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10个中国大学生,8个穿着上万的潮牌”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10个中国大学生,8个穿着上万的潮牌”

“穿假名牌”这事,按理来说一般只发生在追逐潮流、却又囊中羞涩的人群身上。

我没想到,作为一介连奢牌潮牌logo都认不全的土人,也会有“被穿假货”的一天。

那件随手下单的纯色卫衣,背面印了个英文单词,怎么看都是基础款式。

穿来上班后,却被潮人同事拍肩膀悄悄提醒:

“你这件,不会买到ESSENTIALS的假货了吧?”

“E什么?Eason秀?”

你说的是这个Eason吗?

在一番科普之下,我终于听懂了唯一的知识点——

身上这件看似平平无奇的卫衣,是“高街”品牌Fear of God旗下复线ESSENTIALS的仿款,原款价格被炒到1500左右。

不仅如此,这一品牌甚至早已显露出了进军“中国大学校服潮流”的趋势。

原来那些裹着大鹅、北面羽绒服的大学生,里头可能穿着这么一件“高街”卫衣。

“大学生校服潮流”

贵到离谱

曾经,“大学生校服”还是一个朴实无华的词,指代的是那些真·校服,譬如中戏学生人手一件的大黑羽绒服。

放到现在,这个词身价上万。

@文森特别6曾在视频中分享了一张梗图,名为中外各国“校服”品牌大赏。

在其他国家均价不超过五百的大众成衣品牌衬托之下,中国“校服”品牌Essentials、加拿大鹅、北面凭借价格一骑绝尘。

2020年,被归入“大学生校服”的单品包括且不仅限于两千起步的椰子鞋、动辄4000的北面羽绒服、7000块的Fendi老花围巾、899的耐克大勾羊羔绒外套、珍妮同款小熊围巾、LV包经典款、8000块的bv烟筒靴……

其中最接地气的,得是均价二三百的Brandy Melville衣服,和靠着义乌小商品成功把价格拉低至9.9的小熊围巾。

最新跑步入场的,还有前文提及的潮牌Essentials、We11done、Mmlg、ADER ERROR。

光看名字一头雾水没关系,只要上图,你就能认出一大半。

Mmlg的无帽卫衣,胸前的经典椭圆logo神似“检验合格”标志。

同一品牌的1987卫衣,乍一看也很难找出设计感,似乎就是普通卫衣前加个年份数字。

它们时常让人疑惑,为什么基础款还能有潮牌非潮牌之分。

写着两个大F的Fendi老花围巾,样式倒是不普通,只不过在铺天盖地的营销与假货生产链下,它成了今年冬天第一款烂大街的奢侈品。

甚至连古镇商业街上卖丝巾的店里都摆着一条,等待着大妈们拍照时将它扬起,出家师父用了都说好(误)

在这些所谓“校服”的加持下,大学校园俨然成了时装周走秀后台,人均潮牌人均“高街”。

正所谓“高校里的椰子,比海南的椰子还多”。

相比于曾经的“校服”品牌,这届“校服”的档次直接迈了个快劈叉的步子。

当年,森马、以纯、唐狮这些快时尚品牌打的也是“高街”的名号,均价几百。

如今自称“高街”的Essentials们,均价一千上下,还因为出货有限被炒到了三四千的高价。

所谓高街,其核心是“一流的设计、二流的面料、三流的价格、国际一线品牌的形象”。

翻译一下,就是不贵但又能撑面子的衣服。

至于卫衣单价4000的Essentials们,宝贵的面子已经不用强撑了,把吊牌露出来别人自会肃然起敬。

高街时尚品牌一向被认为适合年轻人,既迎合了年轻人对时尚的追求,又解决了这个群体囊中羞涩的问题。

所谓的“中国大学生校服潮流”似乎与这刻板设想背道而驰:

准都市弄潮儿们从来不怕高价,千元球鞋脚上穿,万元棉袄身上裹。

Essentials相关视频在抖音已有三千多万的播放量

此前有位中学生在校服上画了奢侈品潮牌的logo,被戏称为“最贵校服”,其中Essential、Fendi等品牌赫然在列。

这位小兄弟可能没想到,他的学长学姐们已经把画上的logo变成了现实。

抄袭大牌的厂商,赶潮流比你还快

聊到这,大家心底或多或少都能联想到——高价时尚单品泛滥,不知道多少得是假货。

显然,动辄上千、险些迈入准奢侈品行列的服装单品能普遍到被称为“校服”的程度,一定不是品牌的功劳。

北京三里屯加拿大鹅的店员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称:“你们现在看到满大街加拿大鹅,有90%都是假鹅”。

这一事实并不让人意外,真正让人意外、且值得细究的是——它们能成为“校服”,真的只是因为一部分人老生常谈的“虚荣”“拜金”吗?

