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小伙买房未过户 就被迫面对法院银行债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小伙买房未过户 就被迫面对法院银行债主

针对同一处房产的执行案件,让两个互不关联的家庭都陷入了困境。

湖南长沙的龙慧虹女士,在2017年下半年借贷纠纷官司胜诉后,即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查封被告方位于长沙望城区荣盛岳麓峰景小区22栋2902号房屋(以下称2902号房屋)。3年多来好不容易由轮候查封等到首封,却被法院告知:这套房子早在多年前就“卖”了,只是因限售政策没有过户而已。

购买上述房产的,是90后小伙谢胜锋,也是目前2902号房屋的实际占有人。他在2017年7月与原房主殷建国签订购房合同并开始替原房主缴按揭贷款,但因长沙限售政策(二手房持有4年才能出售),双方没有去不动产登记中心办理更名过户,至此麻烦不断——他不但向法院交付了原本应当向原房主支付的尾款,还替原房主向银行偿还贷款尾款。

今年3月15日,由于龙慧虹申请执行拍卖房产,长沙岳麓区法院还向原房主送达了腾房公告。谢胜峰不得不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

“我们家没钱还债,现在别人还欠我们一千多万呢。”3月24日,原房主殷建国告诉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但记者注意到,已被纳入失信执行人名单的殷建国,其在抖音发布视频中去多地旅游,笑靥盈盈。

单亲妈妈官司胜诉申请财产保全

今年44岁的龙慧虹家住长沙市岳麓区,2011年8月与丈夫离婚后,独自抚养当时仅有3岁的孩子至今。

龙慧虹介绍,之前她与姚建平(涉案房主殷建国之夫)同住岳麓区银盆岭街道某小区。2016年8月,姚建平需要用钱,向她借款5万元并口头约定利息。2017年5月,姚建平说自己在望城有个工程,需交500万保证金,由于工地结账需公账,让龙慧虹帮忙找个挂靠建筑公司,并承诺分配1.5%利润给她。

龙慧虹说,在这种情况下,她将住房抵押贷款,将其中35万元转账给姚建平,对方给她出具了40万元的借条,承诺在2018年5月25日前归还。

让龙慧虹没想到的是,约定的还款期没到,姚建平便因其他民间借贷纠纷案多次沦为被告,被起诉的累计债务高达近千万元。与此同时,龙慧虹发现,姚建平悄悄把与她同一小区的房屋出售并失联。

龙慧虹不得不提前起诉姚建平。2017年8月21日,龙慧虹与被告姚建平、殷建国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在长沙市岳麓区法院立案。

2017年12月4日,岳麓区法院下达缺席判决:限被告姚建平自判决书生效之日起5日内偿还原告龙慧虹借款40万元,并支付利息,利率按年利率6%计算;被告殷建国对被告姚建平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为顺利实现债权,龙慧虹在2017年8月30日,对殷建国名下的荣盛岳麓峰景小区22栋2902房,以及姚建平名下位于望城区茶亭镇一处农村自建房,申请了财产保全措施。

苦等3年多才得知查封房早卖了

2018年3月7日,龙慧虹依据前述生效判决,向岳麓区法院提出执行申请,法院当日立案执行。

2018年8月29日,岳麓区法院向望城区不动产登记中心下发《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对方协助执行查封被执行人姚建平名下位于长沙市望城区茶亭镇慎家桥0510027栋101房,以及查封被执行人殷建国名下位于长沙市望城区荣盛岳麓峰景22栋2902房,冻结期限为3年,即从2018年8月29日至2021年8月28日。

2018年8月31日,岳麓区法院先后下达两份执行裁定书,均认定: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发现的财产法律上、客观上存在处置不能,所以终结了本次执行程序。

法院称,经查询,姚建平、殷建国名下各有一套房产,均已被其他多家法院予以查封。岳麓区法院虽也查封两被执行人的房产,但都只是轮候查封,且首封法院也未处置,故本院无法处置。

“官司胜了,但没有要回一分钱,反而为此贴进去几万元。”龙慧虹说,原本自己手上有工程机械设备,因为急需钱打官司追回欠款,不得不把设备贱卖了,唯一住房也进行了抵押,失去了生活来源。如今,自己不但要抚养15岁孩子,每月还要偿还银行贷款。开学了,儿子的学费都还没缴。

龙慧虹说,去年下半年,母亲因故去世。“当时手上没有一分钱,我从微粒贷贷款15000元,办理了妈妈的后事。”

没有可供执行财产,龙慧虹只能巴望着申请查封的两套房屋能够由轮候变成首封。龙慧虹说,姚建平名下的农村自建房不好处置,只有村集体成员方有资格购买。因此,她希望法院能够尽早拍卖殷建国名下的岳麓峰景小区22栋2902号房。

今年3月初,龙慧虹得知,她申请查封对方的两套房屋变成首封。然而,当她向法院申请执行时被告知:殷建国名下2902号房屋已经出售了,并且买方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要求法院对该房屋进行解封。

