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这个北京穷女孩 从小护士逆袭为年薪2亿打工皇后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这个北京穷女孩 从小护士逆袭为年薪2亿打工皇后

她小时候穷得连鞋子都穿不起,读完初中因为没钱上学,就辍学去医院当护士。

之后,她自学三年英语,应聘成为IBM公司的一员,在公司内部奋斗12年后,她成为IBM经销渠道总经理。

从IBM辞职后,她又加入微软,成为微软中国公司总经理,之后她又跳槽到TCL集团,成为TCL常务副总裁。

她就是中国最早的“打工皇后”:吴士宏。

一个初中毕业生,成长为年薪2亿元的打工皇后,她到底凭什么?

1963年,吴士宏出生在北京郊区一个穷苦家庭。

因为家里太穷了,吴士宏长到16岁都没有买过一双新鞋子,一直穿姐姐们的旧鞋子。

家里负担不起上学的费用,吴士宏初中毕业后,就没有再继续读书,而是去北京宣城区椿树医院做了一名护工。

从1979年到1983年,吴士宏从医院的一名护工做起,逐渐到了急诊室工作,每天忙忙碌碌,工资却少得可怜,甚至满足不了温饱。

吴士宏突然生了一场大病,看着自己在治疗期间掉下来的大把头发,她心里想到:“何不用自己有限的时间去拼搏一把呢?”

大病初愈后,吴士宏决定放手一搏,给自己争取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她深知自己只有初中文凭的话,无法改变命运。

于是,她对着一台收音机,学完了许国璋英语三年的课程,还通过了高等教育自学英语考试,然后一直等待着机遇的到来。

1985年,IBM公司在北京设立办事处,开始对外招聘办事员。

吴士宏觉得自己条件还算合适,就前往IBM求职。

从她在采访中回忆的求职情形,不难看出她当时的紧张:

在我内心我无法丈量自己与这道门的距离,虽然我足足站了五分钟,观察那些各种肤色的人如何从容地迈上台阶,毫无闪失地跺进转门,进入到另一种世界。

这是五星级标准的长城饭店,它像是西方小说里盛装的贵妇人,辉煌而傲慢,而我则要穿过旋转的门,去谋求一份职业。

她最终鼓起勇气进去面试,并且顺利通过了两轮笔试,一轮口试,进入到最后一轮面试。

最后一轮面试时,主考官问她:“ 你会不会打字。”

吴士宏想都没想,下意识回答:“会!”

斩钉截铁的语气根本没有让面试官产生任何的怀疑,面试官又问:“你一分钟能打多少字?”

吴士宏反问道:“您的要求是多少?”

主考官说了一个标准,吴士宏又毫不犹豫地说:“可以。”

其实,吴士宏从来没有摸过打字机,她注意到周围并没有准备打字机,知道面试官不会当场考打字,才敢眼睛都不眨地答应下来。

或许正是她这种笃定一切的自信打动了面试官,吴士宏就这样成为了IBM的一员。

面试结束后,吴士宏立即找亲戚朋友借了170元买了一台打字机,日夜练习打字。

那段时间,她为了打字,练习到自己双手疲软,连筷子都拿不稳。

她花了一周的时间,竟然真的达到了面试官说的那个标准。

但她正式到IBM上班后,并没有人来考核她打字的功力,她向亲戚借的170元钱却好久才还上。

求职这一关过了以后,吴士宏很快就陷入到更大的困境中。

IBM虽然是世界500强的大公司,但作为一个学历不高的职场菜鸟,吴士宏并没有在公司内部受到重视。

很长一段时间,她干的都是端茶倒水、打扫卫生等一些打杂的活。

她回忆起刚入公司的那段日子,仍旧感到无奈:

在IBM工作的最早的日子里,我扮演的是一个卑微的角色,沏茶倒水,打扫卫生,完全是脑袋以下肢体的劳作。

我曾感到非常自卑,连触摸心中高科技的象征的传真机都是一种奢望,我仅仅为身处这个安全而又解决温饱的环境而感到宽慰。

但她内心的这种慰藉也很快被打破。

有一次,吴士宏推着平板车去买办公用品回来,却被门卫拦在了大楼门口,故意要检查她的外企工作证。

吴士宏在公司内部根本就没有证件,双方就僵持在门口,但其他的办公室白领出入大楼根本就不需要证件。

看着进进出出的人投来异样的眼光,吴士宏内心无比屈辱,无法宣泄,她就暗暗发誓:“这种日子绝不会久的,我绝不允许别人把我拦在任何门外。”

后来,当吴士宏在采访中说出这句话时,立即成了名言。

吴士宏在同事面前受到的冷遇也不少。

公司内部有个香港女职员,资格很老,自以为高人一等,就经常驱使别人替她做事,各方面都比较差的吴士宏就成了她驱使的对象。

有一天,女职员满脸阴云地冲过来,对着吴士宏说:“Juliet(吴士宏的英文名),如果你要想喝咖啡请告诉我!”