追问原因之前,不如先溯个源,看看这批“校服”是怎么火起来的。

前文提及的We11done、Mmlg是韩国潮牌,都走的“明星同款”路径。

2019年起,We11done在中文互联网搜索平台上逐渐与杨幂、欧阳娜娜等明星的词条同框出现,因为她们本人很爱穿这家的衣服。

但在这一时间段内,会奔着“明星同款”去搜索并购买往往仅限于对应的粉丝群体。

Mmlg同样如此,最初走红于韩流明星的穿搭,并催生了小部分粉丝追求偶像同款。

这些品牌本就脱胎于明星,自然也不会便宜到哪里去。

而真正把这些潮牌推动成“校服”的,是对“明星同款”价格进行降维打击的中间商。

一部分生产商是奔着“以假乱真”去,据称市场上品牌Essentials的部分假货已经到了不剪开衣服都辨认不出的程度。

某验货App上甚至已经不再对这一品牌的部分款式进行真假鉴别。

然而更多生产商的目的,或许更为“纯粹”——就是奔着抄个样式。

无论是考虑明星同款就有爆火的可能,还是考虑原品牌的设计的确不错,又或是单纯偷懒只想抄袭现有款式,多种理由殊途同归,导致原本小众的品牌逐渐抄袭泛滥。

再加上部分潮牌的款式看着过于基础,许多人只当是普通款式买了就行。

譬如Essentials颇为常见的抄袭款,是单词拼写时少了一两个“s”,真想以假乱真满足虚荣心的人不会发现不了。

反而是只当普通羽绒服买了,也没在意印花单词可能是品牌名的人,才会无比自然地穿出街。

或许在“北面是男大学生校服”这一现象被观察到之后,那些穿着“南臀”羽绒服的朋友才恍然意识到自己“被假货”了。

BV烟筒靴最初被明星带火时,少数弄潮儿还在吐槽这靴子废脚后跟,每次脱鞋都是一场战争。

你以为这款单品成为流行后,脚后跟遭罪的女孩会大大增多吗,并没有。

因为没过半月,嗅到商机的厂商就争相把仿款做出来了,虽然材质与设计上差了不少,但一定会贴心地加上便于穿脱的拉链与松紧带。

一不小心,只想随便给自己买双皮靴的姑娘们又“被假货”了。

除此之外,网店共享服装厂也不是新鲜事,看似不同、独立的网红服装店,可能都在相同的服装厂选货。

这进一步促成了潮牌变“校服”的现象,等到全网的销售数量足够庞大,也就堆出了风潮。

人造的流行,何必当真

发展到这,假货仿品促成的流行往往会回过头来,在“最近这款衣服为什么爆火”的疑惑中,把原本的品牌推向了舆论的台面。

这才导致每一场“校服”潮流背后必定产生的疑问——“不知道它怎么火的”“它怎么那么贵?”“这么贵的衣服怎么变成人手一件的?”

当然,也不乏更为传统的“带货”方式,某个大流量明星推荐又或是小众人群向外安利,推动了小众潮牌的出圈。

流行风潮形成后还要不要跟风,是一件见仁见智的事。

和逐渐被鼓吹的“新中产生活方式”一样,大牌能被捧成“校服”,无非顺应着物质水平提升后、人们对高品质生活的一丝向往。

有人是为了虚荣,有人是为了穿个热闹,有人单纯觉着好看,也有人是在畏惧落伍的心理下随了大流。

怎样也好,无关紧要,因为买衣服穿衣服最重要的是自己乐意喜欢。

纠结自己或他人有没有跟上潮流,反而中了商家的圈套。

那些年年轮换的“最热单品”,很少有未经营销、自然产生的。

就像一则冷知识,每年的所谓流行色都是由机构Pantone决定的,每隔两年邀请颜色专家参与论坛,共同决定来年新色,供各行业设计师参考 。

你以为是穿出来的流行色,其实结果早已注定。

任意一种流行文化冒出了些许苗头,都可能被闻讯而来的行业人士量复制、最后堆成潮流。

加拿大鹅羽绒服就一直被质疑“饥饿营销”,每到年底各大城市的专卖店都必然断货,造成品牌溢价。

最初以平价羽绒服起家的它,最终走向了普通人买不起的高贵鹅。

北面原本只是小众户外品牌,Essentials、Mmlg也都只是小众关注的潮牌,它们会成为如今的“校服”离不开有意无意的营销。

可以窥见的是,如今的消费营销早已形成了无孔不入、十分成熟的链条,网红集体推荐、明星带货、厂商造势,随时随地推动新流行的产生。

营销只与买卖有关,与审美无关、与潮流无关。

都是人造的生意,太在意你就输了。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1
0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