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男子与“嫂子”玩“情侣游戏”时将其杀害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男子与“嫂子”玩“情侣游戏”时将其杀害

“我没有想过我会杀人”。看守所里,25岁的余朋神色颓丧,痛苦地用手用力揉着头。

余朋涉嫌杀害的对象,是与他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嫂子”,也是与他暗度陈仓的“情人”陈芯。因对方提出借款20万元买房,并以“鱼死网破”相要挟,余朋决定痛下杀手。随后又用陈芯的指纹解锁她的手机转走7万元,与朋友飞往三亚度假。

出差在外的陈芯丈夫一直联系不上妻子,觉得不对劲返回家中时,才发现妻子竟然已经死亡……

因涉嫌故意杀人、盗窃两宗罪,近日,余朋被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手机聊天遇上“有缘人”

余朋是江苏人,2017年,家里拼凑了一笔钱给他来上海创业。起初,余朋发展得还算顺利,隔三差五寄回家的钱让父母笑逐颜开,亲朋好友都夸他年轻有为。然而好景不长,没多久,余朋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生意惨败。赔光所有钱后,他做起房地产中介的工作,跟着客户东奔西走是他的生活日常。

很快,余朋就从创业失败的阴影里缓了过来,他觉得和创业相比,这样的工作节奏也不错,没有那么大的压力。而且余朋觉得自己还年轻,一切都有希望。余朋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离地铁站和公司不远。因为帮房东谈拢了好几桩不错的买卖,余朋的租金远低于市场价格。

2019年11月的一个寒夜,下班在家的余朋刷起交友软件,他注意到一个美女的头像,定位显示就在附近。余朋便与那女子攀谈起来,两人相谈甚欢,几个小时飞逝而过。独自在外打拼,能遇到可以敞开心扉的人十分难得,余朋与对方惺惺相惜,提出见面,女方欣然应允。

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雨夜,两人约在附近的餐厅。女子叫陈芯,她长得并不如头像那般美丽,但和在手机聊天时一样爽朗,余朋对她印象很好。饭后,余朋邀请她到家里做客,陈芯表现得很自然,丝毫不扭捏。到余朋家后,陈芯又十分干练地忙里忙外,将屋子收拾得整整齐齐。当晚,在余朋的挽留下,陈芯留宿在余朋家,两人发生了关系。

情人变“嫂子”同住一个屋檐下

就在余朋认为自己将开启一段恋情时,第二天清晨,陈芯却告诉余朋,她其实早已结婚,是个有夫之妇,还有两个孩子。前两年陈芯随丈夫来上海打工,孩子就留在老家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听到这些,余朋既沮丧又愤怒,主动提出终止这段感情。然而,两人依然断断续续有联系。去年12月底,陈芯想为之前的事道歉,邀请余朋到自己家做客,表示之前的事都过去了,大家出门在外还是要多多帮助,互相有个照应也好。余朋本想推辞,但舍不下陈芯,最终还是赴约了。

陈芯的丈夫是个老实憨厚的人,只听妻子介绍说在工作中认识了余朋这个机灵懂事的小伙子。看到余朋后也十分欢喜,拉着他问东问西喝起酒来,酒过三巡,陈芯丈夫和余朋称兄道弟,并表示“以后有事尽管说,大哥大嫂都会帮忙”。余朋见陈芯在一旁只默默微笑,便认下了这个“大哥”。

到陈芯家聚餐次数多了,余朋觉得陈芯夫妇租住的屋子又小又贵,便提出让陈芯夫妇搬过来和自己合租,理由是能一起分摊房租。陈芯连忙拒绝,可余朋却称,“我也有私心的,你来了顺便还能帮我打扫煮饭,我不就省力了吗?”一番话说得陈芯丈夫大笑起来,拍板同意了。

不久,陈芯夫妇便挪进了余朋的家中。陈芯烧菜洗碗、打扫卫生样样都做,余朋则又开始撩拨陈芯。陈芯半推半就,就在丈夫眼皮子底下和余朋暗度陈仓。陈芯丈夫始终没有发现两人的异样,甚至邀请余朋一起到老家过年。

欲借款买房否则“鱼死网破”

今年6月,余朋和陈芯的关系发生了转折。

陈芯想在老家买套房子,但平时能满足基本生活开销就已不容易,哪里有那么多存款?已与余朋打得火热的陈芯突然想到,余朋平时花钱大手大脚,买礼物毫不手软,偶尔周末还会外出旅游。有次喝醉酒后,余朋还吹嘘说母亲是某科技公司的股东。在陈芯看来,余朋家庭条件相当可以,如果能拿出来一部分作为她房子的首付,那买房就能顺利很多。

趁着丈夫出差一周的机会,陈芯向余朋提出要借款20万元作买房子的首付。本以为余朋会对自己百依百顺,没想到,余朋一听要借钱就翻了脸。余朋拒绝了陈芯,并解释称自己老家在农村,就是个打工仔,每个月收入只够自己开销,母亲也只是科技公司的工人。可陈芯不信,眼看硬的不行,她就来软的,向余朋撒起娇来,但余朋还是怎么说都不答应。

