕胎自由拼命了?

一、两天1个亿:大法官去世引发对民主党破纪录捐款狂潮

尽管一部分美国人很不愿意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离开这个世界,但这位敢于说“我不同意”的美国史上最硬核的女法官还是在上周五因癌症并发症去世。

因金斯伯格逝世而带来的美国最高法院席位空缺,在引发党派冲突的同时,也激起了自由派、民主党人士为捍卫金斯伯格“遗产”,维护自身政治诉求而进行的自发捐款。

据民主党筹款网站ActBlue(注:ActBlue是一个旨在支持民主党候选人的非营利性政治行动委员会)统计:从9月18日晚8点到9月20日下午,金斯伯格去世不过2天,该网站已收到了1亿美元的小额捐款。

自大法官去世后的一个小时内,在线捐款就已达到620万美元,1分钟捐款超过10万,更是打破了ActBlue成立16年以来的每小时获捐款记录。

二、为什么这么多人给民主党捐款?支持夺回参议院多数席位

这种前所未有的捐款热情从侧面反映了,民主党支持者对大法官之死可能带来的政治影响有多么恐慌。

因为金斯伯格的缺席,或将导致民主党失去在最高法院的话语权,进而影响到部分权利的实现,其中也包括金斯伯格大法官生前为争取妇女权益和堕胎权而作出的努力,甚至会给美国未来十年带来颠覆性的变革。

从19世纪开始,最高法院在美国一直拥有对美国法律的解释权,如今随着美国两党制度逐渐走向政治极化,党派之争越发激烈,最高法院往往成了用来解决政治争端的地方。这意味着谁掌控了参议院的话语权,谁就有可能对某些法律进行解释。

中文媒体大多笼统地将捐款解读为是对民主党和拜登的支持。但如此多的捐款可能不止是在支持拜登的总统选举,甚至更多地意在支持参议院竞选。

2020年美国大选,除了将举行第59届总统大选之外,还将决定第117届新国会的组成。今年国会选举众议院所有435席,和参议院一百个席位中的三分之一(35个席位)将面临改选。

大法官之死让更多民主党支持者认为,仅仅取得总统大选的胜利是不够的,还必须赢得参议院多数席位,否则即使民主党上台,也必将受到掣肘;而部分悲观的民主党支持者则认为,如果拜登无法在大选中获胜,就更需要夺回参议院多数席位。

例如,由进步组织“歪曲媒体”(Crooked Media)创建的一个捐款页面,自宣布金斯伯格大法官的死讯以来至周六中午的短短一天内,已经筹集了约900万美元的新捐款,并将把收益分给13名今年竞选参议员的不同民主党人。

捐款者们自发捐款的目的,就是希望民主党能利用这笔资金击败共和党参议员,拿回参议院多数席位,保住金斯伯格留下来的胜利果实。

三、参议院多数席位对民主党有多重要?

目前,共和党以53票的优势控制着参议院,而民主党和倾向于民主党的无党派人士是47票。现在的规则是,只需50或51票的简单多数就可以确认大法官的任命。

编者注:根据美国参议院的现行章程,对于某些提案,参议员可以通过冗长发言等方式,阻碍其进入表决环节,而100个席位的参议院中必须有60名议员现场提出制止,才能“终结阻挠(closure)”、恢复议事并进入表决。由于绝大多数时候参议院在任何一项提案议定之前不得转入对下一项提案的讨论,因此一旦达不到制止阻挠议事所需的票数,前一项提案往往要被牺牲,以免耽误后面的议程。换言之,在参议院通过一项提案,需要的往往不是过半票的“简单多数”,而是60张赞成票的“超级多数”。超级多数制的运作效率显然低于简单多数制,甚至有时会导致联邦行政与司法两大分支长期缺员空转,政府难以正常履职,所以从奥巴马时期起就取消了阻挠议事权,改为现在只需简单多数即可通过任命。

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一共有9个席位,金斯伯格在世时,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对自由派的人数之比是5比4。如今金斯伯格的席位空出来后,据《卫报》21日报道,特朗普将在本周五或周六金斯伯格的追悼会结束后,宣布他的女性大法官提名人选。

如果特朗普对继任大法官的提名获得确认,两派人数之比将成为6比3。当然了,总统虽拥有提名法官的权力,但审议通过法官提名的权力隶属参议院。特朗普作为现任总统随时都有提名新人大法官的权利,再加上参议院由共和党掌握着多数优势席位。这意味着民主党随时都有可能失去最高法院的话语权。

金斯伯格也深谙这一点,据NPR此前报道,她在去世前曾对其孙女口述遗愿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新总统就任之前,我的位置(大法官)不会被替代。”但特朗普显然不会把这遗愿当回事,甚至还对媒体回应称这是“佩洛西捏造的”。

事实上,金斯伯格刚去世没多久特朗普便迫不及待地在推特上建议共和党迅速行动,称:“我们有这个义务(任命新的大法官),不要拖延!”

鉴于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确认大法官提名的平均时间仅为两个多月,所以对新任大法官提名的投票可能发生在11月3日选举日之前或之后,特朗普也有可能会在明年1月20日任期结束前加快确认提名的时间。

四、女性或将失去堕胎的权利?

更令民主党支持者担忧的是,在金斯伯格去世后,对堕胎权利的观点与金斯伯格完全背道而驰的巴雷特,目前已经成为大法官的热门人选。如果巴雷特被提名,那么毫无疑问将使美国陷入有关堕胎权利的激烈辩论中。

其实多年来,堕胎权一直都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必争之地,关于堕胎的政策两党之间也一直存在争议。

自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就罗伊诉韦德案作出裁定,认为宽泛地禁止堕胎违反了受宪法保护的私隐权,并引入女性孕期堕胎框架限制堕胎,堕胎至此在大多数州被合法化。一直到克林顿政府时期,“女性拥有堕胎权”的声音才逐渐开始壮大起来。

而被克林顿提拔成为大法官的金斯伯格,也同样在争取女性堕胎权上一直都是寸步不让。但在宗教信仰气氛更浓厚共和党内部,至今仍有不少反对堕胎的声音。包括一个月前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期间通过的竞选纲领中,也提到将争取通过一项取缔堕胎的宪法修正案。

失去金斯伯格对于拥护女性堕胎权的群体而言,无异于失去了一个强大的保护伞。所以在ActBlue上的自发捐款行为,不仅是为了帮助民主党赢得参议院多数席位,也是为了保护金斯伯格遗产,维护自身权益而战。

2016年当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在大选前九个月去世时,参议院阻止了当时的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提名的替代人选。今年民主党是否也能在同样的困境下,阻止特朗普对新任大法官的提名呢?

全部评论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0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