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有几次可以与川航相提并论的事故?——加拿大新闻|多伦多新闻—约克论坛6-detail-dongli

论坛服务器升级优化公告

论坛服务器升级优化公告 约克论坛将于 12月16日凌晨3点至5点进行服务器升级论坛(forum.yorkbbs.ca)将不能访问,注册、登录、私信、购买团购等将不能正常使用,部分功能将受到影响,请见谅,谢谢。

历史上有几次可以与川航相提并论的事故?

编者按:川航 3U8633 航班在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副机长身体飞出一半的情况下安全迫降,让世人为之惊叹。在航空史上,类似的空中惊魂不只发生过一次。但值得庆幸的是,正是通过对这些事故的全面调查和汲取经验,才有了当今日益安全的空中交通。

如出一辙,英国机长也曾飞出窗外

川航 3U8633 航班机长刘传健在事后接受采访时特意提到 " 英航 5390 航班事故 " 对他的启发。这起发生在 1990 年的空中危机与川航事件如出一辙,全靠机组成员的临危不惧,才避免了机上 81 名乘客和 4 名机组成员遇难惨剧的发生。

" 空中拔河 "

1990 年 6 月 10 日,英航 5390 航班按计划准备由英国伯明翰飞往西班牙的马拉加。机长兰开斯特是一个拥有 21 年驾驶经验的老飞行员,飞过这条航线很多次了,同样经验丰富的副机长艾奇森倒是首次与该机组合作。

▲兰开斯特飞出窗外示意图(左);康复中的兰开斯特(右)

开始时一切情况正常,地面塔台通报当地天气状况良好,5390 航班使用的 BAC-111 型客机也以坚固耐用著称,飞行的安全记录良好。艾奇森按部就班地操纵客机离开地面,随后转入自动驾驶模式,逐步向设定的巡航高度爬升。或许是一切都实在太熟练不过了,起飞后不久,正副机长都松开肩部安全带,兰开斯特甚至松开了腰部的安全带。

眼看客机即将抵达指定巡航高度,突然伴随着一声巨响,机长面前的风挡玻璃挣脱窗框飞了出去!加压的机舱空气急速从窗口冲出,强大的气流裹挟着未系安全带的兰开斯特冲向机窗外。幸运的是,兰开斯特的双腿无意识中卡住了驾驶杆,一旁的机组人员奥登眼疾手快,一把抱住机长的脚,才避免了惨剧的发生。但在这场与高速气流进行的 " 拔河比赛 " 中,奥登根本无法将大半个身体被吸出窗外的机长拉回来,只能勉强保住机长不被吹走。

生死一线

危险这才刚刚开始。兰开斯特卡住驾驶杆的动作打断了自动驾驶模式,客机开始向下俯冲。唯一能挽救这一切的就只能指望艾奇森了。在好不容易控制住客机后,艾奇森首先选择继续下降高度——万米高空严重缺氧的威胁可能导致机舱人员昏迷甚至死亡,必须把客机降低到不需要氧气辅助的高度。

两分半钟后,客机高度下降到 3400 米,速度也慢慢降到每小时 270 公里,飞行状态变得平稳一些。与川航 3U8633 航班遭遇的情况一样,此时机舱内充斥着强风带来的噪音,很多机载设备纷纷失效。尽管艾奇森第一时间发出紧急求救信号,但地面塔台的答复根本听不清楚。更糟糕的是,紧急降落程序手册也被狂风吹走,他完全是依靠记忆和以往的操作经验控制飞机上的仪器系统。

在与地面失联 7 分钟后,艾奇森第一次听到航管中心的回话。地面人员通报称,最近的南安普顿机场已做好引导紧急降落的准备,可艾奇森从没有在该机场降落的经验,而且跑道长度也略嫌不够。

然而事态的严重程度已经由不得英航 5390 航班挑三拣四了。尤其可怕的是,在高速气流的冲击下,机长暴露在外的大半身体滑落到机头侧面。惊恐的机组成员们可以清楚地透过玻璃看到,毫无生命迹象的机长光着上身(衬衫已经被高速气流吹走),身体和脑袋被狂风吹得像木偶一样不断砸向玻璃窗。尽管初步判断兰开斯特已经丧命,但艾奇森仍下令机组成员必须死死抓紧机长,除了基本的同情心外,他还担心一旦放开机长,他的身体很可能会被卷入飞机后部的发动机,进而导致机毁人亡。

