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1000元租来的伴娘:表现太专业被“投诉”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1000元租来的伴娘:表现太专业被“投诉”

5月1日一早,谢宇科拎着高跟鞋和礼服赶到四川绵阳南郊机场,汇入汹涌的出行人群中。四个多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天津滨海机场,她才第一次见到此行要服务的对象——一位要在第二天嫁人的新娘。

谢宇科要在婚礼上扮演新娘最好的朋友,让别人相信她是不远千里赶来,真心送上祝福的。而她的真实身份——收了上千元费用的“职业伴娘”,是一个要牢牢守住的秘密。为了不穿帮,曾有新娘提前一周拉群,要求每天电话会议,不停地聊天。

七年前,因为一年担任30多次伴娘,让纽约女孩珍·格兰茨在美国走红。这个职业逐渐被市场发掘。她曾在网上试着发布了相关广告,本来以为不会有人回复,没想到在一个月内就收到超过100封信件。孤独、缺乏朋友,或者不好意思为了费时费钱的差事得罪朋友,是她被选择的理由。

在中国, 这也是很多年轻人普遍的困境。职业伴娘们多以兼职的方式出现,或是时间充裕的大学生,或是本职工作较自由的年轻女性。有人曾5天内辗转云南、福建、广东三省,忙到只能在飞机上打盹儿;有人遇到不少突发情况,比如在婚礼前一天,新娘突然说不想嫁了;还有人因表现得太专业,而被新娘“投诉”。

更多时候,她们被顾客精挑细选,在这样喜结良缘的仪式上,走马灯一样地照见各色悲欢。

以下是三位职业伴娘的口述:

小狼,27岁,坐标上海,本职工作为化妆师

“不能太丑, 也不能太美”

前两天我被新娘投诉了,当然也不是真的投诉,就是抱怨我太“专业”了。

婚礼前一天,我从上海坐了四小时火车赶到温州,第一次和新娘见面。她们和我联系得也比较急,大约是在一周前,电话简单沟通了一下具体的婚期和流程,就先定下来了。

这对新人都在浙江打拼,但新娘是北方人,朋友们都不在身边。她之前找了很久,确定下三个伴娘,但不够,于是赶紧在网上找到了我。结果,到了婚礼前一天,有两位伴娘因为各种原因没办法赶来,唯一剩下的那个伴娘还是男方的朋友。

对于很多新娘来说,伴娘是来为自己撑场的,可以给予她们一些底气,尤其是这种远嫁他乡的。我们每次都会保守秘密,不告诉别人我是花钱找来的伴娘。

这位新娘也是,一直在叮嘱我,不要表现得太职业。我只好安慰她说,我第二天会告诉大家,我刚参加过自己姐姐的婚礼,所以才对流程很清楚。

我毕竟是收了钱的,要在很多地方照顾其他伴娘,安排一些她们不太熟悉的流程。婚礼当天她还是很忐忑,总觉得我懂的太多了,容易露馅儿。比如试衣服的时候,她们不太清楚,我就会做一些指导。其实是没有人看出来的,是她自己太紧张,心虚了。被抱怨太专业,我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一般请职业伴娘这种事,新郎是会知道的,但也有一些新娘干脆谁都没有告诉。甚至有些参加婚礼的嘉宾,都是花钱请来的群演。谁都希望在自己的婚礼上很有面子,不是吗?

小狼在准备婚礼。受访者供图

我本来在上海做化妆师,经常接触到一些新娘,聊天的时候就发现,挺多人在为伴娘的事情发愁。我跟婚庆公司一打听,每一家都告诉我,自己的客户也遇到过这种问题。

2019年初,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在一个同城网站上发布了自己的个人信息,然后就没怎么管了。只过了一周,真的有人给我打来电话,当时还是挺懵的。

接的第一单是一个嫁到外地去的上海女生,我陪着她一起去了当地,住在酒店里的同一间房。婚礼前一晚,她激动地难以成眠,我也莫名其妙地睡不着。半夜三点,我们起来点了烧烤,一边吃一边聊天。

那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这份工作的责任和意义。在这样重要的一个时刻,没有一个朋友陪在她的身边,那我一定要风风光光地把她送出门。

现在做职业伴娘的,大多都是兼职。时间不固定,所以不太适合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我之前大约一个月接2-4单,大部分都是上海本地的,一天的价格大概在800-1000元。基本是客人报价,我再确定。

我原本以为,需要花钱找伴娘的,会是像我这样来上海打拼的外地人,但后来发现大多数是本地人。有时候,会遇到一些年龄稍大,朋友都已经出嫁的新娘。更多的,都还是比较年轻的。