见余朋软硬不吃,陈芯生气地表示,要是余朋不肯借钱,就把他们之间的事告诉丈夫,“鱼死网破”!余朋一听慌了神,他心虚了。余朋和陈芯商议,他实在没有20万元,但他会想办法凑5万元,从此他们各走各的路。

然而,陈芯就要20万元,否则,她就去余朋老家,将他们的事公之于众。这话激怒了余朋,他很在意老家人的看法,曾经创业成功的他至今还被不知最新情况的乡里乡亲视为榜样。余朋一把抓住陈芯的衣领,对她吼起来。陈芯有些惊慌,但仍坚持表示一分也不能少。

当余朋再要发作之际,陈芯忽然有些服软,让余朋把这事放一放,接着自己去了浴室。

“情侣游戏”中的“杀机”

余朋独自坐在客厅,脑子里乱哄哄,只有一个想法:“这个女人会毁了我,一定不能让她毁了我。”

此时,只裹着一条浴巾的陈芯走向余朋,叫他先别想那么多,然后拉着余朋走进卧室。

余朋其实全然没有心思玩“情侣游戏”,但他还是走进房间,按照陈芯所说从飘窗上拿了两根绑带。看到手里的布带时,他心里忽然有了“主意”。后来,余朋又将一件T恤撕成布条接成一条1米多长的绳子,并将陈芯绑在床头。看着眼前这个一丝不挂被绑在床头的女人,余朋似乎下定了决心。

余朋用绳子紧紧地勒住了陈芯的脖子,嘶吼道:“这钱你还想要吗?你再问我要一分钱,信不信我勒死你?”陈芯还未意识到危险来临,只觉得余朋在吓唬她,还是表示“一分钱都不能少”。怒火中烧的余朋丧失了理智,他使足力气收紧绳子。陈芯在床上奋力挣扎,可哪里抵得过一个青壮年男子的力气。突然间,余朋手一松,陈芯一头栽在了床板上。余朋上前去查看情况,发现陈芯紧闭双眼,被拼命摇晃也没有一丝反应,呼吸已经停止了。

余朋一下子瘫坐在床上,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转头看看陈芯,余朋把心一横,返回陈芯房间,找到她的手机后,抬起陈芯尚有余温的手,用她的指纹解锁,通过微信先后给自己转账7万元。随后,余朋将陈芯的手机调至静音模式,塞在床垫下,将房间门反锁,扬长而去。

当晚,极度不安的余朋叫上朋友一起到KTV包厢喝酒,同行的还有朋友的两名女同事。酒过三巡后,余朋邀请三人与自己一同到三亚畅玩,全程费用由他承担。

涉嫌故意杀人、盗窃罪

第二天一早,余朋等4人便登上了飞往三亚的飞机。而在此期间,陈芯丈夫给妻子拨打多次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毫不知情的陈芯丈夫有些担心,打电话给余朋请他帮忙找找陈芯。余朋一开始以自己不在家为由搪塞过去,后来再接到陈芯丈夫的电话,他就撒谎说陈芯感冒了,他已陪同去过了医院,让大哥专心出差不要过度担心。

陈芯丈夫后来又多次打电话问具体情况,余朋招架不住,只好说自己在三亚出差,并谎称走之前听说陈芯手机出现故障,让他放心。

始终无法联系上妻子的陈芯丈夫有种不祥的预感,他连夜乘高铁返回上海。等他打开家门,一股强烈的臭味扑鼻而来。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剩饭剩菜的腐臭味,但当他注意到紧闭的房门,才瞬间明白:气味,是从这个房间传出来的。

恐慌的陈芯丈夫翻箱倒柜寻找房间的钥匙,但一无所获,他顾不上那么多,尝试着用肩膀把门撞开,一下、两下……当房门终于被撞开的一瞬间,眼前的景象令他窒息:和自己生活多年的妻子被绑在床头,早已死去。电话报警后,陈芯丈夫难抑悲伤,当场晕倒。

几天后,民警在三亚某酒店大厅,将犯罪嫌疑人余朋当场擒获。此后,在上海市某看守所内,余朋向检察机关坦白了自己的所作所为:“那天早晨看到警察来抓我的时候,我第一次感到真正的解脱。我愧对所有人,无法想象该怎样面对他们。”余朋说,父母养育了他20多年,可他再也没有尽孝的机会;自己拆散了陈芯幸福的家庭,两个孩子也失去了妈妈……

青浦检察院审查认为,犯罪嫌疑人余朋因感情纠葛与被害人发生争执,气愤之下产生杀人想法,其在主观上具有杀人的故意,客观上采用捆绑手脚、勒颈等暴力手段将被害人杀害,且被害人符合生前被他人勒颈致机械性死亡的特征,两者存在因果关系。因此,犯罪嫌疑人余朋已经涉嫌故意杀人罪,其又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窃取他人财物,同时涉嫌盗窃罪。

目前,余朋已被青浦检察院依法批捕。该案已移送上级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1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