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15岁少年惨遭校园欺凌,反杀校霸却被判入狱!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15岁少年惨遭校园欺凌,反杀校霸却被判入狱!

自从电影《少年的你》播出之后,校园霸凌,一度成为社会热点话题。然而,面对真实的暴力和死亡,孩子们所经历的一切可能比电影里的情节更为黑暗和残酷。

前几天,一则新闻登上热搜,#刺死霸凌者当事人狱中拿刑法大专文凭#,短短17个字引发了无数网友热议,也让说姐陷入沉思。

图片来源自网络

这位名叫陈泗瀚的15岁孩子,曾经乐观开朗、品学兼优,前途一片光明,却因遭遇校园霸凌,被拉入痛苦的深渊,一度自暴自弃、放弃希望。

为什么会遭遇校园霸凌呢?日本东京都教育委员会曾针对当地学生做过调查,被欺凌的原因,看起来相当莫名其妙:有33.6%是因为力量弱、动作迟钝,有15.7%是因为平日太乖或者骄傲,有14.8%因为和其他人不一样……还有些人仅仅因为身高不同,就被集体排挤或嘲笑。

曾经遭遇霸凌的陈泗瀚用6年多的光阴(陈泗翰被判处8年有期徒刑,实际服刑6年多,2020年8月25日因表现良好获得假释),为这场滋生于校园暗处的暴力事件买单。

他想了又想,只能对当年的事情感到后悔。即使再来一次,他仍旧不明白,到底该怎么做,才能避免这桩悲剧的发生.....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一个听话的小孩

1999年6月,陈泗瀚出生于贵州福泉市。那是一个普通人家,爸妈努力工作,只为让孩子有更好的未来。陈泗瀚很懂事,也很听话,他的成绩很好,和周围人的关系融洽。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初中时,爸妈特意将他送到了教学质量相对更好的贵州瓮安四中学习。为了方便走读,陈泗瀚暂时住在伯父家,伯父伯母对他都很好,表哥表姐都是专注学习的孩子,和他无话不谈。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陈泗瀚的成绩相当好,在班级经常考前十名以内。学校排座位通常是按成绩,因此他身边也多是成绩好的孩子。他们喜欢一起挑战数学难题,每当解出来就特别开心,相当有成就感。

从初一到初三,陈泗瀚拿了很多奖状,也有了许多好朋友。他年龄稍大,懂得照顾人,在朋友圈中扮演着大哥哥的角色。有个女孩儿和人闹矛盾,被人冷落忽视,他看不过去,经常会帮她说话。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就个性来说,陈泗瀚是个安静内敛的孩子,但他最好的哥们儿老辉却是外向的,活泼开朗,甚至有点调皮。陈思涵最初不相信两人能成为朋友,直到成为同桌后,在相处中发现彼此有很多共同的兴趣爱好,关系才越来越好。

陈泗瀚喜欢音乐,也喜欢听班上一个女孩儿唱粤语歌。女孩儿比他大,总叫他“小泗瀚”,开玩笑说他喜欢的歌她都能学会。他说她幼稚,然后笑她一定学不会《护花使者》。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年少的时光,总是美好的。初三那年冬天,他和朋友们一起去石林游玩。一路走,一路笑,谈人生,谈理想,对未来充满憧憬。

那天是2014年1月20日,夕阳很美。不到15岁的陈泗瀚,和朋友们映照着夕阳,每人照了一张照片。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那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黄昏,会是他关于青春仅有的美好回忆。

遭遇校园霸凌

2014年4月30日,马上要中考了,陈泗瀚学习很紧张。那天清晨,他一路小跑到学校,然后去食堂排队买饭。

排队时,前面一个男生突然踩了他几脚,是故意的,踩完没有丝毫歉意。陈泗瀚就问:“为什么踩我?”那个男生说:“我喜欢踩。”陈泗瀚将男生推开,男生冲他就是一拳,紧接着旁边围过来七八个人,一起将陈泗瀚打倒在桌子上。直到食堂阿姨阻止,他们才散开。

