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龙猫案”: 日本最细思极恐的无解悬案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龙猫案”: 日本最细思极恐的无解悬案

“龙猫案”、也就是狭山事件,虽然这件案子比很多我们国内热议的日本“谜案”更没知名度,可实际上它在日本人眼里才是第一谋杀悬案。因为受害者其实只有一个但牵涉的“后续”死亡人数却多达数十人,而且我发现日本媒体是不太敢报道这件事的,因为这件案子引发了日本全国的大骚乱,所以宫崎骏要在漫画里“暗喻”这个案子(他虽然不承认,但基本上可以肯定绝对是),非常离奇复杂、细思极恐!

案件的经过其实非常简单,1963年5月1日下午3点半,日本埼玉县狭山市一位叫做中田善枝的16岁女高中生提前下课后就准备往家赶,因为这天正是女孩的生日,她告诉同学说家人给自己准备了一个生日晚宴,所以要早点回去。可直到傍晚快6点半善枝的家人也没看到她回家,心急如焚的大哥中田建治立即骑上自行车到学校四处寻找,可一个小时的仔细搜寻后依然没有看到妹妹的身影。无奈,中田建治只能于晚上7点40分返回到家中,然而就在进屋前他看到自家玄关处放着一封带有善枝学生证且错别字颇多的“勒索信”:

“想要你女儿活命的话5月2日晚12点让一名女性带着20万元现金在佐野屋门口等着,我朋友会开车去取,晚一分钟孩子的命就没了。如果我朋友没有按时回来,就去西武公园的池塘里找你们的孩子吧;如果我朋友按时回来了,孩子将在1小时后释放。记住,不要报警,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如果去取钱时发现有其他人我也会杀了她!”

看到这封“绑架信”后父亲中田荣作仅仅思考了10分钟就果断选择报警…

接到报警,当地的警署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并且和中田家人商议由二女儿中田登美惠携带20万元假钞到佐野屋商店交赎金,警方在田埂中埋伏,嫌疑人接过赎金之后立即上前逮捕。另外由于不清楚对方指的“5月2日晚12点”具体是哪一天,所以当天晚上他们就开始在交易地点埋伏。

终于在第二天晚上也就是5月3日凌晨0点,埋伏了两个晚上的警方等来了嫌疑人,夜幕掩护之下中田登美惠小心翼翼地走向佐野屋商店,就在她刚抵达佐野屋门口时不远处的田间传来一句男子的问话:“来了吗?”

中田登美惠:“来了。”

男子:“你们是不是报警了?那边两个是不是…”

还没等他说完,发现不对劲的男子撒腿就开跑,然而尽管现场部署的20名警员不断吹警哨示意拦截,却终究还是让对方给跑了,随后警方又调集了近百名警力和几只警犬对嫌疑人最后消失的地点展开追踪,可警犬带着警员追到一条小河边后气味就消失了,只在交易地点前的农田到河边这段距离发现了一大串的脚印,其他线索一无所获。

事后资料显示嫌疑人距离最近的警员有23.6米,半夜12点,将近25米的距离,嫌疑人居然能一眼就看到“埋伏”的警员,这确定是在埋伏吗?该不会是站那抽烟吧?要知道正是因为他们这次的疏忽,让这件原本普通的绑架案变成了日本人谈之色变的悬案!

5月3日一整天,警方在方圆两公里的附近搜寻了一整天同样是毫无所获,而5月4日上午10点30分,他们却在一片茶树田和麦田的夹道中间发现一具女尸:

死者面朝下被埋在一个只有1米深的泥坑里;

头部包着一张东京都江户川区月岛食品厂发给客户的手帕,后脑勺还被压着一块大石头;

脖子上绑着一条狭山市五十子米店的手巾;

四肢均被绳索捆绑并且双手反绑在身后;

根据法医的尸检结果显示死因为机械性窒息但后脑有钝器伤,无其他抵抗伤;

