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亲人消失于郑州地铁洪水4天后 他们仍守在站口不离开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合 > 详情

亲人消失于郑州地铁洪水4天后 他们仍守在站口不离开

郑州遭遇特大暴雨后,寻找地铁5号线失联乘客邹德强和沙涛的消息引发网友持续关注。至7月24日晚,两名失联乘客依旧没有消息。

在5号线地铁沙口路站多个出口外,摆放了祭祀遇难乘客的鲜花,卡片上写着“逝者安息”。与此同时,两名失联乘客的家属们,也在地铁站外久久不愿离开。

“下面还有多少水?”

7月24日,郑州,晴,体感温度超过34摄氏度。

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C口旁,失联乘客邹德强和沙涛的家属躲在树荫下。他们的每一双眼睛,都盯着地铁站,望眼欲穿。

花露水、藿香正气水、口服葡萄糖,这些东西都是邹德强的同事们为家属们准备的。邹德强的家属分四波赶至郑州。邹德强的妻子、同事于22日上午从上海抵郑,23日下午邹德强的母亲等三人从辽宁赶到,邹德强妻子娘家的四名亲属则从山西赶到郑州,邹德强的岳父岳母等三人于24日上午从陕西连夜驱车赶到。抵达郑州后,他们几乎找遍了邹德强所有可能在的地方,均无果。他们断定,邹德强在地铁隧道里,于是一直奔波于5号线地铁沙口路站与海滩寺站之间,期盼得到地铁搜救的最新消息。

另一失联乘客沙涛,是郑州本地人。24日天一亮,沙涛的父亲便骑上电动车,赶到地铁沙口路站。

等候期间,他一直拨打着郑州12345政府服务热线,渴望寻求帮助,让地铁公司能加快抽水及搜寻的速度。

24日中午,烈日当头,树枝上停留的知了叫个不停,地铁站旁的发电机轰隆作响。但凡有工人走出地铁站,就会有家属上前询问。“下面还有多少水”“下面的水深在人的哪个位置”……有的工人会用手比划大概深度:没过脚踝不及膝盖;有的工人则回复“你们得问负责人”。

观察连接抽水泵的管道中有没有水,似乎成为了家属们获取抽排进度的唯一渠道。

“早上三根管子里都有水,中午只剩两根有水,现在怎么只有一根了?”24日下午5点左右,沙涛父亲和邹德强岳父请求地铁工作人员重启抽水泵,地铁工作人员回复称连接抽水泵的管子破了,暂时用不了,这一台够用了。

“两台抽水泵一起抽,水不是抽得更快吗?管子破了你们赶紧修啊。”在两位老人的强烈要求下,抽水泵第二根管道又有水了。

直到24日深夜11点,邹德强的家人依旧守在地铁站口,不愿离开。

“我见过邹德强。”

24日中午12点左右,在失联家属等候的沙口路站,走来一名50来岁的女士。在人群中,她一眼认出了邹德强的妻子。

拉着邹德强妻子的手,该女士多次说着:“我家就在附近,你去我家吃点饭吧,你去我家休息会儿,中午太热了。”邹德强妻子则不停地回复:“谢谢阿姨,我不饿,我就在这儿。”

“我见过邹德强。”该女士的这一句话让现场所有人都围了起来。

“我是从地铁里逃出来的,我在倒数第二节车厢,在车厢内,我见过邹德强。”根据该女士的描述,邹德强妻子笃定该女士看到的正是她的丈夫邹德强。

“他还跟我说话了,车厢里进水了,她让我站在座位上。”该女士说,邹德强和其他男乘客未站在座位上。

“积水很深,我们想砸窗出去,地铁的工作人员不让,他们一个劲地让我们等待救援等待救援,却一直没有人来救我们。”她不忍痛哭起来。

“阿姨,您记得我老公最后说了什么吗?”邹德强妻子问道。该女士摇了摇头,在她的记忆中,她在撤离过程中晕倒了,另外两位男乘客掐她人中,还给她脸上不停地洒水,好在她醒来了,逃出了地铁隧道。双腿擦伤,泡过水后肿胀、疼痛,该女士回到家后,三天没有出门。

该女士称,她早在网上关注到寻找邹德强的消息,之后又在网上看到了邹德强妻子前来郑州寻找丈夫的视频。24日,她才出门寻找邹德强妻子,“我站在那边就看到你了,我想你去我家”。

“儿子在我心里非常完美。”

沙涛父亲和邹德强母亲同年出生,今年64岁。在等候期间,两位家长互相谈论着各自的儿子。邹德强母亲说:“我就这一个孩子,我还指望着他养我老。”“我也就沙涛一个孩子。”沙涛的父亲说。说着说着,两位老人失声痛哭起来。在两个儿子的成长过程中,他们都未曾让父母操过心。邹德强母亲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在邹德强上初中时,他的父亲就去世了。为了养活孩子,她打两份工挣钱,虽然很辛苦,但是听话懂事的儿子让她倍感欣慰。她回忆,邹德强念高中时,他的同学都在问家长要钱买资料,但是邹德强却没有,“我担心他不学习就问了他,他说他从生活费里攒出了买资料的钱”。那时,邹德强一天的生活费不到10元。上大学后,邹德强身边的同学都买了手机,他从未主动提过要买手机,还自己从生活费里省钱给母亲买了个手机。

邹德强在上海参加工作后,工作越来越忙。“我都不敢主动联系他,怕打扰他工作。”邹德强母亲说,她最后一次与儿子联系,是在19日晚上,邹德强给她发了微信视频,视频中,他得知儿子在郑州出差。挂断视频前,他曾叮嘱母亲要保重身体,“他每次都会这样跟我说”。

在郑州生活的沙涛父亲,亲历了这场暴雨。沙涛父亲介绍,儿子在东郊上班,每天都乘坐地铁上下班。“那天雨太大了,我后悔没有打电话叮嘱他就在公司附近住酒店。”他说。

7月19日晚11点多,沙涛父亲需要在电脑上学习消防知识的网课,可是他遇到操作上的难题,便通过微信向儿子求助。“他帮我弄好之后,跟我说早点睡觉,我回复好。”沙涛父亲称这是他与儿子之间最后的对话。

“他有超过1米8的个子,别人都出来了,他怎么就没跑出来啊。”沙涛父亲怎么也想不通为何至今没有关于儿子的任何消息。

“儿子在我心里非常完美。”邹德强母亲和沙涛父亲都说了这句话。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约克论坛的观点和立场。
0
1
多伦多生活网

多伦多生活网

约克论坛

约克论坛

APP下载
约克论坛APP 看新闻/泡论坛/查黄页/找饭店
返回
顶部
分享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WeChat 微信好友