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妻子精神异常捂死幼子,丈夫诉离婚被判补偿33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妻子精神异常捂死幼子,丈夫诉离婚被判补偿33万!

4年前的一个晚上,在浙江舟山嵊泗一小岛上发生了一起人伦悲剧:“80后”妈妈因精神异常,在家用被子活活捂死了5岁的亲生儿子。

这起悲剧带给家人无尽的伤痛,并直接导致家庭分裂:妻子被强制医疗,丈夫与她离婚,双方家人因感情和财产分割问题反目成仇,多次对簿公堂……

最近,经过舟山市中院的调解,这起旷日持久的拉锯战画上句号,两家人终于相逢泯恩仇。

她精神异常捂死了5岁儿子

2010年上半年,嵊泗小伙樊磊(化名)和姑娘卫红(化名)经人介绍相识,于同年11月登记结婚。樊磊家住嵊泗某海岛,他常年和父亲租船在海上捕海蜇。

次年12月,卫红生下一子。孩子体弱多病,患有支气管炎。卫红常带儿子回嵊泗本岛的娘家住。虽说夫妻俩聚少离多,感情平淡,且常因孩子生病而争吵,但小日子过得也算安稳。

不曾想,一场悲剧不期而至。

2016年11月,卫红受迷信思想蛊惑,精神恍惚,自我感觉脑海中时常有个声音响起,“儿子的肺坏了,要把坏的肺换出来,把好的肺换进去……”

受这种异常精神症状支配,卫红日渐丧失现实辨认能力和行为控制能力。2016年11月27日凌晨,她为“挽救”5岁的儿子,在自家卧室陪同儿子睡觉时,用被子捂住了儿子的脸……

次日,家人发现孩子窒息死亡,卫红明显精神异常。案发后,卫红被警方拘留。经舟山市二院司法鉴定,卫红患有“巫术所致精神障碍”,无刑事责任能力。

之后,卫红住院治疗了两次,樊磊交纳了1万元治疗费。卫红病情反复,行为怪异,看到小孩就伤心哭泣,有时还发出“我还是跟着儿子一起去算了”的呓语。

2017年5月,嵊泗县法院认定卫红“目前尚未治愈,仍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依法行使强制医疗决定权,对其作出强制医疗决定书。

男方起诉离婚获准

但须支付补偿款

樊磊深受妻子害子之痛,如今又等来妻子被强制医疗的结果,不禁大失所望。他拒绝到医院探视卫红,并向嵊泗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2018年2月,经司法鉴定,卫红目前无民事行为能力。据此,嵊泗法院指定卫红母亲为法定监护人。

同年7月,鉴于樊磊无法原谅卫红的态度十分坚决,嵊泗法院认定夫妻感情破裂,准许离婚。

对于共同财产分割,法院考虑到樊磊家农村老房子的历史成因和实际现状,判决房屋归男方所有,但男方须付给女方房款、银行存款、渔业生产收入等共同财产补偿款30万余元。

女方不服,认为双方感情有和好可能,上诉至舟山市中院。

同年11月,舟山中院二审认为,卫红因患有精神疾病致婚生子死亡,这一变故对整个家庭的打击沉重,樊磊明确表示卫红的行为对其身心造成重创。事发近两年,樊磊拒绝探望卫红,可印证双方无和好迹象和可能。

考虑到女方经济困难,舟山中院在维持原判的基础上,增判樊磊支付卫红经济补助款3万元。

男方拒不执行被拘

昔日亲家反目成仇

判决生效后,樊磊迟迟未履行付款义务。他想不通,儿子被对方害死,自己还要拿出33万余元给对方,这去哪儿说理?

2018年12月,卫红母亲向嵊泗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昔日儿女亲家矛盾激化,反目成仇。

去年6月,樊磊因受压力向嵊泗法院起诉,以卫红的害子行为给他及其家庭造成巨大伤害为由,要求卫红承担侵权责任,赔偿损失124万余元。由于案发时樊磊就是卫红的监护人,嵊泗法院以请求赔偿和承担责任主体混同为由,驳回起诉。

