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工作两周就确诊!为赚取$20的时薪,她不幸被感染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本地 > 详情

工作两周就确诊!为赚取$20的时薪,她不幸被感染

Tina James今年39岁,已经从事护理行业十年了。去年疫情爆发的时候,多伦多有家养老院有招聘岗位,她就接受了一个岗位,但是两周之后就被确诊了。

今天,她讲出了自己的故事。

Tina James出生在阿尔伯塔省,十岁的时候,全家搬到伯灵顿,14岁的时候,又搬到多伦多,之后一直在多伦多西北部生活。

我有两个儿子,分别出生在2000年和2001年,然后我在2004年结婚,

我第一份工作是清洁工,负责家庭及办公室清洁。当时老公做的是地板生意,所以我们俩的工作正好有交集。

2010年的时候,老公回老家St. Lucia参加公公的葬礼,但是被袭击受伤,在ICU住了几天还是不幸去世了。

想起他住院期间的环境,房间里有一股腐肉的味道,病人得不到清洁,我就决定改行,开始担当个私人护理员。

于是,我参加了一个为期8月的培训项目,经过努力在2011年2月份成功毕业。

全职的护理岗位很难找,所以我签下了几个家庭护理机构,(护理员一般都需要做几份工作才能负担的起基本生活),时薪大概是$14 至 $16,一周工作大概20至30小时。

我的客户都是老年人,每天的基本生活都需要人照管,比如洗澡、穿衣、喂饭等,还有卧床不起的老人,每两小时就需要帮忙翻身。

不过,我还是挺喜欢帮助别人的,就算是简简单单地听他们讲述50年前的事情,也能够填充他们的寂寞。

在接下来的9年里,我一直担任私人护理员,等到疫情开始的时候,我开始穿着防护服工作。不过,为了避免传染给家人,我一直会把上班穿的衣服放到门外,进家门就洗澡并且消毒。

去年5月份,一个朋友说他们正在招护理员,薪水不错,时薪$17,还有$3的疫情补助,相比我当时的时薪$16算是不错的,而且工作时间有保证,每周至少可以上班40小时。

不过,我有糖尿病,所以可能被感染的风险更大。当时那个护理院有9位老人已经确诊,他们集中隔离在一个房间里,我不用直接和他们接触。

经过再三衡量,我接下了这份薪水不错的工作,当然心里也有些担心,不知道会面临什么。

我所在的这个机构比较大,大概有400位老人,将近100名工作人员。

我上的是早班,工作时间是上午7点至下午3点,需要照管三个病房,大概60至75名老人。

每天早上,我都是压力最大的时候。

开完早会,我需要在1.5小时内让12名老人吃早饭。刷牙、有时候洗澡(每周两次)、梳头发、穿衣服等。然后开始照顾卧床的老人,帮助他们和家人视频,有时候还需要安抚他们的情绪。为了防疫,老人不能离开房间,但是有的饿老人有老年痴呆症,很难让他们呆在房间里不动,他们在楼道里漫游的时候,我得把他们劝回来。毕竟他们有抵触情绪也是正常的,谁愿意被一直关在房间里呢?

尽管我负责的老人没人确诊,但是我还是穿着防护服,戴着手套和面罩。每忙完一名老人,就更换防护服,并且给面罩消毒,但是口罩只能是湿了才可以更换。

上班的时候会领两个口罩,但是一天只能换一次。

刚开始,我感觉上班挺安全的,也比较期待,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老人确诊,我有点慌了。

早上开会的时候,大家眼神里也都充满担忧。然后就是每周需要接受新冠检测,等待检测结果的时间是很难受的,几乎每小时都要查看是不是已经有结果了。

很多护理员因为害怕,或者接触过确诊病人需要隔离,就不来上班了。护理院为了填补护理员短缺也想了办法,但是仍然人手不足,上班的人压力很大。

实际上,就算我们一直看到卫生局的规定办事,但是两周时间,确诊病人从当初的9个已经涨到了将近30个,不得不开另外一个新冠病人房间,就在我工作的这个楼层。

我虽然没有被分到那个房间工作,但是我一直进进出出。遇到老人新冠去世,我们不得不将他的尸体搬出去,虽然当时很怕,但是也没有办法。虽然这些去世的老人并不属于我直接看管的,但是我认识他们,看到他们相继去世,心里还是很难受。

由于我密切接触过确诊患者,所以又得接受检测。

5月18日,这时我做护理员已经2周了,我到一个免预约诊所进行检测。

第二天,我照常去上班,但是正在工作的时候感觉有点眩晕,我赶紧上报,我以为是鼻窦发炎引起的,就预约医生开车去看。我刚坐上车,习惯性地看了一下昨天的检测报告,竟然是阳性,呆住了。

瞬间眼泪流出来了,很慌乱。我给姐姐打了电话,她在那边哭,我在这边哭,然后给最爱的妈妈打了电话。老母亲已经65岁了,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我姐姐又不会开车,如果老母亲生病,只能靠我来照顾,但是如今我也确诊了。

当时大家对新冠的了解还不太多,为了保证家人的安全了,我到家以后就呆在卧室,一直戴着口罩,我接触过的所有东西进行消毒。

我的伴侣一直尽心尽力地照顾我。

两周后,我跟家人视频讨论去住院的事情,然后安排好了其他事情。

好在,我的家人都没有被感染。

一个月之后,我慢慢感觉到自己有所好转,尽管还是阳性,但是我已经没有症状了,我的主管说我必须回去上班。

等我回到养老院一看,竟然又有十多个人因新冠去世,还有几个人确诊。

7月份,我进行了升职,工资也涨到$20/小时,需要负责的工作也更多了。

与此同时,我自己还遭受着新冠的一些症状,如咳嗽,容易忘事,精神不集中等等。

等到9月份的时候,我突然情绪崩溃,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做这份工作了,只能辞掉这份喜欢的工作。

如今,我已经重归家庭护理,虽然薪水少了,但是我也开始做其他工作来增加收入。

回头想想自己的这段经历,感慨很多。最近很多护理员已经开始接种疫苗,如果疫苗能够早点接种,我认识的很多人也不会失去生命了。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5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