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丢广东人的脸!”华人女孩回忆茶餐厅兼职,曾被当班大姐破口大骂!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突发新闻内容 > 详情

“丢广东人的脸!”华人女孩回忆茶餐厅兼职,曾被当班大姐破口大骂!

回忆当年,你第一次抵加,发誓要在这片土地上落地扎根,而拼搏期间,或许经历过挫折、失败,但初心依旧,最终通过拼搏,让自己在加拿大拥有了稳定的生活!

如果你刚好有故事,如果你的经历可以鼓舞别人,赶紧参加【约克论坛】“谈谈在加拿大赚的第一桶金”有奖征稿活动吧!一经采纳,丰厚的奖励等着你哦!

快戳链接,了解更多→→http://forum.yorkbbs.ca/chat/5177124.aspx

我来到加拿大真正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粤菜的餐厅做传菜。地方看上去也挺高大上而且已经开业很长时间,说出来一定很多人都知道。工资7块一个小时,大概一天工作5,6个小时,只做周六日早茶时段。我住士嘉堡,过去万锦市来回一天车票都没了10块,不过那时候房租也才300,算起来也可以吧,能赚一点是一点。传菜算是餐厅里面刚入门的职位,一般没经验的刚进去餐厅工作的女生就做传菜,男生做bus boy,他们都是固定工资没有小费的。很多人后来慢慢熟悉了餐厅业务才会做侍应生才开始拿小费。

加拿大这边的粤菜餐厅其实是更接近香港的文化,也许是早期的香港移民比较多吧,菜品什么的也都是比较港式。然后一些用词也是很有趣,参杂着中英文的特色。像传菜这个职称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地哩"。其实我是非常讨厌这个称呼,因为在粤语里面"哩"是感觉有点侮辱别人的,加上有个地字在前面就显得这个词更低俗。后来忽然有一天我想明白原来这个词是来自英语delivery,可能早期的香港同胞也是取其语言简化deli deli就变成"地哩"了。

图片来源:网络

因为已经有同学在那里上班说还有在招人,就觉得有认识的人在就比较好有个照应也容易聘上,于是就去应聘了。具体应聘过程忘记了,反正就这样应聘上。那时候的自己也没有真正在社会上打拼过,所以一切的想法都是极其天真,还只想着能穿得漂亮一点就行,然后的确制服穿着也是挺可爱就挺窃喜地觉得实现了一点小愿望,实际上工作哪里有这么简单啊。

刚开始上班的时候发现餐厅里工作的大多都是广东人和福建人,大家都是讲粤语为主,即使是福建同胞,有一些的粤语讲得也是很好。而对于我这个刚到加拿大的广州人来说,这样的工作环境也算是很亲切了。而且传菜部的大多都是跟我年纪相妨的年轻妹子,所以感觉在这工作应该也很好玩,可是残酷的现实社会总会把人的一些幻想给打破。

传菜的工作顾名思义就是把菜品从厨房传送到客人那里,其实也不难,按照单子上面的桌子号码把东西送过去就是了。但是真正工作起来的时候是真的忙得不可开交,餐厅早茶的生意很好,那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多同类型的餐厅出现,所以客人也是骆驿不绝。而且食物好了之后厨房师傅还会一直不停按铃催你把东西送出去,节奏是很快的,刚把食物送出去回到厨房然后又要走另外一趟,就这样五六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来来回回不停走动也没有休息,除了脚比较累之外,最惨的就是要送那些比较重的东西。

图片来源:网络

"高大上"的餐厅当然是比较注重客户体验,所以传菜的时候为了显示餐厅优质的服务和客人高贵的气质,都会要求我们一只手拿托盘,另一只手把食物从托盘拿出来放到桌子上。但有时候东西实在太沉了,只用一只手托住托盘的话是真的会很辛苦,我就因此发生过一次小意外。粤式早茶一定会有蒸笼点心,忙的时候我们传菜一次过要拿16笼点心,一个托盘最多可以放四栋,每栋四个笼子(这个已经是极限了,也有看过其他人放五笼一栋的,但那样是绝对不可能做到单手可以托着盘子然后另一只手放点心到桌上)。

我的这个意外就是发生在这一次拿16笼点心的事情上,那时候也是刚开始工作没多久不太熟悉,不是因为太重拿不稳,是因为放点心到桌上的时候不顺手就撞到其他笼子然后点心就洒到我手上了。刚出笼的点心都是热腾腾的非常烫,幸好没有洒到客人身上,不然我就完蛋了。之后就有侍应过来帮忙处理,叫人把剩下的点心拿给其他客人,然后打扫一下,还要重新把洒了的点心再点一份。那个时间是非常忙的,客人很多挤满了餐厅,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做,我因为做错了一件事情还到处麻烦到其他人,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感到很不好意思。

