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服务器升级优化公告

论坛服务器升级优化公告 约克论坛将于 12月16日凌晨3点至5点进行服务器升级论坛(forum.yorkbbs.ca)将不能访问,注册、登录、私信、购买团购等将不能正常使用,部分功能将受到影响,请见谅,谢谢。

万圣节到了 那个四海为家的小公主还好吗?

(约克论坛专稿)万圣节是西方的传统节日,节日前一天晚上小孩子们装扮成各种各样的精灵鬼怪挨家挨户去街上敲门要糖,为了吸引孩子们,发放糖果的家庭,总是会在家门口前摆好节日装饰,有雕刻成鬼脸的南瓜,枯黄的稻草人,绵长的蜘蛛网,诡异的霓虹灯,还有骇人的骷髅白骨。这个节日既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刻,又是一个带有鬼魅色彩的日子。每当我困惑的迎来这个节日时,总会想起那个叫Parisa的小女孩。

当孩子们上小学二年级时,我开始允许他们独自在房前屋后玩,并且给他们玩的领域划分了严格的界限,东边不能超过小公园,西边不能越过拐角处那座红色墙的房子,这样我站在客厅窗前就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没有唠叨的妈妈跟在后面罗哩罗嗦,孩子们玩得高兴而自由。

大多数时候两个孩子和邻居家的小朋友会在小公园附近或者房前街道上踢球,追逐,骑自行车或者溜滑板,有时候他们也会消失在我的视野里去某个邻居家里玩,通常去之前,孩子们都会征求双方家长的同意。另外一些时候,他们也会带邻居家的小朋友来家里玩。

有一天,七岁的女儿玩完后跑回家兴奋的告诉我,“妈妈,我交了一个新朋友,她叫Parisa,今年八岁,就住在西边拐角处那座红房子里。”

当时搬来这个社区居住已经五六年了,我对西边拐角处那座红房子里的主人了解不多。只知道这家人有两个儿子,一个十一岁,叫Logan, 一个九岁, 叫Aiden。他们和我家两个孩子在同一所学校,但不同班,每天坐同一班校车上下学。孩子们互相都认识。而我们两家大人之间并不熟悉,偶尔见面只是点个头,说声“Hi”而已。

“Parisa是他家什么人?”我有些好奇。

“Parisa是Aiden妈妈收养的一个小女孩。”女儿回答,“她已经来他家半年了,不过从来没有出来玩过,因为她不喜欢外面,说外面不安全。她不坐校车,每天Aiden的妈妈开车送她去另一个学校上学。”女儿是因为跟着哥哥去了Aiden家玩,才认识了Parisa。

就这样,当年七岁的女儿有了独自在外玩耍的自由后,交了不少邻居家的小朋友。Parisa就是其中一个。女儿告诉我,只有她和Parisa玩,因为Logan和Aiden都不喜欢和这个收养的妹妹玩。Parisa不喜欢出门,也就没有机会和其他小朋友接触,她很孤独。

第一次见到Parisa是一个周六的下午。那天我们正准备出门去参加朋友聚会。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起。我赶紧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凌乱的浅黄色头发披在肩上,圆圆的婴儿肥小脸,蓝色的眼睛又大又亮,身上穿着一件看上去有点短的黑色短袖T恤,当她说话的时候就会露出一小截圆乎乎的肚子。

“我可以找Maggie玩吗?”女孩蓝色的大眼睛胆怯而羞涩的看着我。

“妈妈,这是Parisa。”女儿听到有人找她,从屋里跑了出来。

“你好,Parisa,很高兴认识你。”和小姑娘打过招呼,我告诉她我们马上要出门,今天玩不了了。

小姑娘一听不能玩了,蓝色的大眼睛一下子变得水汪汪的,表情既可怜又失望。她低下头,看着手上拽着的一张小纸条,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妈妈,这是Parisa 第一次出门玩。”女儿不满的瞪了我一眼。原来这是Parisa来到领养的新家后第一次鼓起勇气独自出门找小朋友玩。

意识到这一点,我的心马上软了,“你先进来玩一会,不过半小时后我们就要出门了。”

Parisa脸上露出笑意,“你能给我妈妈打个电话告诉她我可以在你家玩半个小时吗?” 她把拽在手里的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小字条递给我,原来收养她的妈妈让她独自来我家玩,也是有准备的。

从这以后,Parisa每周都会来我家和女儿玩几次。我发现她不管是高兴还是生气,都很喜欢尖叫和呐喊。有一次,她和女儿在地下室玩,她们互相把手指甲和脚趾甲涂上了五颜六色的指甲油。

“啊,my goodness!” 我听到了很大的尖叫声,还以为小孩子们争执起来,赶紧跑去看。原来是Parisa看着自己漂亮的指甲情不自禁的大喊起来。

“Parisa ,you are so loud and crazy.”女儿笑着对她说,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尖锐的声音。