等了3年多,这套房子居然卖了?龙慧虹傻眼了。

90后小伙买婚房未过户噩梦不断

购买荣盛岳麓峰景小区22栋2902号房屋的人,叫谢胜锋,是来自湖南益阳南县的90后。

3月23日,谢胜峰告诉上游新闻记者,2017年4月,考虑到将在长沙结婚安家,经朋友介绍,他看中了殷建国位于望城区的荣盛岳麓峰景22栋2902房屋。

“长沙二手房有限售政策,要求持有二手房4年后才能交易,到2021年下半年才满期,所以双方无法及时在不动产登记中心办理更名过户手续。所以我们买房时非常谨慎,从4月开始接触,查了对方的征信等(当时房产还没有被法院查封),没有问题才开始准备交易。”谢胜峰说。

2017年7月23日,谢胜峰与殷建国签订购房合同,担保人为殷建国儿子姚卓,签合同当天支付2万元定金;2天后,谢胜峰向殷建国转账首付款17万元,并且双方到物业处办理了水电交接和物业业主更名手续。

不过,这套2902号房屋,成为了谢胜峰噩梦的开始。

谢胜峰说,2018年3月,他与妻子商议,邀请装修公司对房子装修。2018年6月,望城区法院通过物业公司找到他,告知这套房子被查封了,并要求其腾房。

谢胜峰了解到,是一位叫程新初的男子,因为与姚建平、殷建国、谭文武3人存在民间借贷纠纷,其胜诉后向望城区法院申请执行殷建国名下的这套2902号房屋。

2018年8月13日,谢胜峰向望城区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请求法院解除对2902号房屋产权的冻结。2018年9月11日,望城区法院下达执行裁定书,支持了谢胜峰的异议,中止对其所购买的2902号房屋的执行。

望城区法院认为,虽然涉案房屋仍然登记在被执行人殷建国名下,但案外人在本院查封前已经到物业办理了业主更名手续,缴清了物业等相关费用,合法占有了该不动产,房屋未办理过户手续不是案外人自身原因造成的,且案外人已经将12万元购房尾款交付本院执行,故案外人的异议符合法律规定,异议成立。

尽管房子解封了,但围绕2902号房屋的争议远未停息。

由于原房主殷建国在购买2902号房屋时,向当地邮政银行办理了按揭贷款。邮政银行以自身优先拍卖权找到谢胜峰,要么让他替殷建国还上剩余房贷,要么让银行向法院申请拍卖。

“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谢胜峰说,他代替殷建国向邮政银行偿还了剩余房贷、律师费等合计达21万余元。“为了这个房子,多付了购房款不说,我和老婆不知道吵过多少次。”

一家3人均为老赖,当事人称一无所有

龙慧虹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姚建平、殷建国夫妻育有一儿一女,均系长沙市望城区东城镇(现茶亭镇)人,目前,姚建平、殷建国及儿子姚卓均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岳麓区法院在执行裁定书中提到,法院已于2018年4月8日对被执行人任爱国、姚建平、殷建国采取了限制高消费措施。2018年4月4日,将被执行人姚建平、殷建国纳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公布。

上游新闻记者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到,姚建平共有19条失信记录,殷建国共有9条失信记录,姚卓有2条失信记录,3人履行情况均为“全部未履行”。

“她(指龙慧虹)是放高利贷的,我老公偿还的利息,比她本金还多,我们现在也是无家可归了。”3月24日,殷建国回应上游新闻记者称,在望城,有一个江姓商人拖欠他们1100多万元,至今未还。她通过微信向记者发来了相关判决书,但该判决书并不完整。她称,近年来经常搬家,完整的判决书不知所终。

“家里已经一无所有,没有偿还能力,我老公还在外面打工。”殷建国说,“他们说我女儿的房子是我们给她买的,其实她的房子是在我老公出事以后才买的。那时候我们怎么有钱给她买房子?”

上游新闻记者搜索发现,殷建国通过手机号注册的抖音账号,注册地显示为广州,其中视频多为殷建国前往各地旅游,春光满面、笑靥盈盈。而殷建国的儿媳妇则通过抖音,晒出自己的儿子就读当地一家收费不菲的幼儿园,并称自家开有多家服装店。

“龙慧虹天天来法院,她的案子正在移交异议庭审理,她还没提交异议答辩。”3月23日,上游新闻记者致电岳麓区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对方如是说。

3月12日,针对龙慧虹的投诉,岳麓区法院通过红网问政湖南栏目回复称:待符合法定恢复执行条件时,本院将立即恢复执行。至于龙慧虹要求民事转刑案的问题,本院如发现相关犯罪线索,将依法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3月26日,龙慧虹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执行房产在3年间陆续发生法院查封、买房人提执行异议、望城区法院解封等一系列执行、诉讼程序,为何期间没有任何司法机关告知她这些内容,告诉她苦等执行的房产早已“出售”了,早已陷入房产纠纷。她认为,至少在与当事人的信息沟通上,执法部门存在失误。

龙慧虹还说,自己请不起律师,只能从网上找模板,自己来写异议答辩了。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0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