陈泗瀚狼狈地爬起来,继续排队,那个男生又走过来,让他放学后等着。陈泗瀚买好饭,坐下来吃时,又有人过来威胁他,并在他头上敲了一拳。

陈泗瀚没敢说话,他意识到自己惹到校霸团伙了。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踩陈泗瀚的男生姓李,后来威胁他的男生姓金,他们确实是校霸,经常挑衅滋事,随意打人立威。

上午第二节课后,李某和金某带着十多个人来找陈泗瀚。他们在楼梯处对陈泗瀚拳打脚踢,并推到厕所打。整个过程持续十多分钟,后来被陈泗瀚的同学们阻止。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中午放学后,几个人又将陈泗瀚拉到学校附近的小区。李某问他服不服,陈泗瀚没有回答。金某让他们下午放学后“对杀”,即两人拿刀互刺,“不是你死就是他死”。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中午回家时,陈泗瀚脸上有淤青,不过他低头掩饰了。伯父伯母要赶车去参加酒宴,并没有发现异常。后来,表哥表姐再三追问,他才说了情况。表哥说下午放学去接他,让他不要独自出校门。

但是由于五一放假,四中提前放学了,而陈泗瀚表哥的高三还正常上课,陈泗瀚不敢出教室。下午5点左右,金某冲进陈泗瀚的教室,众目睽睽之下,将他从五楼拉了出去。然后十多个人围着推着,将陈泗瀚带到学校附近小区的一个巷道中。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当年,那个巷道没有监控。陈泗瀚不走。金某说,如果不走,每10秒踢一脚。就那样,陈泗瀚被边踢边拉边走。

混乱中,陈泗瀚的一个同学,偷偷塞给他一把刀防身。慌乱的陈泗瀚瞄了一眼,甚至不知道怎么合刀。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陈泗瀚不知道打斗是怎么发生的,他一直打电话给表哥,希望有人能救他出去。李某冲了上来,跳起来打他的头,他下意识去挡,结果同学给的刀扎到了李某。

李某见状拿出一把刀,朝他刺了过来,陈泗瀚也将刀捅了出去。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两人都受了伤,陈泗瀚身上都是血。他转身狂跑七八百米后,遇到了来寻他的表哥。表哥扶着他,到最近的治安岗亭报警。

后来,陈泗瀚被送到医院,一度被下病危通知书。而李某则在追陈泗瀚的路上倒下,再也没有站起来。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2014年6月9日,陈泗瀚收到了逮捕通知。那时,他刚刚过完15岁生日。距离他一直备战的中考,只有13天,他却再也不能参加。

10月份,法院一审判决出来,陈泗瀚因“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8年!他被押往未成年人管教所服刑。一场校园霸凌事件,导致欺凌者被反杀,受欺负者一生命运被改写。

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

一审之后,陈泗瀚的父母提出要上诉。

瓮安四中有55名初三学生,自发写了《关于请求轻判陈泗瀚同学的请求信》,他们在信中写道:“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杀人犯,他曾经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也是一名积极向上的同学,更是这起事件中的一个受害者,一个需要你们保护的受害者。”

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二审没有开庭。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陈泗瀚去了未成年人管教所。对他来说,那里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入门之后,他看到许多人,剃着光头,穿着囚服。他整个人处于懵的状态,有人问他年龄和罪名,他说了,然后不知道该做什么。那里处处有清晰可见的高墙电网,刑满之前,他没有机会踏出那扇门半步。

曾经梦想的高中,曾经最美好的青春,一下子被推远了。陈泗瀚有些自暴自弃,他完全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他不和任何人接触,不说话,也听不进别人说的话。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监狱并不是完全封闭的,每隔一两个月,警官会去送一次信。每次送信时,陈泗瀚都很期待,会有自己的信吗?如果有,他会稍感安慰。事实上,他也很快收到了朋友们的信。

他最要好的同桌老辉,在信中鼓励他要照顾好自己,给他说同学们的惦念,还给他寄了初三毕业照。照片上的老辉是闭着眼睛的,因为拍照时想到了陈泗瀚,照片上没有他,那是老辉不愿看到的。