“她为什么喜欢大喊大叫?”等Parisa回家后,我问女儿。

“Parisa告诉我她小时候,她的亲爸爸总是打她,打得很厉害,所以她要大喊大叫,那样她才不觉得太疼,那样有人听见了才会来帮她。”女儿的回答让我心里一阵阵的发紧。

Parisa是因为生父酗酒家暴的原因,被儿童保护组织收养,随后她被寄养在别人家里,因为寄养家庭有的发生变故,有的改变收养小孩的初衷,所以Parisa先后被不同的家庭收养过,又被他们因某种原因放弃了,Aiden家已经是她第三个收养家庭。

“她的亲妈妈呢?”听了Parisa的经历,我很同情。

“Parisa从小就不知道她的妈妈在哪儿,她去哪个家,就叫那个家的妈妈为妈妈。”

问完后,我感到无比难受。这么小的一个女孩,幼小的心灵经历了怎样的创伤和苦难?每到一个新家庭,她要去适应新的家庭成员,要叫与她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为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因为她知道,她不得不依赖他们生活下去。

写到这不得不提一下加拿大儿童保护机构(children's aid societies, 简称CAS),在这个国家,如果父母被认为无法好好照看孩子的话,孩子就会被CAS接管。接管后,有些小孩子会被送到CAS指定的家庭寄养。由于寄养家庭的情况良莠不齐,被寄养的孩子生活并不稳定,有可能从一个家庭转到另一个家庭,运气不好的话,甚至会转载数次,期间还要被迫变换学校。有些寄养家庭只是想拿政府的补助,对寄养的孩子并不是真正关心和爱护,导致这些孩子身心遭受了更大的创伤。由此可见加拿大儿童保护机构是一个被法律保护和被慈善人士关怀的组织,然而也不是十全十美。儿童的健康成长需要一个安全,稳定和关爱的环境,这种频繁的变更,带给幼小的孩子心理,精神,情绪上很大的负面影响,他们总会觉得自己处在被遗弃的状态。

整个夏天在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中很快过去,转眼秋天到了。十月底是万圣节的日子。

这天傍晚,孩子们早早吃完晚饭。trick or treat的时间要到了,女儿却还在犹豫穿哪件万圣节服。

“我不想穿Elsa的服装,有点大。”女儿对着那套浅绿色的Elsa公主服抱怨道。因为取材于儿童电影《Frozen》里的Elsa公主造型,这件万圣节服装当年很流行,我买的时候想让女儿多穿几次,就买大了一号。

“我也不想穿那个Butterfly 的服装,我去年穿过了。”女儿撅着嘴。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相约一起要糖的小朋友来了。我打开门,看见Parisa,小姑娘穿了一件套头的红色蜘蛛侠服,与她的气质显得格格不入。

“因为Logan 和Aiden有好多男孩子的万圣节服,所以我就选了这一件。” Parisa 觉察到我诧异的眼神,忙不迭得解释起来。

“你来到我们家,就没有选择,我们都是boyes.”同来的Logan 和Aiden 一个穿成钢铁战士,一个披着黑色骷髅风衣,俩个家伙怪里怪气的对Parisa做着鬼脸。

他们的爸爸妈妈此时就站在街对面。虽然两家孩子经常玩,但是我们家长还是不熟。那家是土生土长的本地白人,而我们却是第一代亚裔移民,不同肤色,不同母语,不同文化,让我们近在咫尺,却有着远在天边的生疏。

“你还没选好啊?” Parisa 催促着,同时很羡慕的看了看摆在女儿面前两件公主造型的万圣节服装。

Parisa注视服装的眼神,正好被我的目光所捕获,那一刻我心里立马有种想为她做点什么的强烈愿望。

“宝贝,上个星期天你在商场看好的那个玩具,妈妈明天就给你买,这个Elsa服装你穿大了,就借给Parisa穿,她比你个子高一些, 你还是穿butterfly的好不好?”为了不让其他小孩子听懂,我特意用中文征求女儿意见,生怕她不同意。哪个七岁的小姑娘愿意把自己还没穿过的新衣服让给别的女孩?如果女儿不愿意,我也没辙,但没想到,她很乐意的答应了。

那一刻,为什么一贯任性固执的女儿会如此爽快的点头,是因为她想要玩具,还是因为她心里很同情Parisa, 我从来没问过。

“You are so nice,thank you!” Parisa 高兴的大叫起来,同时又犹豫的看了看街对面。

“我去给他们说。”我轻轻的拍了拍Parisa的肩。

我跑过去对邻居夫妇委婉的解释道,我女儿想让Parisa和她一起装扮成公主,这样她们一起要糖,就更有意思。他们说太好了,然后解释了一番他们最近工作很忙,没有来得及给养女买万圣节服。

Parisa换上Elsa公主服后判若两人,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配上她脑后浅黄色的辫子,俨然一个清新可爱的小公主。

孩子们挨家挨户去按门铃trick or treat时,大人都要跟在后面。我和Parisa的养母交谈起来。

“Parisa很可爱,到我家来玩的时候,她很听话。”

“Parisa的生母吸毒,生父酗酒,很小就被儿童保护组织寄养在其他家庭里,她的确比同龄孩子要懂事,不过她有时会比较敏感。我有两个儿子,一直想要一个女儿,所以就收养了她,这对我们的生活也是一个很大的改变。”