后樊磊因拒不执行被限制高消费,被嵊泗法院司法拘留10天。樊磊母亲急得在地上打滚。

同年9月,樊磊提起上诉,请求舟山中院处理案涉争议,化解双方矛盾纠纷。

舟山中院立案受理后,合议庭提出“双方当事人原系姻亲,建议去当地乡镇调查,并在当地政府的参与下主持调解”的化解方案。

随后,承办法官放弃休假,赶赴嵊泗与当地司法局、人大、法院共同接待了卫红父母及其他亲属。

二审法官为调解六赴嵊泗

手臂晒脱皮

卫红父母面对法官有抵触情绪。他俩认为,当初是法院的一纸决定书,让独生女儿进医院强制医疗“受苦”。同时,樊磊家的房屋因涉及土地性质无法处置,嵊泗法院穷尽执行手段仍未果,他俩对此颇有不满。

通过面对面耐心沟通,卫红父母吐露了最大心事:很担心卫红的病情,但因疫情难以探视,生怕女儿今生无望解除强制医疗。

承办法官多次与舟山市二院联系并实地探视,得知卫红病情已经好转。今年7月,医院出具鉴定报告,认为卫红治疗期间已不具有社会危害性,但若解除强制医疗,仍须维持服药并加强监护。

承办法官告诉卫红父母,虽然卫红目前没有社会危害性,但法院出具解除强制医疗决定书还须满足另一个条件,即卫红回家后要有最基本的医疗和生活保障。但卫红父母表示,他们年近60岁,身体状况不佳,已失去劳动能力,家庭经济非常困难。

为了解决卫红一家人的后顾之忧,承办法官想了一个方案:依托社会救助体系,为卫红申请残疾人证和低保证,这样她后续可以免费吃精神方面的药,家里每月也可以有一笔固定收入。

之后,承办法官与嵊泗县残联和民政局联系,并让卫红母亲作为法定代理人提交了申请材料。

看到承办法官为了卫红的事来回奔波,卫红父母放下顾虑,对法院的态度从冷漠转为积极配合,同意调解、免除樊磊的一部分补偿款。

紧接着,承办法官又赶赴樊磊家,与当地司法所、社区一起做樊磊和其父母工作。樊磊一方表示,最多拿出7万元。

“法官,我们相信您!10万元是我们能承受的最低限额,但这个钱最好先打到法院,免得签了调解协议后对方又不拿出来。”卫红母亲说。

那段日子,承办法官6赴嵊泗,光笔录就做了十来份,手臂在一次坐慢船时还晒脱了皮。

经不懈努力,双方就补偿款数额达成一致。

承办法官与当地社区、司法所一同做双方工作

承办法官手被晒脱了皮

悲剧发生近4年后

他们头一次有了笑脸

8月11日下午,双方就离婚纠纷执行案和生命权纠纷案达成和解协议,樊磊须支付卫红离婚财产分割款10万元。为减少卫红父母的担忧,承办法官联系当地银行,请求延缓关门时间。当天傍晚6点,在承办法官陪同下,樊磊赶到银行,将10万元款项汇入法院账户。

8月25日,嵊泗法院作出解除强制医疗决定书,解除了对卫红的强制医疗,并责令卫红家属对其严加看管和继续治疗。

目前,卫红已居家看护,拿到了残疾人证,正在申请低保。她被认定为二级精神残疾,每月可获国家补贴护理费250元,且残疾类药物免费吃。下步纳入低保户后,她每月还可领810元补助。

近日,卫红父母特意到舟山中院诉讼服务中心,笑着给承办法官送了一面上写“公正执法为民,亲力亲为解困”的锦旗。卫红父母说,悲剧发生已近4年,这是他们头一次露出笑容。

樊磊也如释重负,解决了与卫红之间的纠葛,也不再被法院限制高消费。“正是有了承办法官的帮助和政府部门的关心,我才下定决心撤诉,重新做人。”他特地寄了一封感谢信给舟山中院。

法官说法

本案如果单从法律上处理,结果是维持或者指令审理,但事情可能得不到真正解决。最终能顺利解决,归功于多方联动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它体现于法院在充分发挥审判职能的同时,还可以多方联动,邀请社会各界的力量参与纠纷调处,共同引导和帮助当事人通过多元化渠道解决纠纷。收藏

受这种异常精神症状支配,卫红日渐丧失现实辨认能力和行为控制能力。2016年11月27日凌晨,她为“挽救”5岁的儿子,在自家卧室陪同儿子睡觉时,用被子捂住了儿子的脸……