胃中遗留了250毫升的粥状残留食物,有青菜、红豆和番茄等,死亡时间为饭后1~2小时;

体内检测出B型血液的精液(那个时候没有DNA),指甲里有人体皮屑组织。

经辨认,死者正是失踪3天的女高中生中田善枝…不过发现尸体以后已经出现一个令警方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了,那就是死者胃内的残留物,但这个问题具体我们后面再来解释吧。

案件曝光后日本警方受到了民众的谴责,因为他们都认为那天晚上的抓捕失败就是导致女孩惨死的直接原因,面对市民的指责当地警方顶着巨大的压力抽出更多的警力来参与案件调查,势必要将那位让警局丢面子的嫌疑人抓捕归案,不过他们掌握的证据实在太有限了:一串40码的鞋印、一封错字连篇的“勒索信”、嫌疑人为B型血…

只有这三样算是证据,其他什么都一无所知,怎么破案呢?

还好佐野屋是当地一间非常小的商店,交赎金的那晚警方看嫌疑人逃跑时对当地的地形又非常熟悉,所以他们暂时将嫌疑人锁定为附近的居民,并且着重对脚印、气味消失地对面的一家养猪场展开了重点调查。因为这家养猪场场主为“部落民”,场里的员工也都是“部落民”。

那什么叫做“部落民”呢?简单地说就是日本社会等级阶层中最低一级的居民,没错,不要惊讶、不要怀疑,不少人心目中高素质的日本直到现在至少还有300万的“部落民”!而他们就和印度的种姓制度一样也都是世袭制,长久以来日本民众都把他们视为不值得怜悯、同情,被社会边缘化,被大家看不起的“贱民”、“下等人”,生活范围被严格地被限制在城镇的边缘或河畔的滩涂地,更不用谈什么生活水平了,一旦有什么重大案件发生警方首先就先调查这群人。尤其受害的还是中田家这种富农阶层,可绑架者却只要20万赎金,这在那个年代的日本也就是普通工人一年的收入,但对于“部落民”来说可能就是一笔“巨额”了;更巧的是,鞋印的消失点就在这家养猪场的对面河滩,并且中田善枝上学必经之路也是养猪场旁不到20米的一座权限桥…你说当地警方能够放过他们吗?

而他们对养猪场的一番调查下来果然有了“收获”,据场主介绍,猪场里最近有一把铁锹丢失了,不久后警方在距离埋尸地不远处的一片田地里发现了这把铁锹,仔细甄别后他们发现铁锹上沾染的泥土和埋尸地土质一样,断定就是用来挖埋尸坑用的,因此很快就将目标锁定在了这家养猪场并迅速找出了一号嫌疑人奥富玄二!

谁知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一连串诡异的事情就此展开…

奥富玄二,27岁,养猪场工人,世代都为“部落民”,曾当过货车司机也在死者中田善枝家中干过长工,警方之所以锁定他为嫌疑人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血型为B型,且笔迹和那封勒索信的笔迹【较为相似】。警方对奥富玄二展开了两天的审讯,但谁也没有想到就在5月6日,也就是死者中田善枝下葬的第二天,奥富玄二竟然在喝下一瓶农药后跳井自杀了,他在遗书中说自己患有疾病所以不堪折磨选择了死亡,但这就是“谎言”!因为5月15日原本是他和未婚妻结婚的日子,而且家人和朋友也从来不知道他有什么疾病…

“嫌疑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警方也是一脸懵逼,可案子还得继续查下去,没几天有一位路人田中升主动向警方提供线索称案发时间段看到一个可疑的“三人组”在案发附近徘徊。警方立即将这位知情人请到警局录口供,甚至还将他留在警局长达两天之久…谁知就在警方让其回家后的5月11日,田中升莫名其妙用一把锋利的尖刀刺向胸口也自杀死了!