吴士宏惊诧之余满头雾水,不知所云,女职员又劈脸喊到:"如果你要喝我的咖啡,麻烦你每次把盖子盖好!"

吴士宏恍然大悟,女职员把她当作经常偷喝她咖啡的毛贼了。

女职员之所以敢这么想,不过是因为吴士宏在公司内部不受重视,没有地位罢了,而这一切还是因为她学历、实力等处处不如人。

女职员的这一次诬陷,对吴士宏来说是人格的污辱。

她顿时浑身颤栗,像头愤怒的狮子一样把内心的压抑彻底爆火了出来,和女职员大吵了一架。

事后她对自己说:“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有能力去管理公司的任何人,无论是外国人还是香港人。”

从那以后,吴士宏每天比别人多花6个小时用于工作和学习,每天第一个来公司上班,最后一个离开公司。

于是,在同一批聘用者中,吴士宏第一个做了业务代表。

接着,同样的付出又使她第一批成为本土的经理,然后又成为第一批去美国本部作战略研究的人。

最后,吴士宏历经12年时间,成为第一个IBM华南区总经理。

她曾回忆说:

自卑可以像一座大山把人压倒而让你永远沉默,也可以像推进器产生强大的动力。我想着要改变现状,把自我从最底处带领出来。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对吴士宏来说,这就是多付出的回报。

1997年初,吴士宏决定到美国学习MBA课程,于是回到了北京IBM总部。

对此,吴士宏周围的人都困惑不解:“放着好好的南大王不做,却还要读什么书?”

她在办公室受过欺压,当她逐渐风光成为业内人人赞佩的南大王时,又有了不少趋炎附势的人围在她身边。

当这些人听说她要去留学时,对她的亲热立即变成了避之不及,有人甚至在办公室和她擦肩而过,也装作没有看到她。

以前吴士宏还为这种事情愤怒,但现在她却可以轻松地面对这一切。

她想去美国攻读MBA高级研修班,已经不是为了拿文凭争口气,而是希望养精蓄锐,向更高的目标出击。

但当她收到美国的机票,准备8月15日的开学之时,她的父母双双病倒。

吴士宏每天奔走在两个医院,往返于城市与郊区,而风烛残年的父母却没有很快康复的迹象。

最终她不得不放弃留学的想法,决定埋葬自己的梦想,花更多的时间陪伴父母。

恰巧此时,微软公司向吴士宏抛出了橄榄枝,经历了5个多月的双向选择,1998年,吴士宏入职微软,成为微软中国公司总经理。

微软公司的上司对她说:”你就是为微软生的。“

微软(中国)公司总经理这一职位,等了吴士宏将近半年,才迎来吴士宏入职。

在入职演讲上,她激情慷慨地宣誓:

要么把中国公司做到国际上去,要么把国际公司做到中国来。

但她很快又从微软辞职,随后在1999年12月加入TCL,成为常务副总裁,实现了职业上的又一个高峰。

奋斗到2003年,吴士宏因为严重的心脏病,不得不离开TCL。

从TCL离开后,吴士宏专心做起了慈善事业,还在三年的时间内翻译了两本外文著作。

为了身体,吴士宏选择在巅峰时期隐退,有舍才有得,她没有本末倒置选择财富。

2007年,吴士宏再次加入TCL,但在这之后,她只是低调做事,很少公开亮相。

最近的一次公开亮相是在2016年,代表TCL参加持续城镇化CEO理事会第三届年会,并发了言。

20年前的打工皇后,已经逐渐被人淡忘。

但吴士宏似乎很享受这样低调的生活,她已经悄然转型做起了导师,带领新员工在这一行前行。

或许对吴士宏来说,低调做人,潜心钻研,就是她最理想的状态。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1
0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