次日,家人发现孩子窒息死亡,卫红明显精神异常。案发后,卫红被警方拘留。经舟山市二院司法鉴定,卫红患有“巫术所致精神障碍”,无刑事责任能力。

之后,卫红住院治疗了两次,樊磊交纳了1万元治疗费。卫红病情反复,行为怪异,看到小孩就伤心哭泣,有时还发出“我还是跟着儿子一起去算了”的呓语。

2017年5月,嵊泗县法院认定卫红“目前尚未治愈,仍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依法行使强制医疗决定权,对其作出强制医疗决定书。

男方起诉离婚获准

但须支付补偿款

樊磊深受妻子害子之痛,如今又等来妻子被强制医疗的结果,不禁大失所望。他拒绝到医院探视卫红,并向嵊泗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2018年2月,经司法鉴定,卫红目前无民事行为能力。据此,嵊泗法院指定卫红母亲为法定监护人。

同年7月,鉴于樊磊无法原谅卫红的态度十分坚决,嵊泗法院认定夫妻感情破裂,准许离婚。

对于共同财产分割,法院考虑到樊磊家农村老房子的历史成因和实际现状,判决房屋归男方所有,但男方须付给女方房款、银行存款、渔业生产收入等共同财产补偿款30万余元。

女方不服,认为双方感情有和好可能,上诉至舟山市中院。

同年11月,舟山中院二审认为,卫红因患有精神疾病致婚生子死亡,这一变故对整个家庭的打击沉重,樊磊明确表示卫红的行为对其身心造成重创。事发近两年,樊磊拒绝探望卫红,可印证双方无和好迹象和可能。

考虑到女方经济困难,舟山中院在维持原判的基础上,增判樊磊支付卫红经济补助款3万元。

男方拒不执行被拘

昔日亲家反目成仇

判决生效后,樊磊迟迟未履行付款义务。他想不通,儿子被对方害死,自己还要拿出33万余元给对方,这去哪儿说理?

2018年12月,卫红母亲向嵊泗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昔日儿女亲家矛盾激化,反目成仇。

去年6月,樊磊因受压力向嵊泗法院起诉,以卫红的害子行为给他及其家庭造成巨大伤害为由,要求卫红承担侵权责任,赔偿损失124万余元。由于案发时樊磊就是卫红的监护人,嵊泗法院以请求赔偿和承担责任主体混同为由,驳回起诉。

后樊磊因拒不执行被限制高消费,被嵊泗法院司法拘留10天。樊磊母亲急得在地上打滚。

紧接着,承办法官又赶赴樊磊家,与当地司法所、社区一起做樊磊和其父母工作。樊磊一方表示,最多拿出7万元。

“法官,我们相信您!10万元是我们能承受的最低限额,但这个钱最好先打到法院,免得签了调解协议后对方又不拿出来。”卫红母亲说。

那段日子,承办法官6赴嵊泗,光笔录就做了十来份,手臂在一次坐慢船时还晒脱了皮。

经不懈努力,双方就补偿款数额达成一致。

承办法官与当地社区、司法所一同做双方工作

承办法官手被晒脱了皮

悲剧发生近4年后

他们头一次有了笑脸

8月11日下午,双方就离婚纠纷执行案和生命权纠纷案达成和解协议,樊磊须支付卫红离婚财产分割款10万元。为减少卫红父母的担忧,承办法官联系当地银行,请求延缓关门时间。当天傍晚6点,在承办法官陪同下,樊磊赶到银行,将10万元款项汇入法院账户。

8月25日,嵊泗法院作出解除强制医疗决定书,解除了对卫红的强制医疗,并责令卫红家属对其严加看管和继续治疗。

目前,卫红已居家看护,拿到了残疾人证,正在申请低保。她被认定为二级精神残疾,每月可获国家补贴护理费250元,且残疾类药物免费吃。下步纳入低保户后,她每月还可领810元补助。

近日,卫红父母特意到舟山中院诉讼服务中心,笑着给承办法官送了一面上写“公正执法为民,亲力亲为解困”的锦旗。卫红父母说,悲剧发生已近4年,这是他们头一次露出笑容。

樊磊也如释重负,解决了与卫红之间的纠葛,也不再被法院限制高消费。“正是有了承办法官的帮助和政府部门的关心,我才下定决心撤诉,重新做人。”他特地寄了一封感谢信给舟山中院。

法官说法

本案如果单从法律上处理,结果是维持或者指令审理,但事情可能得不到真正解决。最终能顺利解决,归功于多方联动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它体现于法院在充分发挥审判职能的同时,还可以多方联动,邀请社会各界的力量参与纠纷调处,共同引导和帮助当事人通过多元化渠道解决纠纷。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1
0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