正当我们聊着天,Parisa 不小心把要到的糖掉在地上了,她似乎没有发现,继续往前跑。跑在她后面的我女儿就把糖捡起来放在自己篮子里了,恰巧这时,Parisa一回头看见了这一幕,马上很生气,大喊起来:“你偷了我的糖。”她特有的叫喊声引来了周围众多的目光。

“我没有偷,是帮你捡起来先放在我的篮子里,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女儿委屈的差点哭起来。

我赶紧跟过去,从女儿的篮子里抓了一大把糖递给Parisa。

“我就要这个,其它的还给你。” Parisa 只拿了自己掉的那颗糖,然后不好意思的对我女儿大声问候道:“Happy Halloween.”很快,两个小姑娘和好如初,又说又笑要糖去了。

有一次,她来我家找女儿玩,正好我在监督女儿弹琴,于是对她说,“今天Maggie不能玩。”

“为什么?你能给我一个理由吗?”别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就会知趣的离开,可是Parisa坚定的站在门口,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我。

“Maggie在练琴,过一会,我要带她去钢琴老师那里,如果你想看她弹琴,我很欢迎。”想到这孩子被拒绝,被放弃太多次了,我无法不让她进屋。

本来就勉强练琴的女儿一看有小朋友来,更加弹的敷衍了事。Parisa看我女儿的手不按琴键了,马上要求:“Maggie不想弹了,我可以弹吗?”

“好吧。”我怎能忍心拒绝。

Parisa 双手和旋,弹了一只很短的曲子,嘴里还吟唱着,我不知道她弹什么,也没听出来她唱什么。她一边弹,一边说:“我的第二个妈妈教我弹过琴,不过她离婚后,我只能离开她家了。”

有时候会听到Parisa谈到第一个妈妈,第二个妈妈以及现在的妈妈,她们都是先后收养她的养母,从来没有听她说过我的妈妈,我的爸爸,或许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忘了她的生父生母,或许她还依然记得,只是永远不愿揭开心灵深处的痛。

听完这只不知所云的曲子,我莫名的心酸。

“你弹的真好。”我微笑着鼓励她。

“那我可以再弹一会吗?”她又弹了好一会,弹的很愉快,高兴的说:“我真喜欢你家,希望可以永远呆在这里。”

“那可不行,你要回家了,我马上要带Maggie学钢琴了。”我当时这样回答她。忙着收拾琴谱的我,没有注意到小姑娘的表情。女儿在学琴的路上告诉我,“妈妈,Parisa走的时候,看上去很难受。”

转眼又一年过去。有一天,我发现拐角那家红房子的前院挂出了售房的牌子。

“Parisa家要卖房子?”我问女儿。

“是的,他们要离开这座城市,Parisa告诉我她可能要被送去另外的家,因为Logan 和Aiden的爸爸妈妈不能照顾她了。”女儿很伤感。后来听说她的养父得了重病,养母没有精力照顾三个孩子,决定送走Parisa。

“妈妈,你能不能收养Parisa?”就在我正为Parisa可能被送走的事感到揪心时,女儿突然问道。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面对女儿的询问,我顿时百感交集,无语凝噎。

我能收养Parisa吗?我只是一个新移民,来到这个新的国家,一切从头开始,经历了各种艰难困苦,如今也只是刚刚站稳脚步。我无法保证给Parisa一个稳定的家,如果出现什么不测,我又把她送出去,这比不收养她,更加残忍冷酷。

“妈妈,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你和爸爸可不可以收养她?Parisa 说她很喜欢我们家。”女儿再次追问。

“不要问了,我们不能。”我懊恼的回答,其实心里非常难受。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沮丧和悲哀。

拐角红房子那家人搬走的那一天,我心情久久无法平静。无论在哪个国家生活,我们都会遇到一些深感无助的时刻,犹如面临漆黑的深渊,令人战栗,不敢冒然前往。

从此后再也没有Parisa的消息。女儿的房间依旧挂着那件绿色的Elsa公主服。每当看见它,我就会想起那个浅黄头发,圆圆小脸,大大眼睛,爱尖叫的小姑娘。她本应该是一个家庭里人人都爱的小公主,因为母亲吸毒,父亲家暴,成为寄人篱下的孤儿。

万圣节又到了,那个四海为家的小公主,你可还好?(作者:百花草)

2017万圣节狂欢夜

本文内容为约克论坛专稿,未经约克论坛官方授权,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抄袭、转载本文内容。作品版权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Canadian Copyright Act等法律法规保护。


【今日热点推荐】

物超所值? 别被Sears延迟保修的方式套路了!

2017加拿大最好的十家新餐厅 赶紧贴秋膘

央行加息停止引网友热议 未来楼市将如何?

2017万圣节全攻略 各种装扮道具哪里买?

房太少!?多伦多地产局Q3报告揭秘真相

北约克预算不足50万 如何入手临铁condo?

日本妈晒生娃后的病号餐 看后想去日本生娃!

    +1
  • 赞一下0
  • -1
  • 不给力0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约克论坛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官方微博
@约克论坛
随时了解我们的最新动态
 
官方微信
yorkbbs2002
扫一扫,有惊喜

排行榜

24小时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