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姚策养母诉生母案 双方支持者对垒:对骂吐唾沫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姚策养母诉生母案 双方支持者对垒:对骂吐唾沫

法院外,上百人聚集在一起,同样的火药味十足。许敏的支持者和杜新枝的支持者壁垒分明,他们以停在法院门口的救护车为界,双方偶尔“越界”到对方阵营里骂几句、吐几口唾沫,再迅速撤回来。

9月18日,河南开封,城乡一体化示范区人民法院内,姚策养母许敏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和姚策生母杜新枝的案件庭审持续了13个小时。

2020年初,江西九江青年姚策被查出患有肝癌,母亲许敏欲割肝救子,却发现二人并无血缘关系。因当年负责生产的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工作失误,造成许敏和杜新枝抱错孩子,当事人走上法律诉讼道路。2021年3月,姚策去世,两家分歧越来越大,最终对簿公堂。

庭审现场,双方围绕杜新枝当年入院后是否故意隐瞒乙肝病情、是否能够排除有人偷换等问题进行辩论。姚策的妻子熊磊中途离场,她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一直在围绕姚策讲,一直在揭我的伤疤。” 杜新枝说,“现场火药味十足。”

法院外,上百人聚集在一起,同样的火药味十足。许敏的支持者和杜新枝的支持者壁垒分明,他们以停在法院门口的救护车为界,双方偶尔“越界”到对方阵营里骂几句、吐几口唾沫,再迅速撤回来。

18日晚10点,持续了13个小时的庭审结束,法院宣布将择日宣判。法庭外围观的双方支持者和主播们这才逐渐散去。

双方支持者都认为在坚持“正义”

“你是?”9月18日的法院外,这是聚集者们寻找“同类”的暗语。问出口后,期待着得到一个新“战友”。

一位支持许敏的网友告诉新京报记者,一旦对方有些犹疑或者不回答,“绝对就是支持杜新枝的人,只是他们不敢当面承认。”

现场许敏阵营里,有人戴着写有“许敏加油”字样的红色口罩,有人忙着分发早餐、雨衣,有人举着手机在直播,每每说到杜新枝的“疑点”言辞激烈地指责时,总会引起周围人的点头附和,掌声连连,吸引了更多人围观,甚至自己也成为了别人视频里的“主角”。

王琼不会直播,只是安安静静地打着伞站在雨中,说要一直等到庭审结束。“我觉得许妈太善良,太可怜了,希望法院能查明真相,给许妈一个公正,希望许妈这次能胜诉。”

她认为,杜新枝乙肝病例丢失是很大的疑点,“一定是人为的,甚至有偷换的可能。”王琼坚信自己的判断,觉得自己是站在正义的一方,“如果这次不能给出公正的判决,以后在医院生产的人可能面临更大的风险。”

王琼看到,带了一整箱早餐来给大家分发的是一位只有一条腿的残疾人,王琼更加坚定了。

来自郑州的杨春看上去有60多岁了,她和几个邻居一起开车从郑州赶到开封,还带上了自己一岁多的小孙女。18日当天,开封一直在下雨,冷风夹杂着雨水,并没有让她们退缩。“我们来就是想支持正义的。这件事,咱们河南的杜新枝肯定不对。”

9月18日的庭审焦点之一便是杜新枝当年入院后是否故意隐瞒乙肝病史。许敏方认为,杜新枝存在故意隐瞒的情况,主要原因在于杜新枝入院病例缺失。

杜新枝方则称,当年入院时做过相关检查,病例上记载了她申请乙肝大小三阳的化验,但是在调取病例的时候,大小三阳的检验报告没有被找到。杜新枝方认为,病例缺失最大责任应该归因于医院管理,是医院的过错导致化验单丢失,而非她故意隐瞒。

法院尚未宣判,双方支持者却都认为自己站在了“正义”的一方。

李莹和张晶曾经都认为,姚、郭两家相认就是完美的结局。随着两家的分歧越来越大,她们也“依从自己内心的判断”开始站队。

张晶相信杜新枝的人品,“这么个善良质朴的人不会做出偷换孩子这种事。”她说,自己通过网上的信息得知,“(姚策病重的时候)已经通知许敏姚策在北京的医院,她还买去杭州的车票。”她觉得微博很多网友说得对,“许敏在作秀。”

“杜妈真的很不容易。”李莹说,自己最气愤最不能理解的是,姚策病重许敏却没有去医院见他最后一面。“(许敏)作为母亲太不应该了。28年的感情,策策多想见她一面呀。”

“我觉得,看到正义的东西我们就要去支持,不应该坐以待毙。善良的人现在都被欺负,以后大家谁还敢发声。”张晶说。

“结果不重要,我来支持过就行了”