圆满结局

最终在地面塔台的指挥下,5390 航班平安降落在南安普顿机场 02 跑道上。在机场上待命的救援人员惊恐地看到,机长兰开斯特的身体在碰撞中喷出的鲜血,把机舱的侧面都染红了。

客机降落后,很多乘客喜极而泣,不少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紧急救援车辆旋即围在飞机旁边,组织人员立即撤离。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尽管长时间暴露在强风和高空极寒环境中,但机长兰开斯特竟然活了下来。他的身体多处受伤,包括冻伤、割伤及撞击引致的多处骨折,但经过半年的治疗后,他恢复了健康,后来返回飞行岗位直到退休。一路搂住兰开斯特的奥登则出现了脸部和左眼冻伤及手臂脱臼,机上其他人没有受伤。对艾奇森来说,他赢得了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挑战,并被授予女王空中服务价值奖和英国民航最高奖——北极星奖,而英航 5390 航班成员团队协作奋力救急的壮举也广受赞誉。

调查显示,这架 BAC-111 型客机事发前刚进行过维修并更换了新的风挡玻璃。BAC-111 型客机的风挡玻璃是从外部固定上去的,如果螺丝钉有瑕疵,机内压力就会冲破风挡玻璃。而巧合的是,当时新换的 90 颗固定螺丝钉中的 84 颗的直径比设计规格细 0.026 英寸,而其余的 6 颗的长度则比设计规格短 0.1 英寸。维修人员没有参考维修手册使用标准螺丝,而是按照经验选择了 " 看上去差不多 " 的螺丝。此后,国际民航组织重新修订了规范的操作程序,力图避免类似误操作。根据川航 3U8633 航班事件的调查,该客机使用的是原装风挡玻璃,未进行过维修更换,初步排除英航 5390 航班事件原因的重演。

美国航班 " 空中开天窗 " 大难不死

无论是川航 3U8633 航班还是英航 5390 航班,客机机体破损导致的机舱失压都是机上人员面临的直接威胁之一。但还有更可怕的失压遭遇—— 1988 年,美国阿罗哈航空 243 号航班干脆 " 开了天窗 ",数十名乘客直接暴露在高速气流中。值得庆幸的是,该机最终成功降落,除一名空服外,其他人全部生还。

1988 年 4 月 28 日,往返于夏威夷希洛岛和檀香山的定期航班——阿罗哈航空 243 号运载着 89 名乘客和 5 名机组人员正常起飞。在 7300 米高度巡航时,机体前半部传来巨响,一小块天花板突然爆裂!伴随着巨大气流的冲击,客机上半部外壳被整体掀开并脱离机体,几乎瞬时之间,通道上分发航餐的一名空服就被急速气流卷出机舱,其余乘客虽然被安全带固定在座椅上,但寒冷缺氧且风如刀割的环境,更让他们苦不堪言。

机长罗伯特 · 舜施泰莫后来回忆说,气流的巨大冲击使他的头部好像被谁用力向后扯,回望时惊恐地发现,原本应该是头等舱的天花板处却看见天空。他和副机长汤普健斯毫不迟疑地先戴上了氧气面罩,确保神志清醒。由于飞机破裂,风噪很大,机组根本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相互之间只能用手势来交流。副机长负责联系地面塔台,受噪音影响,地面根本无法听清机组说了什么,但根据应答机代表遇到紧急情况的 "7700" 特殊代码,可以知道飞机的基本状况。与此同时,机长正操纵开始不听使唤的客机迅速下降高度,他深知必须将客机降到 3000 米左右的高度,乘客才可以不用佩戴氧气面罩安全呼吸。

经过了备受煎熬的 13 分钟,在地面人员的配合下,变成 " 敞篷跑车 " 的阿罗哈航空 243 号紧急降落在附近的卡富鲁伊机场(上图)。尽管事故造成 65 名乘客受伤,但仅有被甩出的空服死亡,其他人全部生还,堪称 " 不幸中的大幸 "。事后调查发现,这次事故是由于该客机已经严重老化,机体出现金属疲劳造成的。此后,美国各大航空公司都决定淘汰老旧的客机,同时规定一旦到了特定机龄,客机必须接受额外的维修检验,以防类似事件重演。