两个和案件有关的人都死了,一时间,日本民众又是怨声载道,他们认为警方一定是使用了暴力手段才导致两人不堪压力自杀身亡,还好就在这时他们抓到了一个窃贼,这位24岁的无业男子石川一雄也是个“部落民”、也是B型血,并且曾经也在那家养猪场工作过,这…怎么那么“符合”嫌疑人特征啊?经过一番调查,5月23日,当地警方将这个因为盗窃被抓的年轻人认定为绑架案的嫌疑人,并且表示这次一定不会搞错,因为:

石川一雄的笔迹也与勒索信字迹相似;

警方在搜查他家时发现一条疑似受害人自行车上的胶带、一个疑似受害人的钢笔和一块疑似受害人所带的西铁城手表;

警方在搜查他家时发现一双与嫌疑人脚印的款式、鞋码都很相似的胶鞋;

发现尸体的5月4日石川一雄也在现场;

从养猪场到佐野屋的途中有人指证曾看到过石川一雄,更有人指认石川一雄曾问自己佐野屋怎么走;

有多位目击证人指证看到石川一雄在被害人上学途径的路上出现过;

石川一雄喜欢在勒索信中提及的西武公园玩四驱车赌博;

交赎金时受害人二姐中田登美惠和最近的几位警员都认为石川一雄的口音与那晚的嫌疑人一致;

6月20日石川一雄“认罪”以后警方根据他的供诉找到了受害人的书包!

证据确凿,石川一雄似乎已经难逃一死了,尤其是自己认罪后警方果然就根据他所提供的线索找到了受害人丢失的书包,难道这也是巧合?因此埼玉县最高法院判处石川一雄犯下强奸杀人罪成立,并决定执行死刑!

可是这一次的判决却在日本社会上引起了一场规模浩大的骚动,因为石川一雄在一审过后翻供了,他坚决不承认自己杀害了中田善枝,声称都是被警方刑讯逼供才不得不认罪的。而日本的“部落民”当然也都认为这是赤裸裸的歧视,他们明白当地警方就是想让石川一雄、让和他一样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部落民”们做替死鬼而已,因此几百万人“揭竿而起”,他们在大街小巷替石川一雄呐喊助威,并冲击各地最高裁判所以及关押石川一雄的千叶监狱要求重审…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部落民”可不止现今的300万,一段时间以来全日本各行各业都受到这些“部落民”的影响无法正常工作、生活,全日本甚至国外的媒体也对该案件持续关注长篇累牍地进行报道…迫于压力,1974年石川一雄二审改判无期;1994年更是假释出狱。

当然这些日本社会矛盾还不是我想说此案的主要原因,更重要、更诡异、更细思极恐的是案件本身的疑点以及案件背后带来一连串没有说完的神秘死亡事件!

先来看看因为这件事有多少人莫名其妙身亡吧:

前面提到63年5月6日“自杀”的奥富玄二;

前面提到63年5月11日“自杀”的田中升;

1963年6月20日石川一雄认罪时开始仅仅供称自己是个帮凶,是养猪场的另外两人犯下的案子并让他去拿赎金。当天警方就去养猪场调查,果然发现有这两位工人,可是他们在5月下旬失踪了,直至今日也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1964年7月14日,中田登美惠,也就是当年去交易赎金并指认石川一雄声音的死者二姐喝杀虫剂自杀,没有留下遗书;

1965年9月3日,警局参与办案的一位民警在自家洗澡时不慎滑了一跤后脑磕到硬物当场死亡,而他就是当年交易赎金时被嫌疑人“发现”的那两位警员之一;

1966年10月24日,养猪场场主的哥哥被火车压死,且当天车站日志莫名被人撕去;

1966年11月29日,第一个报道案件的《每日新闻》记者因家中失火意外身亡;

1968年2月6日,另一位曾在交易赎金当晚埋伏在现场的警员被发现死于水库,死亡原因认定为意外;

1970年12月25日,一位当年负责此案的解剖医生莫名死在一艘停靠于泰国港口的轮船内死因不明;

1974年1月6日,想要为案件拍摄纪录片的一位制作人在提出计划2天后跳楼自杀;