接触的人多了之后,我发现她们之所以会来找我,是在当下的社会里,大家真正能经常联系的也就是那么几个人。婚礼又讲究黄道吉日,算出来的时间有时在工作日,而不是假期。要求一些朋友留出时间,跟单位请假,又不好意思开口。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伴娘本身需要承担一些工作,尤其是照顾新娘。很多人都给亲友做过伴娘,我以前也帮自家亲戚做过。那时候是很轻松自在的,基本上就是自己玩得开心就好。新娘如果有什么需要,有时可能叫半天都叫不来人,她也不太好意思过分去差使自己的朋友。

但职业伴娘不同,我们要控场,活跃气氛,事事得有回应。还要主动看新娘有什么需要,比如给她准备一些吃的,或者帮她拿包、换鞋等等,在她情绪有些波动的时候随时安抚。

小狼帮新郎准备的红包道具。受访者供图

伴娘不能太丑,因为要入镜拍合影。也不能太美,谁也不想自己在婚礼上的风头被抢去了。第一次接单的时候我还认真化了个妆,之后我就再也不化妆了,基本上淡淡打个粉底就去了。

我还没有花时间去整合客户的资源,所以之前大部分订单来自上海本地,偶尔接一些江浙沪的。这个行业现在还比较新,规范也相对匮乏,会不会踩坑全凭运气,好在我遇到的客户都还挺好的。

虽然在现实生活中,听到了很多婚姻一地鸡毛的故事,但每次做伴娘参加婚礼,还是能感受到那种浪漫。我不觉得婚姻是个必须的选项,但两个人一起打拼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我还在等待属于自己的缘分,也很期待自己的婚礼。我总是想象着那天,要请五六个职业伴娘,编一首炸场的舞蹈,还要狠狠地刁难一下新郎。

我还是比较看好这个行业的。虽然结婚之后就不能再做伴娘了,但我还会继续待在这个行业,介绍伴娘给需要的人。

李珂,29岁,坐标郑州,自由职业者

“要求喝酒的话,价格会更高”

2016年的时候,我在微信上看到,有家专门做伴娘伴郎出租服务的项目在招代理,于是就联系他们,成了河南地区的负责人。平时,我除了自己接本地的单子外,还负责协调资源。客户有需要的话,我们沟通一下,就可以直接推荐合适的人,省去对方自己找寻的麻烦。

来下单的客户,除了一些临时找不到伴娘的情况,还有些人是因为比较迷信。首先婚礼要算黄道吉日,其次,她还会找人来算命,自己的伴娘应该符合什么样的条件。比如,生肖,年龄,八字,都要吻合。如果她的朋友里没有对得上的,就只好来平台上找。

一些客户的需求很难满足。比如,有一对新人既要伴娘也要伴郎,男方170cm,要求伴郎比他矮,还要比他胖,女方要求伴娘160cm左右,还要比她丑。我给他们挑了很久,大概发了二三十个备选,他们都不满意。

最后,好不容易选了几个还算满意的,因为路费的原因又黄了。后来单子就取消了,那是我第一次找不到人。没有办法,愿意出来做职业伴娘的,本身都不会是丑的。

还有一些人特别怕穿帮。一般的客户也就是提前一天见面聊聊,但有个新娘提前一周就拉了群。那个客户是个30多岁的女性,学历挺高的,身边的朋友都嫁人了。她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严谨,职业伴娘们有的要工作,有的在上学,都挺忙的,但她要求她们每天晚上同一时间必须出现,一起进行电话会议,不停地聊天。她怕在现场喊错了名字,或者遇到哪个熟人问起来,对彼此不太了解。

之前,有些地方的婚礼闹伴娘比较严重,比如渭南、山西的某些地方,那边伴娘就很难找到人,因为大家都不愿意去。有的客户只说,中间哪些环节需要伴娘来做个游戏,但也有的就会说明白,我们中间可能会有些闹,这种一般我们就直接拒绝。

怕参加婚礼的人不知道我们是租来的,而因此闹起来,我们就会提前跟客户说清楚,我们只是去凑个人,否则就不去了,没有人会为了几百元陷入不安全的境地。也有些客户会要求喝点酒,那这种价格一般都会更高,但是很少。这两年,闹伴娘的情况基本没有了。

一开始我挺担心代理费都赚不回来,因为我们算是国内第一批做这行的人,像一个实验一样,不知道前景到底怎么样。结果这些年有需求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5月和10月旺季的时候。今年五月就爆单了,得有上百场婚礼需求,比平时三个月的单子还要多。5月1日当天,大概就有三十多单找来,需求实在太多了。