回到厨房之后厨房师傅就打了一碗食用油给我叫我把烫伤的地方泡里面,然后还给我一点盐洒上去,我也照样做了毕竟真的没有什么烫伤的经验。到后来跟别人讲起,有个同学说那些盐啊油啊是在厨房工作的人身边没有其他东西可以治疗就随手拿来处理的,其实应该有更加正确和科学的方法来处理烫伤。我也上网查了一下,也真的是在科普不要用这些盐油面粉之类的东西涂伤口,烫伤应该是先到水龙头用冷水冲洗伤口10到30分钟把热散去。反正后来就是手上长了个大水泡,因为事情也有点久远,我也想不起来用了多久伤口才好,也忘记了那时候是有多痛。但其实很多人对于这些身体上的小疼痛还是可以受得住的,有些心灵上收到的打击却是一直都忘不掉。

传菜部有个大姐在管理,这个大姐做事情很凌厉也不太好惹的那种,很多人都挺怕她的,被骂哭过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哭我倒是没有,但被她教训可不少。传菜做错事情要不就送错桌号,要不就是落东西,例如牛肉丸忘记配急汁,灌汤饺忘记配醋,肠粉忘记配酱油,粥忘记配胡椒粉等等,但这些都是小事情…大姐也是广州人,但我就从来没有感受到过来自同乡的关照。

图片来源:网络

有一次她叫我洗茶壶,然后我开始洗,她一看就说"你没有洗过茶壶?你不知道怎么洗的吗?"我说"没有洗过,那具体怎么洗"然后她就开始有点来气了,说怎么茶壶都不会洗blablabla讲了一堆… 我就觉得我也真的是第一次洗,大概教我一下就好了吧… 但她还是没有告诉我要怎么洗,就一直在念,后来有个侍应看到跟我说"我来教你吧,茶壶要用漂白水漂一下的… "(没错,我们出去喝早茶的茶壶都是用漂白水洗的,这样茶渍才干净,上网查了一下说比例不多的话应该是安全的,反正大家都这样洗了这么多年)之后我就继续洗。

然后,她就在旁继续念:"你怎么什么都不会做,还说是广州人,广州人没有像你这样不会做事的,别给广州人丢脸了… "哇… 那时候我听到这句话,真的觉得这是什么天大的侮辱,我好像是做错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感到了极其的委屈。后来回到家,打长途电话给国内的好友(那时候还没有微信,都是用电话卡打长途聊天比较多)我的朋友说,"你就应该直接当场回她一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奈何我没有我朋友的急才,那时候做事情也的确是笨手笨脚,说实在的出国前在家都没做过什么家务,在这种快节奏的地方工作是真的做得不够好,俗话说没有无缘无辜的恨,也许因为我真的不会干活她也早就看我不顺眼,只是因为这样一个契机爆发出来而已。

图片来源:网络

虽然说在那里工作不仅体力累还有心理上的打击,但也是有开心有趣的时候。有一次我们传菜的八九个年轻妹子,看哪一天排班少就约好在餐厅里喝早茶。其中一位的原话是这样的"辛辛苦苦地工作了,总得好好享受一下"。我们一上来就点了几乎是点心里面最贵的,每人一位一位上的灌汤饺…看到几位来服务我们的同事, 终于感受到了被"伺候"的感觉,其实还真的有点爽,我们几个坐着的就互相看着大家,一直在笑。当然还吃到了各种一直以来只能看又不能吃的美食,天知道有时候看着各种点心想吃又不能吃的时候是有多痛苦。如果跟点心的大师傅熟,偶尔给你点小东西尝尝也是有的,但我们这些周末兼职,上班时间短,人手又很容易流动,跟师傅也没有很熟,还真的吃不了什么,偷吃我就更加不敢了。那顿早茶吃完下来付了二十几块,加上车费,就算是白干了一天,不过偶尔回忆起来也算是挺好玩的一次经历。

到后来我的同学去了士嘉堡一家类似但不同集团的餐厅工作,我也就跟着去了,毕竟车费都可以便宜不少。后来有一次还看到那个传菜大姐来喝茶,她还是用那样的凶巴巴,说我们一个个都逃到别人的地方去了,再后来因为课业越来越多也就没有再干了。这么多些年过去,自己做饭做家务,我也锻炼了不少,如果现在我再重新回到餐厅里面工作,手脚是绝对麻利了许多,应该还不至于再被人说"丢广州人的脸"了吧。


 “第一桶金”征稿回顾  

【全部征文】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1
0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