1977年10月4日,中田喜代治,也就是死者弟弟上吊自杀;

1977年12月21日,锲而不舍追踪报道案件的知名记者片桐军二意外出车祸惨死…

死亡&失踪人数共计13人,每一个人都和案件息息相关,并且分别是:投井+农药、匕首刺、失踪(2人)、喝杀虫剂、摔死、压死、烧死、溺死、未知、跳楼、上吊、撞死…好像所有人的死法还不重复的?细思极恐啊!74年二审免除死刑后上吊的哥哥有遗书了,车祸的记者也能够理解了,可那之前的11位你也说巧合…未免有点太巧合了吧?

而案件本身的所谓证据也随着事态的升级被一步步推翻:

勒索信中的汉字比较多,总共37个(含重复的共57个)…而石川一雄是个初中毕业生,虽然错别字多符合初中毕业生形象,可是在日本没有什么文化的人是不可能掌握那么多汉字的,而警方当初也只是说字迹【近似】,笔迹专家用平假字加以区分后发现两人笔迹并不相同;

那个丢失的铁锹土壤和当地绝大部分区域的土壤相似,而铁锹的木柄上却没有发现石川一雄的指纹;

钢笔经过鉴定后并非死者所用,当天在学校她使用的钢笔墨色为浅蓝色,而石川一雄的那支钢笔墨色是深蓝色;

手表经查明并非死者所带,而是死者姐姐中田登美惠或者其他第三人的手表;

自行车胶带更是没有任何说服力,因为那个年代日本90%的自行车胶带都是用的同一款;

所谓的发现书包其实距离石川一雄供诉的地点有130多米之远,而且他还不是一次就说准确的,是第四次供诉之后才被警方找到…那个地方就那么大,多说几次总能在附近找到吧;

石川一雄“交代”的第一现场喷洒了鲁米诺试剂却没有反应;

经足迹专家对比,石川一雄家的那双胶鞋大小虽然也是40码,但是石川一雄的穿上后踩出的足迹大小要比现场遗留的那串足迹更小。

至于那些目击证人的证词什么的感觉更没有任何说服力了,他本来就住在那附近,经过死者必经之路很奇怪吗?何况如果他都不知道佐野屋位置需要问别人,不正好说明了他不可能是嫌疑人?因为前面警方还认为那晚嫌疑人对佐野屋到河边的路况非常熟悉的啊?

因此毫无疑问石川一雄是被冤枉的,这都是由于日本社会等级的偏见所致!

那么究竟谁才有可能是真凶呢?要知道这个凶手确实有点厉害、有点通天啊?看了日本专家和网友的观点以及案件的裁判文书后我还是说不太准,但我敢肯定这个凶手一定认识死者,而且很熟悉!

理由一:死者当天下午对同学说自己生日,家人给自己准备了一个生日晚会所以要早点回去,然而死者父母告诉警方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也就是说要么她对同学撒了谎,要么她被家里的某个家人给骗了!

理由二:还记得前面所说尸检发现胃内的残留物就发现问题了吗?据学校、老师、同学反映,当天学校午餐里没有番茄和红豆,并且在她的胃里没有找到学校午餐咖喱中添加的肉类。她们午饭时间是12点30,具体离校时间是3点23分,而肉类的消化时间是4~6小时,蔬菜是1~2小时。结合这几点,我们可以断定她一定是在至少吃完一餐晚饭后1~2小时才死的,也就是最早在傍晚5点左右甚至第二天!那谁会给她吃一餐呢?又是谁会【哄骗】她吃一餐呢?

理由三:为什么说是有人在【哄骗】她而不是强制喂她呢?因为其实就在放学以后有不少目击证人都看到了她一人【独行】,还和这几个同学、熟人打了招呼,但她却是往家的反方向走的!你再结合“理由一”想想看?