他和朋友们曾约好要上一中,大家都考上了,只少了一个他。朋友们拍了穿着高中校服的照片,寄给他看。他既欣慰,又失落,自己终究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后来,陈泗瀚的老师、同学都去看他。他很难过,他其实不想让大家看他穿囚服的样子,虽然他也想见他们。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说,自己很好,一切都好,没有受到任何委屈,叮嘱朋友们好好学习。

朋友们又何尝不知道他的心思。后来给他的信中,说见他的时候很想哭,但又不想让他看到哭的样子。他们说会听他的话,努力学习,再三叮嘱他要照顾好自己。

老辉给他寄了很多信,他说:“你把这些信都收好,当一天心情不好,感到世间的绝望时,便拿出这些信来看。”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陈泗瀚陆续收了100多封信。所有的信,他都看过无数遍。夜深人静时,就着微弱的灯光,他看着,想着这世间终究没有那么令人绝望。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在朋友的鼓励下,陈泗瀚逐渐走过了最低落的时期,而后又遇到了给他希望的陈警官。陈警官多次私下和他长谈,告诉他:“刑期很漫长,但如果想学习的话,想要有一些改变,那它可能就成为了一个学期了吧。”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渐渐地,陈泗瀚发现管教所有很多可以学习的东西,比如吉他、读书;比如各种技能。陈泗瀚报名了中专和大专课程,还学习了吉他和萨克斯。陈警官日常鼓励他参加很多活动,唱歌呀,征文活动呀,陈泗瀚拿了很多奖。

朋友们在外面得知他获奖的消息,也很开心。他们默默地定下了八年之约。八年之后,他们等着他出来,在一起完完整整地相聚。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2019年1月,陈泗瀚拿到了刑法专业的大专毕业证书。为什么要学法律呢?陈泗瀚认为懂得法律,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2020年8月,因为表现良好,陈泗瀚获得假释。在监狱度过6年的漫长时光后,他迈过了曾以为被定格的人生。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陈泗瀚现在22岁了,在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见习,他还在准备专升本考试。周末,他会骑着单车外出,有时骑得很远。他和朋友们恢复了联系,看到美景他会拍下来,然后分享给他们。有时,他也会背着吉他出去走走,享受自由,也享受孤独。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遇到校园霸凌,该怎么办?

陈泗瀚入狱后,他的表哥不止一次地想:如果那天中午,他坚持将事情告诉家人,那么结局会不会不同?

陈泗瀚当时不想告诉家人或老师,因为大人只能保护一时,他总会有单独的时候。他也不敢向学校告状,如果学校处理了,那些校霸会变本加厉。他同样也不想服软,因为服软后会更加受欺负。

他只是单纯地不想惹事,毕竟那时只有一个多月就要中考了。但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惨烈的地步。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陈泗瀚的父母,一直很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孩子。他的母亲,后来也见过其他孩子被欺凌的场景。当时是在街上,一个孩子被几十个孩子围着打。她赶紧下车报警,警察来了之后,打人的孩子就散了。

事后,陈泗瀚的母亲一直哭。如果当时陈泗瀚能求助大人,大人能报警或者给出帮助,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父母一直在为儿子奔走申诉。他们不断寻找好律师,希望能翻案。2018年,北京的林丽鸿律师接了案子,她认为这是典型的正当防卫案件,不应该被判故意伤害罪。

林丽鸿理解陈泗瀚不敢告诉大人的心理,因为大人只教会孩子要遵守纪律,努力学习,却没告诉他受欺负时该怎么办。

对于孩子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告诉家人。而家人一定要竭尽全力帮助孩子,必要时可以报警,可以转学。无论如何,孩子的身心健康才是最最重要的。

图片来源自《和陌生人说话》

校园霸凌,会给人带来一辈子的心理阴影。如果真的遇到了,除了向外寻求帮助,孩子也要拥有强大的内心。不管到了怎样的境遇,都不要放弃生活和希望。

就像陈泗瀚,他在人生岔路口,经历了漫长的黑暗,却依然为了光明而不断努力。回想起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陈泗瀚说,希望它是整个人生中的一种力量。这段岁月永远无法抹去,但他会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好好地活下去。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2
0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