这起事故也提醒了人们在乘机时全程系好安全带的必要性——这次 " 空中惊魂 " 中,大难不死的人们除了应该感谢机组成员的临危不乱,还应归功于没有解开的安全带。

矩形舷窗毁了英国航空霸主梦

不翼而飞的客机机舱玻璃,已经两次上演 " 空中惊魂 "。事实上,作为客机空中安全保障的重要设备,舷窗的重要性不容小视。上世纪 50 年代,正是忽视了小小舷窗的形状问题,英国雄心勃勃的航空霸主梦毁于一旦。

1949 年,英国成功研制出世界上第一种喷气式民航客机 " 彗星 ",相比于此前那些螺旋桨运输机,它有着更快的速度和更高的飞行高度,被认为是航空史上的一次革命。英国自豪地说:" ‘彗星’的噪音比汽车还小、速度比同时代的战斗机还快,人类从此进入快速、舒适的喷气旅行时代 "。此时,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波音 707 客机还没开始试飞。1952 年 5 月 2 日,这种划时代的 " 彗星 " 投入从英国伦敦飞往南非约翰内斯堡的航班服务时,轰动了全世界。短短数个月内," 彗星 " 客机开通了多条新航线,可以从伦敦飞往全球很多地方。当时英国毫无疑问地成为民航市场的领跑者。

然而好景不长。1953 年 5 月 2 日,一架 " 彗星 " 客机从印度起飞后不久即坠毁,造成 43 人死亡。当时的调查认为,事故可能是强对流天气造成的,英国方面只是简单地要求飞行员加强针对性培训就草草了事。然而 1954 年 1 月 10 日,又一架 " 彗星 " 客机从意大利罗马起飞后在空中解体,机上人员无一生还。接连的惨剧导致 " 彗星 " 客机全部停飞。但调查依然认为问题出在飞行员的操作上,没有在设计方面仔细研究。最终英国国际航空公司投票决定 " 继续运营‘彗星’客机 "。

不到三个月,悲剧再次上演。1954 年 4 月 8 日,一架 " 彗星 " 客机在意大利空中爆炸,机上 14 名乘客和 7 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接连的事故让世人如梦初醒," 彗星 " 客机的适航证被撤销,并展开全面调查。

原来 " 彗星 " 为了飞得更高、更快,外壳厚度被大幅削减以减轻重量,而且 " 彗星 " 还创新采用了一种特殊技术,即在高空飞行时给机舱加压,确保乘客可以正常呼吸。外壳的 " 减厚 " 与机舱的 " 加压 " 同时施加在机身上,对机体强度提出很高要求。而当时根本没有人意识到,机身上的传统矩形舷窗对于机身强度的影响有多大。据调查的专家小组报告,70% 的压力都集中在机身矩形舷窗的尖角上,长期作用下会产生金属疲劳,最终导致机体破裂解体。此后各国客机纷纷改用圆形舷窗或设计有很大的圆角,以减小应力集中,提高金属疲劳强度。

尽管此后 " 彗星 " 重新修改了舷窗形状,但接连事故造成的心理阴影,让人们已经很难接受它。1954 年 7 月,全面汲取 " 彗星 " 经验的第一架喷气式波音客机——波音 707 诞生。1958 年,波音 707 开始投入正式运营,开启了美国的航空霸主时代,英国航空则从此一蹶不振。


【今日热点推荐】

加航标注台湾为中国 台籍人士:坚决抵制?

加变态色魔医生 狂招30名女助理骚扰细节不堪入目!

阿里巴巴办公室落户温哥华 房价会继续飙涨

别慌 :GTA楼市正在回暖 中国买家正在路上

选举前夕惊爆丑闻!保守党再痛失一员

联邦政府修改刑法 企业犯罪者自首可从轻发落?

    +1
  • 赞一下0
  • -1
  • 不给力0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约克论坛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官方微博
@约克论坛
随时了解我们的最新动态
 
官方微信
yorkbbs2002
扫一扫,有惊喜

排行榜

24小时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