所以就这三个证据(都是日本裁判文书上的内容,准确无误)我认为她一定是被熟人欺骗后杀害的!我猜有一个熟人、可能是某个家人告诉她案发当天是她生日,自己为她准备了一个生日晚会,但不是在家里举行而是在外面的饭馆或者某个私人地点,下课后直接到聚会地点来不用回家。而后确实给她吃了一餐或几餐,目的并不是为了钱,之所以要钱不过是为了转移警方的侦查方向。

日本主流观点是认为某个或者多个富二代、不良少年干的,认为她可能是早恋骗了同学,而且他们认为某个学校棒球队的学生和老师都有疑问,具体我就不说了,因为也没有证据只是觉得他们的口供有问题…

而我听到的最惊悚的嫌疑人猜测就是她的大哥中田建治,甚至认为她的姐姐中田登美惠也有干系…

第一个问题就是时间,中田建治6点多才出发,而从他们家到学校来回至少要1个小时,也就是说在学校他只找了30分钟都不到,并且学校那个时候是关门的,那他究竟去学校找了没?如果没的话怎么知道妹妹不在学校呢?怎么会说去学校找了呢?

第二个问题就是他自己的行程,他在傍晚回家前的行程两次证词不一致;

第三就是凶手是在他回来之前将信封放在玄关的,那么凶手怎么那么确定家人此时不会在门口翘首以盼呢?凶手怎么敢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呢?会不会是信封一直就在他口袋里呢?反正是他发现的他说了算啊?因为正常来讲这个时间点一家5口人,应该是没有那么大胆才对;

第四,他和妹妹登美惠当时都不让报警,但父母坚持要报警;

第五,他发现了勒索信后指示最小的弟弟中田伍志(年龄不知道,后过继给别人了)去拿信封并且也对警方称是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弟弟去拿下来的,然而信封上并没有检测到小弟弟的指纹,说明他撒了谎,为什么呢?

而之所以认为登美惠有干系是在于为什么石川一雄家里面的手表【有可能】会是她的呢?这里可能很多人会搞不清楚,主要原因是两姐妹虽然各有一块款式一样的西铁城手表而且都不见了,石川一雄家的比较像是登美惠丢的那块;第二就是按理来说凶手是看不到埋伏的警察的,深夜12点没有路灯,距离还有25米左右,你不会以为他们真的在抽烟吧?是不是有人暗示了什么让对方发现了呢?并且很明显石川一雄就是个“替死鬼”,警方可以认为是压力太大破案心切,为什么她也指认石川一雄呢?第三前面说了,起初她也认为不要报警;最后就是她为什么莫名其妙自杀了呢?

总之因为死者在事发前对同学说(不止一个同学)是家人为自己准备了生日晚会,所以这两人的嫌疑确实有,只不过我实在想不到动机,难道就为了强奸?登美慧也是被谋杀的么?

这个案子因为涉及到日本阶级问题所以影响真的非常大,在他们国内绝对是无解的谜案、悬案,因为有些话题我也不太好说,只能以个人谋杀的角度来猜测,如果不是个人呢?你懂我啥意思吧?毕竟后面死的那13个人实在匪夷所思啊?哪怕最后两个不算,也有11个人死亡(或失踪)啊?究竟是一股什么力量让这件案子变得那么神秘、可怕?甚至可以说在警方眼皮子底下杀人…

日本官方、大媒体不太敢谈这事,在我们国内知名度很小,但绝对比都市传说类的“便池藏尸案”(注意这个案子也是虚构的,日本找不到任何当年媒体报道,故事灵感来源于渡边文树的电影)、“如月车站”影响更大,和前十几年另一起神秘的日本连续死亡事件一样,都是有一股在日本国内通天的力量在策划!所以宫崎骏很想说又不敢说这事,只能在漫画里暗喻。虽然2007年官方还出来辟谣说没有暗喻该事件,完全就是个巧合…但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啥时候辟谣不好非要挑个5月1号呢?也就是案发44年纪念日、中田善枝60岁冥诞日…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1
0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