需求最多的是在江浙沪,并且那边的费用是最高的。基本上800元起步,上千的很多,而河南这边的单量和费用就相对较低。

有些人现在就开始预定国庆节期间的伴娘了。可能在他们心里,这和订礼堂是一个道理,晚了就没有了。但其实不是这样的,伴娘是越早越找不到人,到了婚前一周再找才合适,伴娘会更好安排时间。

谢宇科,21岁,全国各地接单,在四川读书的大三学生

“新娘忽然跟我说她不想嫁了”

去年,我在新闻里看到职业伴娘的消息。我去仔细搜了一下,当时觉得比较符合我的兼职想象,感觉可以到处玩,吃吃喝喝,领略各地的文化。做我们这行的,性格都还是比较外向的,我就是喜欢做那个早点吃螃蟹的人。

我们专业一周三天是满课的,剩下的四天就可以自己安排。全国各地的婚礼我都会接,广东、广西、河南、福建,云南,基本上这些省都去过,可以听得懂各地人讲话。很多单子其实是不包路费的,但如果服务费本身还可以,那个地方又是我想去玩的,我就会去。

这也是我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我一般是在微信的公众号接单,生意还挺好的,每个星期都会有人来找。不到五个月的时间,我就接了20多单。不只是大城市的人有需求,乡镇的订单也很多,我接到的差不多是各占一半。

最忙的一次,我五天接了三个单子,分别在广东、云南还有福建。当时就是想多赚点钱,没有想过会那么累。凌晨起床,忙了一天之后,我又马不停蹄地赶去下一个地方,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只能在飞机上睡一下。从那次以后,我就不敢再那么频繁地接单了。

五一的单子确实要多一些。之前还有个西安的客户找来,但和另一个天津的单子时间冲突了。西安我已经去过六次了,所以就选择了天津。这场过后,还有一场山东的,一场山西的,正在商量。在见面之前,我都不会主动问她们为什么要找职业伴娘,我觉得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保守秘密、活跃气氛。

其实现在的婚嫁还是比较文明的,没有怎么遇到新闻里那些传统的陋俗。有时候我们会在门上贴一个“迎娶新娘,文明智娶”的话,提醒亲友们要文明迎亲。

遇到一些紧急情况,我也要随机应变去处理。有一次,结婚的前一天,新娘突然跟我说她不想嫁了。她跟新郎是相亲认识的,在一起两年。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不在同一个区,这两个区之间开车也要四十多分钟,跟异地差不多,两个人之前见面也没有很频繁。

在结婚的前一刻,她突然没有了安全感,就是不想嫁了。我当时非常惊讶,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我只能反复地安慰她,并且一句一句地教她怎么发微信,引导她把婚前的这些焦虑告诉新郎。最后新郎答应她,以后会花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她。

后来婚礼完成得挺顺利,她那种情绪,其实就是一种突然的婚前焦虑吧。但我想,如果没有我的引导,这场婚礼可能会取消,因为她当时确实不知道怎么和新郎去交流。

接的单多了之后,我发现婚礼的流程其实各地都差不多。基本上所有人选择的都是西式婚礼,走得都是一套固定流程而已,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了。

谢宇科做的流程表。受访者供图

如果是早宴的话,很多新娘凌晨三点钟就会开始化妆,之后摄影师来拍照,等新郎来接亲。接着是“堵门”,让新郎和伴郎参加我们准备的四五个游戏,都通关之后,他就可以迎娶新娘了。偶尔也会遇到一些特别的风俗,比如在云南那边,会在新娘的胸前或者背后挂一面镜子,起到辟邪的作用。

唯一参加过的一场中式婚礼,是在西安旁边的一个小镇。这和当地的风俗有关,可能新娘也喜欢这样的风格。它的排场真的很大,八个人抬着轿子,把穿着红色传统嫁衣、盖着红盖头的新娘接到男方家里。

谢宇科参加过的唯一一场中式婚礼。受访者供图

一路上舞龙舞狮,可能一共得有八九十个人,这样的队伍挺壮观的,典礼也是古典形式,两个人交换信物。现在的中式婚礼同样会请伴娘,并且流程会比西式的繁琐和复杂得多,但我们要做的事情其实还是那些,没有什么特别的。

就我自己来说的话,看了那么多次婚礼,会觉得实在是太复杂了。有一天我结婚的时候,可能就请个两桌人一起吃个家常便饭就好了。我不是那种喜欢大排场的人,觉得没有必要,希望可以从简。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1
0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