王琼早晨7点半到法院门口时,看到附近已经有不少人了,最早的可能6点多就到了。

她为了亲临现场支持许敏,提前一周就买好了车票、预订了酒店,特意从北京赶到开封。王琼说,自己今年60岁,也是一名肝癌患者,“身体不好,但还是想来。”

在王琼之前的计划中,她想和丈夫一起来,但她丈夫在开庭前几天突然偏瘫,“半身不遂了,恢复的可能性比较小,在医院也是打点滴,我就把他接出院,请了个保姆在家照看,自己来参加庭审。”

李莹和张晶也都是从外地特意赶到开封的。张晶原本没打算来,“杜妈一直说不让网友们过来,我就没来。”她在直播间关注庭审情况时,刷到了一条消息,“我看到有人说现场没人支持杜妈,还有支持杜妈的人被打了。”张晶气不过,临时请假买了最快一班的高铁票,从郑州赶了过来。

这些网友在现实中其实从未和许敏及杜新枝接触过。

王琼是在今年3月才开始关注“错换人生28年”事件的。李莹比她早点,从两家人相认就一直在关注,“我看到两家人大团圆照片的时候真心为他们开心,我一直希望两家人能和和睦睦。”

张晶的关注是源于被骂。在今年3月之前,她只知道“母亲想割肝救子挺好的。”后来刷到这个新闻时,随手评论了一句,“我就发了一句话,许敏的粉丝就来疯狂攻击我,我把评论删掉以后,就开始关注这个事情。”

现在已经想不起来究竟评论了什么的张晶,回忆起自己的“站队”过程时说,直到5月,她都没有轻易站队,“姚策去世后,许敏说杜新枝不让她见姚策最后一面,我通过网上信息判断杜新枝不可能会说谎。”

张晶彻底变成了杜妈粉,除了上班,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为杜新枝发声,中午吃饭时也在刷信息。“刚开始网上全是许敏粉丝的直播间。”张晶就关注每一个支持杜新枝的人,听说刷礼物可以提升流量获得更多关注,她也会在支持杜新枝的大主播直播时刷一些礼物。

李莹的支持方式很简单,在法院外,她没有直播也没有和对方支持者争吵,只是自己安静地等候,“希望杜妈看到是有人支持陪伴她的,希望我可以用这种方式给她力量。”

杨春的小孙女在冷雨中吵吵闹闹,后来杨春把她带到了一家售楼处的大厅,接了一杯热水,又从随身带的包中拿出一袋零食给孙女,让她简单吃两口。杨春不打算等到庭审结束了,“结果不重要,我来支持过就行了。”

“直播不站队没流量”

许敏的支持者和杜新枝的支持者壁垒分明,他们以停在法院门口的救护车为界,双方偶尔“越界”到对方阵营里骂几句、吐几口唾沫,再迅速撤回来。

网友“彬彬有礼”是支持杜新枝的“大粉”,她也参加了18日的庭审。法院门口,一群支持许敏的网友围着她,跟在她身后直播拍照,叫她“蓝毛”——当天,“彬彬有礼”的头发是蓝色的。

许敏的一些支持者正在直播,现场说一些指责杜新枝的话获得了周围人的应和,并引来阵阵掌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女主播“西西”告诉新京报记者,直播时说一些能挑起争论的话流量会更多,也会有更多人来直播间刷礼物。“做这种直播或者短视频就得要站队,不表明态度没流量。”

她发了一条法院门口的视频,配上文案:“这是又来找撕了。”一个小时得到了1.4万多点赞,涨了1.9万粉丝。

庭审开始前后是一个流量高峰期,之后仿佛有一个冷静期,主播们不再高声呼喊、激烈地发表言论。“这时候就别直播了,没什么热点还容易被封号。”西西有经验,听了直播赶紧提现,从账户里提了32元钱。“5月份许敏诉淮河医院案一审时,很多主播账号都被封了,有人里面有两三千块钱没提出,直接就没了。”

西西自称是做社会热点事件的短视频账号,之前做“错换人生28年”案,一个视频就涨了7000多粉,一场直播最多能得上千元打赏。

18日晚6点半,有网友在直播间称庭审结束了。“南方”扔下手中的羊肉串就往法院门口跑。

“直播间的朋友们,还差十几单,大家都给我刷起来。”庭审并未结束,南方就先在直播间带货。“直播间5000多人,十几单还刷不起来吗?我在这里风里雨里直播,大家给点力呀!”

有主播寻声找过来,问南方怎么不跟他们连麦,南方无暇应付,简单说了几句后,继续在直播间卖力推广产品。“三号的蛋白粉,兄弟们买起来!”

18日晚10点,持续了13个小时的庭审结束,工作人员开始劝离法院外的网友和主播。许敏和杜新枝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不约而同地表示,“希望重新回归正常生活。”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0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